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环球热点 »
黎巴嫩抗议示威:WhatsApp税引发的与众不同的群体事件
2019年11月14日    来源: BBC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2019年秋冬之际,黎巴嫩一直受到该国十多年来最猛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的震撼。

示威抗议已经跨越了宗派界线,这是自该国毁灭性的内战(1975-1990)结束以来罕见的现象,社会各行各业的人士都参与进来。

他们一致表示,对于领导人未能应对经济不景气、物价上涨、高失业率、公共服务不佳和腐败感到愤怒。

抗议者已经迫使总理哈里里辞职。但他们还希望达到更多目标,包括彻底改革国家政治体系和组建一个独立的、非宗派的政府。

10月份是黎巴嫩繁忙的一个月,因为当局在对付接踵而来的一个又一个危机。

一开始,进口商抱怨该国商业银行美元短缺,导致黎巴嫩镑对美元贬值,在新兴的黑市上,这是20年来首次贬值。当小麦和燃料进口商要求以美元支付货款时,面包店和加油站工会于是号召罢工。

10月14日,一场空前的野火席卷了该国西部山区,因为据透露,黎巴嫩自己的灭火飞机因缺乏资金而无法对付这场大火灾,该国向塞浦路斯、希腊和约旦寻求帮助。

该国的居民们对此这个事情没有好感,一些人注意到,配备水炮的防暴警察车辆是如何得到充分维护的,它们应该能够帮助扑灭大火。

三天后,政府提议征收新的税,包括对通过WhatsApp等社交媒体的短信服务进行语音通话,对烟草、汽油等收税,以争取增加更多的政府收入。

使用WhatsApp的社交媒体用户每月要交6美元的费用,这激起了民众广泛的愤怒,几十个人开始在贝鲁特市中心的政府总部外抗议。

这种强烈反应迫使政府几小时内就取消了拟议中的税收,但它似乎引发了黎巴嫩社会多年来积蓄酝酿的不满情绪。

第二天,史无前例的抗议运动迅速从首都贝鲁特蔓延到黎巴嫩其他地区,数以万计的黎巴嫩各界人士走上街头,要求哈里里先生及其民族团结政府的辞职下台。

此后,多达一百万人加入了示威游行,使这个国家几乎陷入停顿,学校、商店和银行纷纷关闭。民众这么愤怒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黎巴嫩正在应对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该国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位居世界第三,为150%。根据官方数据,青年失业率已经达到37%,而整体失业率为25%。

据世界银行称,现在几乎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与此同时,黎巴嫩镑在黑市上的大幅贬值也引发了人们对商品短缺和价格上涨的担忧。

长期以来,人们也对政府未能提供基本公共服务感到愤怒。他们必须应对日常停电、缺乏安全饮用水、缺乏公共医疗保健以及时断时续和信号微弱的互联网连接。

该国的公共基础设施在1975-1989年内战后就从未完全大规模重建,近年来,随着来自邻国叙利亚的100多万难民的到来,它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境地。

所有这些因素都使长期的紧张不满积蓄到了一个临界点。直到现在,公众的愤怒才指向那些统治政坛多年、积累了财富,同时未能解决经济下滑问题的统治精英。那么这个制度出了什么问题?

大多数分析家指出一个关键因素:政治宗派主义。

黎巴嫩官方正式承认有18个宗教族群,包括4个穆斯林、12个基督教、德鲁兹教派和犹太教派的族群。

根据1943年签订的一项被称为《国民公约》的协议,该国三个主要的政治权利机构被瓜分到三个最大的族群社区。

总统必须永远是马龙教派基督徒,议会议长必须是什叶派穆斯林,总理必须是逊尼派穆斯林。

议会的128个席位也由基督徒和穆斯林平均分配。

正是这种宗教多样性,使得该国很容易成为外部势力干涉的目标,比如伊朗支持积极参与叙利亚内战的什叶派激进组织真主党运动。

真主党现在是黎巴嫩政治体系中的重要权力代理人,并主导了由西方支持的逊尼派主要领导人、即将卸任的哈里里领导的政府。

1989年结束的黎巴嫩内战的《塔伊夫协定》巩固了《国民公约》,这场冲突的标志性特点就是宗派分歧和外国干涉。

自那时以来,每个教派的政治领导人都通过各自的网络维持其权力和影响力,保护他们所代表的宗教团体的利益,并提供合法和非法的经济帮助。

在透明国际的全球腐败展望指数中,黎巴嫩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38位。这份报告说,腐败渗透到黎巴嫩社会各阶层,政党、议会和警察被视为该国最腐败的机构。

这一国际监察机构说,正是宗派权力分享制度助长了这些关系网络,阻碍了黎巴嫩治理体系的发展。

观察家们说,数十年的腐败导致经济急剧下滑,使普通民众陷入贫困。现在这些抗议活动和过去的有何不同?

街头抗议对黎巴嫩并不是一个新现象,对经济不满也不是新现象。

该国上一次发生同样规模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是在2005年,当时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现任总理萨阿德的父亲)在贝鲁特的一次炸弹袭击中丧生。

许多黎巴嫩人指责是叙利亚发动了这次袭击,抗议活动最终导致当时已经驻扎在该国29年的叙利亚军队撤出。

十年后,贝鲁特再次遭到大规模抗议,因为当局没有安排好另外其他替代地点,就关闭了该市附近的主要垃圾填埋场。街道上垃圾堆积如山。

人们指责腐败和无能是政府垃圾危机的核心问题,并呼吁对政治体系进行彻底改革。

当时那些示威活动也跨越了宗派界线,但规模较小,仅限于首都地区。今年的抗议活动规模巨大,从北部的的黎波里到南部的提尔,已经蔓延到全国各地。

与2005年不同,当时抗议是由反对叙利亚政府及其黎巴嫩盟友的团体领导的,而最近的抗议活动似乎来自一个基层、不分党派的抗议运动,且没有明显的领导人。

现在抗议的民众不仅要求政府对有关问题负责,而且要求追究自己教派领导人的责任。抗议者采用的主要口号之一是:他们是一丘之貉。

据报道,的黎波里的逊尼派抗议者甚至高呼支持提尔的什叶派示威者,后者曾受到真主党和另一个什叶派组织阿迈勒的威胁和恐吓。

在黎巴嫩一个难得的时刻,抗议者因他们共同的不满而聚,而不是因为他们的宗派身份团结到一起。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BBC,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