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医疗频道 » 看病经历 »
泪奔! 10岁中国少年3个月增重40斤为救父
2019年9月22日    来源: 加西周末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我能救爸爸!我家不能没有我爸!”

白血病患者路炎衡,直到来北京的前一天都想放弃治疗。而10岁的路子宽态度坚决,“我能救爸爸!我家不能没有我爸!”

温馨家庭突生变故

10岁孩子坚决救父

如果没有8年前那些变故,这个河南辉县百泉镇西井峪村的普通农家,会过着他们现在最期待的平淡生活。

2011年初,路炎衡家的龙凤胎出生,一大家子还沉浸在喜悦中,5月,路炎衡的哥哥和妹夫在跑运输途中被疲劳驾驶的货车追尾,双双遇难。当年26岁的路炎衡成了顶梁柱,跑前跑后料理后事。11月,他发现面色发黄、心慌、流鼻血,想着是劳碌过度,没放在心上。

不适感愈发强烈,路炎衡先后去了辉县市人民医院、新乡医学院一附院,被诊断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即白血病前期。辗转到了北京301医院,医生建议他进行骨髓移植,可家里没财力,也找不到合适配型。路炎衡选择保守治疗,靠服药维持了7年,农忙时还能开三轮车运粮。

去年8月,病情突然恶化,不输血就有生命危险。路炎衡的手上不见一丝血色,心脏承受重压,唯一的出路依然是骨髓移植。

今年3月,配型结果出来,10岁的儿子路子宽是最合适人选。

这个结果让全家人都无法接受,围坐着,只能哭。路炎衡坚决不同意,不断地说要放弃治疗,“孩子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能拖累他!”医生反复告知,捐献骨髓对子宽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孩子恢复得也快。最终,路炎衡点头了。

子宽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比大人们坚决。听到自己只要胖到90斤就能作为供者,他拍了小胸脯,“我一定会让自己胖起来的!”3个半月,他从60斤增至97斤。

终于可以打动员剂了。这是一种名为“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的药物,用在捐赠者身上是为了动员造血干细胞至外周血,使其数量足够移植所用,捐髓前会按体质差异注射4到6天。

子宽胳膊上的针眼,每天都在增加。护士夸他勇敢,他就打趣姑姑按压止血时比打针还疼。“我的细胞现在开始往外跑了。”他冲着护士笑。这些细胞,将成为父亲生命的“动员剂”。

送给父亲的生日礼物:骨髓

9月9日,采骨髓的日子,正是路炎衡的生日。无菌舱内的他,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儿子给了我一个珍贵无比的生日礼物……感谢儿子为我付出的一切。相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生日和重获新生,安排在了一天。”

子宽得知后,睁大眼睛,拉住母亲李金鸽,歪头说:“我送给我爸的生日礼物是骨髓。”他眯眼笑了,“其实是一条命啊!”子宽重复了两遍,母亲眼眶又红了,孩子其实什么都懂。

很多人最初认识这个10岁男孩,是从河南新乡电视台的新闻里——大盆的红烧肉,煎煮炒的鸡蛋,他胖胖的手抱着大碗,大口吞咽,明明已经饱了,含着泪还要再多塞几块肉,多喝几口奶。

每天早上称重,数字的增长是子宽塞下每口饭的动力。每增重一斤一两,他都骄傲地向父亲报告。

每天三餐都吃到胃发胀,但他临睡前还再逼自己吃碗泡面。吃得太难受时,他放下筷子发愣,嘴边挂着面条,3个煎蛋还等在盆中……“每天都数不出来几顿,只要感觉能吃下他就吃。”母亲看着儿子吞咽得难过,既不忍又无措。家里的餐桌从没有这么密集地出现过荤菜,都是在超市上班的母亲带回的打折肉。弟弟妹妹虽然也想吃,但懂事地把荤菜留给哥哥,而子宽会趁爷爷奶奶不注意,给他们碗里放个鸡腿。

路炎衡的微博,忠实记录了儿子变胖的过程——体重增长到穿不下衣服,再到走路时大腿根的肉被磨烂。

再看到子宽的体检报告中有轻度脂肪肝时,路炎衡更为难受,“短期增肥对孩子身体有伤害,我特别亏欠他,没有给孩子们创造一点物质条件,还让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他甚至觉得自己“给孩子的童年添加阴影了”。

子宽则在慢慢适应自己变得很有负担的身体:走路时,他习惯性把双腿分开,灼烧感没有那么强烈了;以前他喜欢跑步,现在只跑几步,头上的汗就像被雨淋过一样,那就索性少跑。

“爸爸你放心,我现在是家里的小男子汉,等你病好了再来当大男子汉吧。”刚放暑假,子宽就接过了母亲的棒,推父亲去医院输血,上医院门口大坡时,小小的身体用足力,直喘粗气。

全家出动 漫长等待

采骨髓前一夜,子宽醒了五六次,不停问陪床的姑姑天亮了没。清晨5点多抽过血,他就睁眼等着进手术室。

这个漫长的夜晚,路炎衡也没睡好。之前妻子探视时,他因为疼痛和害怕,流泪了。李金鸽告诉丈夫不能哭,“要战胜病魔,你弱它就强。”

进无菌舱前,路炎衡还笑着对妻子说,“每天我要吃炖排骨、牛肉、羊肉”,而化疗真的开始,他难受得一口都吃不下。

“每天送新的饭,拿老的回来,经常都是原封不动。”李金鸽说,只要医生不说禁食,家属都会坚持送,哪怕病人吃完吐出来也好。

给丈夫做饭要无菌化,李金鸽恪守这一点——荤菜只敢买活鱼活虾,西兰花等不易清洗的蔬菜不能买,做菜要少油少调料;饭盒洗干净后放进消毒柜,用之前在开水里再煮30分钟;送进无菌舱的所有东西,医院都会再进行一次高温灭菌,所以不管是餐具还是吸管都要套双层塑料袋,中间加一点清水隔热防止变形。

李金鸽到现在也想不通,“好好一个人,怎么就不造血了呢?”子宽奶奶也一直在问,“你说怎么就得了这种怪病?”

病人们被照顾得细致,家属们对自己就没那么讲究了:前一天剩下的包子,放了一宿的面,就一点咸菜,就是今天的早餐。三十出头的女人,正吃着饭就放下筷子,带着哭腔说,“在医院怎么这么难熬?比干什么都难熬!”

觉得难熬的时候,子宽会打一会儿游戏,虽然“平时上学的时候根本就想不起来玩”,而今却可以让他放松。他一枪枪打倒“敌人”,大喊大叫,就像自己的健康细胞向爸爸体内的坏细胞发起攻击一样。

游戏里的人拥有酷炫武器,还可以无限次复活,但问他是否想活在游戏里时,他果断回答:不想,因为“家人都不在”。

期待一同回家

9月10日的采血从早上8点半开始,干细胞采集室里的供者陆陆续续出来。5个小时过去了,路子宽的名字还没被叫到,母亲和姑姑等得有些着急。终于见到他时,孩子眼睛肿肿的,说自己头晕,他举起手数着,“我现在身上的针眼得有20个。”

原以为采完骨髓就能先出院,等第二天再来采集造血干细胞,没想到大腿内侧采髓后埋了针,要多住一晚。一听到不能出院,采骨髓都没哭的子宽一边输着血,一边噘嘴哭了。

母亲以为他是在医院住得太难受,鼓励他要懂事,坚持到最后一天。不料,子宽说:“不出院就不能去看我爸。”虽然同在一栋楼里,住院的子宽却不能从11层上到15层去看父亲。他掰着指头数,“我都3天没去了”。

路炎衡可能不知道,子宽特别崇拜他——爸爸骑摩托车既快又稳,还会修很多东西。“这手机就是我爸修好的!”他拿着姑姑的手机给记者看,言语里满是骄傲。

住院前,医院附近的租房是路炎衡张罗的。楼层很高,子宽说:“高了空气好,卫生,这可是我爸找的!”在他心里,爸爸永远就是那个骑车载他吹风涉水,无所不能的爸爸。

眼下,子宽很想回老家,“想弟弟妹妹,想小伙伴,想去大队玩”。

正是山楂成熟的季节,家里几棵大山楂树,“结的山楂可大可漂亮了”,奶奶煮的山楂水,是子宽迅猛增肥时觉得最好吃的健胃药,也是路炎衡化疗难受时尤其想喝却不能喝的。

子宽巴望着,到明年山楂红遍树梢时,就能和爸爸一起喝奶奶煮的山楂水了。

来源:加西周末

----------------------------------------------------------------------

获取更多中医诊所、针灸、牙医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aspx?classid=83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加西周末,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