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医疗频道 »
买进斯坦福的650万美金背后,有“中药注射”的至暗产业!
2019年5月07日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全球只有一个国家

允许将“中成药”注射进人体,

这不奇怪吗?

每年1.7万多起严重药物过敏,

无数儿童和老人休克,甚至死亡...

“中药注射”,这个至暗产业,竟然价值千亿!

用人命累积起来的金钱,

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前阵子,新加坡籍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涛以650万美金(折合4400万人民币)将其女儿送进斯坦福。

虽然事后,曾有外媒调查,赵雨丝是按照正规渠道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疑似被留学中介欺诈。最终,斯坦福大学为证清白,不得已将其除名。

但是,能一下子拿出4400万,很多“富豪家庭”都对此望而却步,凭什么是一个卖中药的老板呢?

(赵涛与特朗普夫妇合影)

大家可能有所不知,步长制药的核心产品就是一款“中药注射剂”——丹红注射液。

被国家药监局列为重点监控对象,而这款药品依然在各大医院畅行无阻。据报道,步长制药每天的药品回扣就有1600万,你没看错,是每天。

用金钱开道,回扣营销,却将患者置身于巨大的风险之中,“中药注射剂”,一个医疗界都缄默的至暗产业。

如果你感冒发烧去医院,医生除了会给你开一些西药吊瓶之外,大部分都会配上好几瓶中药注射液,而且还要打上好几天。

几乎从小到大,生病上医院都是如此,以至于我们无法抽身思考,医生给我们打的究竟是什么?

其实,很多时候,医生给我们打的都是洋不洋,中不中的“合成药”。

要知道,中医从来没有输液理论,传统中医除了内服就是外敷。而对于西医来说,中药成分是否有效尚不清楚。

将大颗粒中药悬混液直接注射到人体血液中,真的没有问题吗?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南方人应该都吃过鱼腥草,南方气候阴雨潮湿,鱼腥草熬汤有助于清热解毒,降火减燥。市面上也会有鱼腥草口服液,这些内服的中药也并无不妥。

但是,鱼腥草注射液是什么鬼?却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各大医院中,像是感冒这种自限性疾病,有想过其中风险收益比吗?

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调查显示:

“中药注射剂ADR(不良反应)病例报告占整体中药病例报告的72.64%,其中中药注射剂严重ADR报告占了中药严重ADR报告的76.57%。”

可见,中药注射出现的不良反应远远大于传统中药品种。

更让患者无法预料的是,基本无法预测其中的过敏成分有哪些,没有医生或者单位了解药品配伍是否得当,溶剂选择是否会留下不溶性颗粒。

一旦出现任何不良反应,最快半分钟,最多发生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内。即便你身在三甲医院,恐怕都回天乏术。

“中药注射剂”是在建国后才被发明的,那时候药品稀缺,资源极度匮乏,中成药的确缓解了燃眉之急。

但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药注射剂极速发展,到了80年代,已经研发出1400多种中药注射剂。

但是一般情况下,研发一种新药品,前期投资的金钱、时间和人力成本都极大。

从实验室研究到临床,再到药品审核上市,没有十几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

世界500强药企罗氏制药,曾公布研发一种新药到上市的条件——平均花费12年时间,需要投入66.145亿元人民币、7000874个小时、6587次实验、423个研究人员,最后才得到一种药物。

通常而言,像是青霉素之类的药物,在使用前都会有皮试,看看是否会有过敏反应。但是,中药注射剂不会,所以经常出现患者过敏休克的现象。

近几年,国内市场中,合成中药的研发近乎是一种疯狂状态。治不好病,但注射致死的概率也不低。

据统计,全国有400多家制药厂都在研发中药注射剂,每年近千亿的销售额。

而且经常出事的药品,例如:清开灵、双黄连、喜炎平、鱼腥草注射液等等,规定在必须有抢救条件的医院才能使用。


(图源:微博)

这一桩桩嗜血的资本让人想起来,1977年美国福特公司的一桩世纪丑闻。

20世纪70年代起,美国各大车企开始制造小型汽车。福特汽车在1971年推出了一款溜背式设计的Pinto汽车,主打轻便省油,受到大众喜爱。

Pinto汽车仅在生产的第一年就售出了超过350,000辆。

(图源:fox)

但这款汽车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出于外形考虑,Pinto的油箱被置于汽车后轮轴承处,而非当时公认的比较安全的上方。这就导致了只要汽车追尾,就有可能发生爆炸的重大事故。

短短6年上市时间内,Pinto汽车发生了多起车尾被撞起火的案件,也发生了爆炸伤亡的惨案——

印第安纳州三名少女因车尾碰撞油箱爆炸,三人不幸死于车中;

一对加州母子驾驶Pinto汽车出游,遭追尾后汽车油箱爆炸,母亲当场死亡,儿子全身重度烧伤,需进行长达10年的治疗......

(加州母子Pinto汽车追尾后发生爆炸)

其实,福特公司一直知道这个隐患,却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原因就在于:

福特公司算了一笔账:如果召回生产的1000万辆Pinto,每辆车安装成本11美元的塑料挡板,需要1.1亿美元。

通过估算得出,由于设计缺陷导致追尾爆炸引起的死亡人数大约为180人,一条人命的价钱,加上各种需要赔偿的情况,差不多5000万美元足够。

如今,“中药注射剂”这个价值千亿的市场,难道赔不起当年的5000万美元?

这个至暗产业已经和医院息息相关,甚至还有很多掌握知识和话语权的人,为其辩护,声称:“所有的药品都会过敏,没什么大不了的。”

要知道,中药药材的质量会直接影响注射剂的品质,而药材的质量又受到产地、气候等多方面的条件影响。

而且中草药是植物,它们天生就会被环境污染,滋生细菌,如果处置不当,很容易对患者产生致命伤害。

以医院经常开给病人的清开灵为例,多数休克发生在用药30分钟内,基层医疗机构发生过敏性休克的死亡率最高,主要集中于免疫力低下的老人和儿童。

(清开灵注射说明书)

被“中药注射剂”坑害的家庭不在少数,甚至有人会因此丧命。

甚至在大多数有职业操守的医生的心中,都不愿意让患者承担病痛之外的伤害,有些医生还会公开抵制。

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现在国家也在一步一步地将“中药注射剂”严加管控。

今年,药监局公告,双黄连注射剂被拉入“儿童禁用名单”,这是药品安全的一小步,确是儿童用药安全的一大步。

“请不要再给我们开中药注射剂!”

“请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

正如电影《我不是药神》所要表现的一样,事关生死的事情,总是需要社会起力发声,不要等到事情到头,才想到休戚与共。


来源:北美留学生日报

----------------------------------------------------------------------

获取更多本地家庭医生,牙医,中医,等医疗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83.html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北美留学生日报,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