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环球热点 »
看到邻居家房子越来越漂亮,也想偷渡试试
2019年11月07日    来源: 凤凰WEEKLY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英国货车藏尸案中39名遇难者的国籍终于水落石出——埃塞克斯警方于当地时间11月1日证实,就目前调查结果来看,死者全部来自越南。

越南外交部发声明回应称,这是一场严重的非人道惨剧。越南有关部门正配合英国警方对遇难者身份进行调查,并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越方还强调,将严肃处理此类犯罪行为,并呼吁世界各国携手打击人口贩卖。

这是英国近十年来最严重的一起偷渡死亡案,震惊世人。但也是因为这趟"死亡货车",来自越南贫困地区的偷渡群体落入外界的视线中。

英国埃塞克斯郡一辆货车集装箱发现39人遇难,被证实为全部来自越南

这些偷渡者被称为"稻草人",因为一旦有人踏上这条路,其生命便如草芥一般,即便偷渡成功,未来也饱含艰辛。抵达目的地之前,这群非法入境者们早已撕毁护照,放弃了原有身份,成为"生无人知,死无人晓"的隐形人。

每年有成千上万的越南人前赴后继,他们背井离乡、跋山涉水、背负高额债务,冒死扒上凶险的货车或轮船,蜷缩在货物之间。只因他们确信,这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看到邻居家房子越来越漂亮,也想偷渡试试"

事实上,同期偷渡的并不只有这39人。据英国天空新闻报道,共有超过100人搭乘3辆卡车前往英国,而其中两辆被认为已成功抵达。

在越南,海外务工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尤其位于中北部沿海地区的河静省、乂安省和广平省,一直是越南的"偷渡大户"。

乂安省安城县都城乡被外界称为偷渡村,整个村庄如今别墅林立,仿佛一个欧洲小镇,这要归功于很多男性村民早年偷渡出国。他们将在海外赚到的钱寄回老家建房、买车,这让不少乡邻好不眼馋,也想冒险一搏。

在这些地方,随处可见张贴的出国打工广告。按照英国驻越南大使和反人口贩运组织的说法,越南是在英人口贩运的主要来源国,仅次于阿尔巴尼亚。河静省官员估计,仅在今年前8个月,就有超过4.1万人远赴海外。

河静省到处可见出国打工的广告牌

要知道,越南共产党创始人胡志明当年也是从乂安省南坛县走出,后到海外发展。而越南首位亿万富翁潘日旺的祖籍则来自河静省,上世纪90年代潘日旺到乌克兰打拼,回国后创建Vingroup集团,该集团现已成为越南最大的民营企业,涵盖地产、商业、教育、医院、汽车等各个行业。2013年,44岁的潘日旺登上福布斯富豪榜,成为首个登上该榜单的越南人。

英国慈善组织"救世军"(The Salvation Army)提供的报告显示,去年7月至今年7月,英国共接收了209名偷渡客,较五年前增加248%,越南是其接收偷渡客最多的国家。据英国《卫报》报道,2018年在英国边境检查站点发现的无证移民中,越南排在第七位,排在前面的多为伊拉克、阿富汗等战争国家。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欧洲曾出现过越南难民潮,彼时的人是为了逃离战争。而今,这些人则在逃离贫穷。尽管在东南亚,越南经济正处于飞速发展阶段,但河静省和乂安省等地区的人未能感知这些,这里的居民大多住在深山,生活一贫如洗,年轻人缺乏工作机会。也正因此,这两个省份被越南人称作盛产"学霸",年轻人希望通过努力学习改变命运。

但能够学业有成的终究是少数,出国务工是更为务实的选择。在英国工作过两年后回乡的Nguyen Dung说,他虽然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但一个月能挣到1300英镑(约合1.2万元人民币),两年就赚到在家乡工作二十年才能赚到的钱。

在乂安省演州村,一名偷渡失败被驱逐出境的村民称,在看到39名偷渡者死亡的消息时,他浑身颤抖。"很多人都选择这样的方式去英国。为了挣钱,你必须拿生命作赌注。"

更让人感到难过的是,有些人即便考上大学,但由于毕业后收入过低,依然选择铤而走险。"当看到邻居家的房子越来越漂亮,他们也想跃跃欲试。"该村民说。

乂安省的多清村被称作百万富翁村,自案发以来,这里有3个家庭报案亲人失联。靠着海外打工亲人的汇款,这里盖起了很多面积达数百平方米的别墅。

义安省多清村被称为别墅林立

以前,多清村的人们总是因为家里"有人在外面"而感到自豪,但自从英国货车藏尸案发生后,整个村庄笼罩着阴郁的气氛,别墅区不再像以前一般熙熙攘攘、欢声笑语。对他们来说,自己的儿女都在海外,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来自河静省劳动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到2019年,每年平均有6600人外出务工,这些务工者的平均年收入接近7000亿越南盾(约合2.1亿元人民币),给家乡的汇款超过4500亿越南盾(约合1.3亿元人民币)。而乂安省每年收到的海外汇款更多达2.5亿美元。

河静省宜春县人民委员会副主任Lê Duy Linh说,纲间村有超过五分之一的人在海外务工,每年会寄回数千亿越南盾,该村贫困家庭比例从2011年的21%下降到2018年的4.5%。截至2018年年底,这里的人均年收入超过3820万越南盾(约合1.1万元人民币)。

广平省的清海村同样因海外汇款而脱贫致富,尽管现在家家户户盖起了别墅,设施完备,但整个村庄除了孩子就只有老人,年轻人都在海外打工,有时几年一家人也吃不上一顿团圆饭。当地年轻人远赴英国、韩国、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地,村里老人称,有一些人死在了路上。

45岁的阮女士是早年偷渡到英国的越南人,如今已定居伦敦。据她说,越南有很多人认为在英国或欧洲其他国家工作会有很高的收入,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帮助让下一代人改变命运。"不少偷渡成功并拥有高收入的人会成为村里的榜样,他们会进一步游说其他人追随自己的脚步,并描绘出一幅美丽的图景,甚至从中牟利。"

偷渡英国并不容易,"扒车"几十次都失败了

在法国加来港附近的树林里,隐藏着许多越南偷渡者,他们被称作"稻草人",在这里等待着前往英国的机会。

旅居英国多年的一名越南人在介绍其与偷渡者接触的经历时称,这些偷渡者想要前往英国,大多经俄罗斯辗转欧洲其他国家,再用各种办法到达法国加来港,那里的林区是偷渡英国前的最后一站。从俄罗斯开始,他们就会撕毁证件,正式进入"生无人知,死无人晓"的阶段。

一位来自广宁省的30岁妇女,偷渡六次仍未成功,只好靠当地人和一些慈善组织的救助食品度日。"听说英国比较容易赚钱,所以想去英国。"她说,自己已将所有与身份有关的证件、材料和照片撕毁,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稻草人"。

根据欧盟的避难条款,入境者如果被发现非法移居或被拒绝避难,将会被驱逐出境,并遣返回所在国家。如果是无国籍者,即没有护照,则会被驱逐回法国、德国、比利时等欧洲国家,而不是越南。这意味着,这些"稻草人"即使被英国驱逐,也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对这些偷渡者来说,英国是欧洲最理想的目的地,因为有大量越南人社区可以为他们提供住宿和就业机会,工资相对较高。此外,相比于其他欧洲国家,在英国很少会遇到繁琐的身份检查。

而自从英国加强对多佛港和英吉利海峡隧道的管控后,一些偷渡组织开始绕道其他安检措施相对宽松的港口。英国国家犯罪调查局(NCA)2016年的一份报告显示,格雷斯附近的珀弗利特港由于"不算很忙",正成为蛇头们的新宠。偷渡客从各地聚集到比利时的泽布吕赫港,隐藏在集装箱之中,通过渡轮到达珀弗利特港,从这里开启他们的英国淘金之旅。这也是此次英国货车藏尸案中的行进路线。

"稻草人"坚定地相信,冒死偷渡到英国后,只需要工作几个月,便能赎回出发前抵押在银行的土地证或还清债务,之后是改变命运的开始。

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作为背负巨额债务的非法移民,最初会竭尽所能工作挣钱。犯罪团伙则利用他们害怕被发现的弱点,向其支付极为低廉的工资并迫使其长时间工作。这些人大多从事美甲、保姆、清洁等工种,还有人被迫去种植大麻或卖淫。也因此,英国将美甲业作为窝藏非法移民及奴役劳工的聚集地。

伦敦的一家越南美甲店

一名50岁的乂安省妇女到了法国后才得知,帮人看孩子的月收入仅为1000欧元,"而当地价格一般是每月5000欧元,还包吃住!"

在加来港的树林中等待之时,这些"稻草人"只能靠吃野菜果腹,偶尔会有当地人接济一些食品和生活用品。他们用当地政府给的塑料布搭起帐篷,勉强维持生活。不少时候,这些人会遭到一些当地无业游民的欺负,无业游民会故意在偷渡客的聚集地扎营,目的是从他们身上榨取仅剩的东西——食品、衣物或性服务。

19岁的阿T从越南经中国来到捷克布拉格,之后被送到法国巴黎第十郡的Villemin公园,在此等待前往加来港附近"扒车"。阿T说,有时半个月不能处理个人卫生,"刚开始我根本受不了身上的臭味,后来也只能习惯了,有时只能用出卖身体去换取沿途的费用"。

所谓"扒车",就是钻进货车集装箱、躺上车顶或挂在底盘下面。钻进集装箱中可能导致窒息;车顶虽然舒服,但在刹车、上下坡时有掉下车的危险;而挂在车底部,则需要有足够体力坚持几十公里。当货车顺利抵达英国时,扒车者还得想尽一切办法逃过海关,用塑料袋套头是逃脱呼吸扫描的方式之一。有时因为车太高,要踩着人才能爬上车。大家都明白,去"扒车"前必须要吃饱,因为一旦"扒车"成功,就得至少一天不吃不喝。

在法国一个临时营地中的,等待前往英国的越南偷渡者

一位来自越南顺化的男青年"扒车"20次都失败了,另一位女性也是7次无功而返,每次都被边检发现。"每次去都无异于闯鬼门关,全靠命数。"该女士说,虽然力量有限,但想到家中还有人等着寄钱回去来赎回抵押的土地证或等着钱来做生意,她只能继续找寻机会。

五六年前,来自乂安省的阿兴借了1.7万美元作为偷渡英国的费用,按计划原本要通过旅游签证先到达俄罗斯,再经由波兰、德国、法国到英国。但五年已过,他仍在法国打工,多次偷渡英国均告以失败。"从俄罗斯到波兰时,带的水和食物都吃光了,衣服也很单薄,完全无法抵挡俄罗斯刺骨的寒冷。"阿兴回忆说,这五年来日子很难熬,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都很想家。但想到当初为了送自己出来,父母欠了那么多的钱,只能咬牙坚持。"

如果有人在偷渡过程或非法打工中不幸死去,他们将很难返乡,也没有任何记载。而对于那些成功坚持下来的人来说,他们仍会鼓励兄弟姐妹以及周围邻居走上同样的道路。

历时一年的偷渡:集装箱属于VIP走法

从越南非法进入英国的费用一般为1万至5万美元不等。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一名反人口贩运专家的话指出,对于那些出钱较少的人来说,偷渡过程将艰辛且漫长,通常先到俄罗斯,再经东欧国家到达法国。有能力支付高额费用的人则主要乘坐飞机,使用伪造证件直接到达法国。

但无论选择哪种形式,最终前往英国边境时,都不得不挤在卡车集装箱或轮渡上。

在法国加来港,想偷渡英国一般有两种方法:如果是VIP走法,蛇头把偷渡者藏在集装箱或车内送过去;如果是普通走法,蛇头只负责指出货车,由偷渡者自行跳上车过境,两种方式价钱相差数倍。

对于生活在越南农村地区的人来说,为了支付费用,许多人不得不借钱或高利贷。但如果偷渡失败,他们可以拿到退款。中途无法续费的人可能会停在乌克兰或波兰等过境地点打黑工,以支付下一阶段行程的费用。

除了中途被检查人员发现,集装箱中缺氧或从轮船中落水也经常会致死。国际移民组织的报告显示,自2014年以来,近1.9万人因试图非法登陆欧洲而死亡或失踪。

10月24日,英国埃塞克斯郡,人们在发现货车的地方献花悼念死者

来自河静省红岭乡的阿陆曾踏上这场惊险之旅,如今46岁的他回想起来满是后怕。2003年,阿陆看到同乡有人依靠偷渡发迹,内心蠢蠢欲动。他凑了5000美元给蛇头,怀着对德国的美好向往踏上偷渡之路。原计划是通过旅游签证飞往俄罗斯,而后转赴德国,没想到等待他的却是棍棒、劫掠和牢狱。"那是一段极其痛苦的行程,历时长达一年,可谓九死一生。"阿陆事后回忆说。

抵达俄罗斯后,阿陆被一名越南蛇头接到一间20平方米的仓库内,那里有80名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他们的护照及身份证明早早被销毁,并切断跟外界的联系,一日三餐由蛇头提供。

一个月后,蛇头通知启程。他们分成多个小组,趁夜色走入林区,前往乌克兰和波兰。"谁走得慢会被棍子打,天亮了就被继续关进另一个仓库。带路的根据当地警察的检查情况安排偷渡计划。有时要在林中等一个月才能出发。"阿陆说。行进几个月后,他们面前是一段从乌克兰到波兰的水路——一条宽60米、深15米的江。为了避开警察,蛇头们提议把人放进塑料袋里,由潜水员用氧气瓶拉过江去。"我很担心,便偷偷藏了两把刀,想着如果出事就割破塑料袋逃跑。当晚,两位潜水员把我装进一个塑料袋里,一人在前面拉口袋,一人将塑料袋沉入江中。"

结果刚刚摸索到江边,所有人便被警察抓获。之后这些人被遣返乌克兰并以偷渡罪判处三个半月监禁。出狱后,阿陆跟蛇头联系,继续前进。这一次,阿陆被安排和另外12名劳工一起塞入一辆5座汽车,从捷克边境前往德国。"所有人都得躺着不动,上厕所只能就地解决。"阿陆说,一个月后到达捷克边境,之后由他自己穿越树林前往德国,最终获得成功。

在德国生活四年的阿陆渐渐还清了家中债务,但听说英国收入更高,2008年初他再次启程,在一名蛇头的帮助下偷渡到法国,来到加来港等待时机。

这一次,阿陆和朋友选择了VIP集装箱走法,他们和另十个人被关在一个装有电子产品的集装箱里,每人被分发了塑料袋来遮脸,以免被仪器扫描到。"我得连续憋气,躲在车里瑟瑟发抖。"阿陆说。但在快抵达伦敦的时候,此集装箱还是被警察发现了,他被遣返回德国,之后又回到越南。

回到家乡的阿陆如今跟妻子开了一家冷饮店。回想起在欧洲打黑工的日子,他感慨万千地说,"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回去了。"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凤凰WEEKLY,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