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税务频道 » 头条资讯 »
自由党执政四年 加拿大交的税究竟多还是少了?
2019年10月21日    来源: 加美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已经分析了加拿大的几个竞选政党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环保等方面的理念差异,不过很多细节并没有展开来讲。今天我们拿其中的负担能力(affordability)详细说说。之所以选择负担能力这个话题,一方面是因为它本身就是大多数选民最关心的基本议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议题比较复杂,自由党和保守党在竞选活动中宣传的信息也彼此抵触,给选民造成不少困惑。

一、自由党的“中产减税

9月11日竞选启动当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对媒体记者们说:“我们给中产阶级减了税,同时又向最富有的人增加了1%的税,把更多的钱退还到了大家的钱包里。”

而同一天晚些时候,保守党党魁熙尔在魁北克对支持者们说,“特鲁多曾承诺要减轻中产阶级的负担。但是当他做总理以后,实际上80%的中产阶级交的税都变多了。”

这两个人宣传的是完全不同的结论,所以肯定有一个人不老实。是谁在不老实呢?经验告诉我们是熙尔。但是他的根据又是什么?

我们先说事实:2015年竞选的时候,自由党最重要的承诺之一就是对中产阶级减税,事实上自由党执政后也真的这么做了,把税阶(tax bracket)在四万五千和九万加元之间的税率从保守党时代的22%降到了20.5%。为了平衡财政收入,自由党在最富有的那部分人群中增加了一个高于二十万加元的税阶,对其征收33%的税率。在哈珀保守党时代,高税阶的税率仅为29%。根据加拿大财政部的测算,有九百万纳税人因为这1.5%的税率递减而获利,其中独居纳税人平均每年节约$330,同居或已婚纳税人平均每年节约$540。

既然事实是如此,那么熙尔的结论又从何而来?其实是源自菲莎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于2017年的一个研究报告。菲莎研究所是位于BC省的一个智库,经常关注加拿大中小学排名的华人家长对这个机构应该不会陌生。除了研究教育质量外,菲莎研究所同时也研究经济政策,而这个机构的立场是保守——呼吁政府减税并降低开支。于是,在201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菲莎研究所试图考量自由党上台后所有的针对哈珀保守党时代的税收政策的改革,包括取消公共交通退税和儿童文体兴趣班退税,以及取消配偶之间的分散收入(income-splitting,即允许高收入人士的收入转入其他的低收入家庭成员以达到省税的目的)。菲莎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是,因为这些税收政策改革,大多数有孩子的纳税家庭(占纳税人总数的60%)实际上交了更多的税,其中81%的中产家庭(定义为年收入在$77,000和$107,000之间)平均每年多交$840。这就是保守党在竞选活动中津津乐道反复引用的结论。

然而菲莎研究所的结论存在一个巨大硬伤,就是它没有把自由党推出的新加拿大儿童福利金(Canada Child Benefit,华人俗称的“牛奶金”)考虑在内。牛奶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在哈珀保守党时代,无论父母收入高低,每个孩子都领取一样的牛奶金金额。这样做看似公平,其实很不公平:因为牛奶金对于富裕的家庭是锦上添花,对于贫穷的家庭却是雪中送炭,同样的一笔钱对每个家庭而言代表着完全不同的意义。所以自由党把牛奶金改成了一种资产测查福利(means-tested benefit),也就是说,每个儿童获得的牛奶金金额将取决于家庭年收入:年收入越高获得的牛奶金越少,收入最高的1%的家庭一分钱牛奶金都拿不到,而收入最低的家庭,6岁以下的儿童每年最多可以得到$6,639牛奶金,6岁至17岁之间的未成年人每年最多可以得到$5,602牛奶金。所以,低收入和中产家庭的净收入如果把新牛奶金考虑进去,大部分人都是获利的。

根据加拿大财政部的测算,一个年收入为十一万的双子女家庭,由中产减税带来的收益是$186,因取消课外文体活动班的退税造成的损失是$270,牛奶金收入是$2,085,所以最后的净赚是$2,001。

所以分析到这里,我们可以十分确定地说,在自由党执政四年的税收改革使低收入和中产家庭的净收入增加,并且遏制了社会贫富差距的增大。

二、碳税的迷思

在哈珀保守党时代,加拿大就已经承诺在2030年之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2005年排放量的30%。2015年自由党执政后,在联合国签订了《巴黎协定》,承诺加拿大将进一步加快推动传统能源向绿色能源的过渡。为了实现这个承诺,自由党在接下来几年内实施了许多政策,其中最饱受争议的就是今年四月起对未征收省碳税的四个省份(萨斯克彻温、曼尼托巴、安大略、新不伦瑞克)征收每吨碳排放20加元的联邦碳税。熙尔说,碳税害得百姓民不聊生,所以只要保守党组建多数政府,他第一件事就是要废除碳税。

如果你是一个环保主义者,你就会知道碳税其实根本不是应不应该收的问题,而是应不应该收得更多的问题,因为自由党即使按照规划在未来几年内将碳税逐渐提升到2022年的每吨50加元也难以实现最初的承诺(在2030年前将碳排放量减少2005年的30%)。但是限于篇幅我们这里暂不讨论科学道理,我们只说说大家更关心的钱包问题:碳税真的增加了大家的生活负担吗?

正确答案是,所有人都会感觉到汽油费、燃气费等日常开销的增加,这是必然的。但是诟病碳税的人总是有意或无意地忽略一点事实,就是自由党已立法将征收来的碳税的90%通过退税的方式均摊退还给这些省的家家户户。因为每家每户拿到的退税都一样,所以你平时交的碳税越少,退税那一天你赚的就越多。于是实际上除了房子最大、汽车最多那部分家庭(占全部家庭的20%),其他的80%的家庭在收到退税之后实际上都是净赚。

所以结论是这20%的最富有的家庭确实生活负担更重了。重了多少呢?根据联邦议会预算官(PBO,不隶属于任何政治党派)的测算,在联邦碳税实施的四个省份中,最富有的那一部分家庭在收到退税以后的实际净缴纳碳税是13到50加元。当然这个数字随着未来碳税税率的提高(如果自由党继续执政的话)还会再攀升,但是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作为最富有的、碳排放量最高的家庭,为社会承担更多责任本来就是合情合理的。那些针对碳税的反面宣传巧妙利用了人们对税务知识的盲点以及自私自利的本能,理智的选民不可不察焉。

三、保守党的“全民减税”

保守党在尖锐批评自由党的“中产减税”的同时,还隆重推出了一个 “全民减税”。我们上面说过,自由党的“中产减税”指的是从四万多到九万之间的税阶税率从22%降到了20.5%,而保守党提出的“全民减税”则承诺在2023年前把税阶在四万多加元以下的最低的可征税税阶的税率从15%降到13.5%。因为所有纳税人的年收入都涵盖了这个最低可征税税阶(涵盖全加约四分之三的家庭),所以号称“全民减税”。根据测算,改革实施后独居纳税人平均每年节约$426,同居或已婚纳税人平均每年节约$850。

单纯从数据看,“全民减税”比“中产减税”更加激进,穷人获利更多,可见保守党为了争取这些人的选票也是豁出去了。但是我们说过,保守党一向避免动摇富人的利益,他们不会通过提升高税阶的税率来弥补低税阶的税收损失(据测算一年要投入六十亿加元)。那么,谁来平衡这么一大笔开销?熙尔说,他会把对外援助的资金砍掉25%。但是,在当代全球气候变暖、难民大规模迁徙、以及某些国家不断挑战国际规则的大背景下,砍掉对外援助的资金必然减损加拿大在国际社会所能够发挥的积极作用。

四、到底该怎么选?

钱很重要,但投票毕竟不是逛超市,不是看哪家店给你的折扣更多你就光顾哪家。在评价各个政党的竞选承诺时我们当然要精打细算,但这不仅仅是计算个人利益的得失,还要把对国家的全局愿景考虑在内。我们希望自己和子孙后代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地球?你是更在意自家的柴米油盐,还是更在意社会的公平公义?哪一个政党更能够维持更好的平衡?

这一票,不单考验你的数学,更考验你对未来的选择,以及你想让子女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来源:加美

----------------------------------------------------------------------

获取更多会计报税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42.html

获取更多投资理财,保险业务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81.html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加美,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