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信息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体娱明星
她是从清华“跳槽”到普林斯顿的女神教授,也是自称娱乐博主的反鸡汤达人
2020年9月15日    来源: INSIGHT视界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上个月,女科学家组织GWIS(Graduate Women in Science)公布了2020年度的荣誉会员奖。


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讲席教授颜宁获得了杰出研究奖。

不过,颜宁说这是个自己都没听说过的奖,面对媒体的一通吹哭笑不得很无奈。


就在上个月,颜宁刚发表了抑制疟疾原虫的新发现

颜宁一直说自己一把年纪、脾气火爆、叛逆心强,特别不愿意被媒体乱报道(主页君写这篇推送也是战战兢兢的)。

颜宁是个反鸡汤达人,很反感高大上的宣传,哪怕主角是自己她也不屑。

3年前,颜宁从清华跳槽普林斯顿引发各种争论。

有人臆测颜宁刚做教授时年薪10万,国内的高校待遇差所以留不住人才。

颜宁发飙解释清华不久就待遇改革了,有些专业的博士后能拿到年薪40万。

而且,自己在清华时,吃的是物美价廉的学校食堂,住的是2,000/月的低租周转房,10万年薪的生活得瑟着呢。

反而是到了普林斯顿后,房租、保险、生活费都要自付,实际收入其实下降了。

对于舍清华奔藤校,颜宁的解释是,换一换地方有助于保持思维活跃度。

如果自己当时身在普林斯顿,清华给了offer,自己也会接受的。

因为生命很短暂,要努力去扩展生命的宽度,多去经历和体验。

一些媒体自作主张替颜宁卖惨,但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还有些媒体夸颜宁的奉献精神。

颜宁又不乐意了。

她说,自己从来理解不了把科研和奉献绑在一起的观点。

科研是自己享受的存在方式,彼此滋养,就像打通关游戏一样有意思。

一旦什么东西变成了“奉献”,就变味了。

的确,宣传的价值取向总爱强调奉献精神,但其实专业人才并不以工作为苦事,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出成就吧。

01

一个不正经、不着调的学霸

在网上自称娱乐博主的颜宁,是个非典型学霸。

小学开始看武侠小说,着迷于各种明星八卦,满嘴跑火车。

后来她吐槽有些名人到处推销自己,用的比喻是“受不了这种王语嫣的妈”。

有次颜宁发了牛文,跟清华的同事说:“这是我一直追求的正房,现在搞到手了,下一步就是回去追初恋了。”

颜宁曾说自己高中时的理想是做娱记,或是主持人,由于舍不得几千块的学费而没有报名广播学院。

颜宁说自己是考试型选手,被紧张感刺激到会进入忘我状态,小宇宙爆发。她的学习方法是平时扎扎实实,考试前一天强化瞬间记忆,考试时大脑自动融会贯通

读大学时,颜宁仍然是无厘头的性格,说话不着调,做实验出错。

整天跑去9食堂吃饭,就为了偷看一个长得像赫本的美女师姐,一直吃到了美女毕业。

师姐每换一任男友,颜宁跟着长吁短叹,觉得A女配D男可惜了。

问题是,人家美女师姐从始到终都不认识她。

第一学期的微积分没听懂,考试时第一次紧张到哆嗦,考完试拿起电话跟家里哭。

结果一发卷67分。

颜宁惊觉自己竟及格了,紧接着又沾沾自喜起来。

这一放松,颜宁又开始饱食而悠游。

同学回忆,那时候的颜宁沉迷于自己的小世界,打着选了电影课的名义天天看电影,以至于大家担心她玩得太high,误了前途。

颜宁是个真学神。适应大学节奏后,期末数学从67直升89,大二时超高分考完GT,还竞选了学生会主席

当时,带她做毕设的前辈科学家认为,颜宁会成为一个大忽悠生意人,完全没想到她会留在学术圈兢兢业业。

拿到博士之后,颜宁还给清华中文系写过一封自荐信,想读个文科硕士。

结果不如人意,没人搭理颜宁。

就这样,颜宁怀揣着一颗娱记的心,“被迫”在科研的路上走到黑,在差一个月30岁之时成为清华最年轻的教授博导。

翻颜宁的微博,如果不知道本尊是哪个,谁能猜出来在各种影视八卦的背后是一位顶尖科学家。

事实上,自从2004年以来,颜宁就以平均每年2-3篇顶级刊物论文的速度在产出。

去年,颜宁发了2篇Science、2篇Nature、1篇Cell,打破了自己的记录。

同一年,颜宁获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成为新增的25位外籍院士之一。

颜宁的回应特别好玩——

做不出来德高望重的表情,自己习惯睡到中午自然醒,得知入选消息时还没刷牙。


颜宁的作息习惯是睡到中午自然醒,她说:“不值得过的人生就是那种不能睡到自然醒的人生。” 下午,颜宁上课,进实验室,讨论课题。从晚饭后到凌晨三四点,是她一个人工作的时间

这些年来,颜宁一直是个热度不断的科学家。

不仅因为颜宁是一位女性科学家(其实颜宁不喜欢被这样称呼),还因为她是个自带关注点的妙人。

漂亮、幽默,刷剧追星八卦看网文,微博玩得飞起,网络语言666。

不仅怼起网友来一言不合就拉黑,吐槽顶尖学术期刊也是毫不留情。

颜宁自称是天生无厘头,“随心所欲的无厘头是一种特权”。


颜宁曾抱怨Nature杂志审稿过程繁杂,排版还难看


颜宁最喜欢的网文是《最后的狐狸精》,看得不亦乐乎,直呼论脑洞只服理工女

不仅如此,微博还一天发好几条,3条帖子中有2条是朱一龙;

又说,朱一龙都还这么拼,自己也不能落人后(颜宁还担心自己落后,那我们算啥?手动狗头);

还说,自己身为学者不参加真人秀,但若有朱一龙和李健她就去。

这是得有多喜欢朱一龙啊。


大家都知道颜宁喜欢朱一龙,前天颜宁又在微博晒剧来着,边看边评论,不过她说自己这不叫追星,而是出于对另外领域中专业、敬业人士的好奇和欣赏

02

一言不合就拉黑的霸道教授

颜宁在微博上以脾气暴躁爱发飙出名。

被她拉黑的人据说有4位数,以至于知乎上有个问题——

怎么看待颜宁老师微博上动辄就拉黑人?

不少人委屈抱怨自己没有说攻击性的话,莫名就被拉黑了。

一般来说,颜宁最烦的留言有这么几种——

1. 好为人师、指点人生的。

不管你是劝颜宁早睡觉,还是劝她别老发飙怼人,一律拉黑。

霸气宣言是——

我爸妈把我放养长成这样都没觉得长歪,轮得到你来教育啊?城墙拐弯的梗了解一下。

有一次,在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学术报告上,有一位男生站起来提问:“颜老师,请问您每天的作息时间是怎么样的?”

颜宁老师当即回答道:“关你毛事。”

娱乐就说娱乐,学术就说学术,对打探自己私生活的、教育自己如何做人的,颜宁毫不给面子地开怼。


颜宁没有结婚,而且放出话来,生活是自己的事,不欠谁一个解释

2. 评论性别、外貌的,不管是踩是夸,一律拉黑。

颜宁对女权十分敏感。

她曾说自己的头衔是科学家,不是女性科学家。

在一次博士招生面试中,有位男老师问一位女生:“你现在到了一定年龄,将来怎么平衡家庭和科研?”

颜宁抢着对女生说——

“你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这是有性别歧视的问题。人们从来不问男性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

3. 无论网友安利影视剧,还是安利明星或读物,一律拉黑。

因为颜宁说过,自己讨厌安利,无论是在学术上还是在娱乐上,她会自己搜索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件事儿闹出过一个幺蛾子。

因为颜宁喜欢《镇魂》,某新晋男星的粉丝在她的微博底下反复安利另一部腐剧。

反感强行被安利的颜宁公开表示没兴趣、不顺眼,还让饭圈女孩们自觉取关,不要跑到自己微博下找骂。

更放下狠话——

我在学术界从来是不党不群,在微博上圈我的人直接拉黑。

玩微博是工作累了换脑筋斗贫,才没空去关心饭圈那点子破事。

结果颜宁疑似被恼羞成怒的粉丝们举报学术不端。

其实举报这个事情我没找到实锤,毕竟,杜撰一封学术大V造假的举报信也是很有难度的。

但是饭圈骚扰颜宁的事肯定是有的,一度还闹上了热搜。

此事成了个业界笑话,颜宁有点无奈地说——

幸亏自己现在在美国教书,如果还在清华的话,都不好意思见同事。

一个顶尖学者,因为刷剧追星,跟粉圈干上了,也是太好玩了。

颜宁不仅在微博上不掩饰,现实生活中也是直截了当。

遇到看不顺眼的人就退群,不和沽名钓誉的人做节目,觉得同事的科研项目缺乏挑战性就当面告知。

跟熟悉的朋友吵架时摔电话,之后不好意思了再找补回来,特别幼稚。

好闺蜜李一诺说,“情商低”的颜宁其实不是不懂人情世故。

颜宁最喜欢的作家是《都挺好》、《欢乐颂》的作者阿耐。

阿耐的书里经常聚焦职场纷争、家长里短,读阿耐的颜宁怎么会不懂处世经?

只不过,颜宁即便读明白了也懒得施展。

对于高维度硬核选手而言,没必要、用不上。

有些科学家做出研究成果后就去开公司,但是,颜宁不干。

她说,我搞公司又搞不过乔帮主,我想在一个领域做到比别人强,而不想在一个领域凑合的那种。

微博粉丝达到80万后,有人建议她好好经营下,颜宁也不干。

她说,玩微博是贪图自在,被裹挟就不开心了。

颜宁的同事说她是一个可爱的人、光明的人,走路都在哼着歌。

清清灵灵不受外界的干扰,而大学又能保护她的纯粹。

如今的颜宁,每天就是泡实验室、写写论文、玩玩微博,日子特别简单。

在实用主义的世界里,颜宁的天真挺了不起,这也是她制胜的法宝。

03

一个对学生温暖有爱的姐姐

虽然,颜宁在微博上是暴躁傲慢的形象,但我总觉得她内里是温暖的。

导师施一公提醒颜宁,面对学生时要端着点,身为教授,无心的一句话可能会对学生有很大的心理影响。

颜宁自己也说,和学生打交道是一门艺术,既不能和学生走得太近,也不能和学生走得太远。切记我们不是学生的玩伴,而是可以值得信任的老师,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

然而她自己又经常记不住这些为师法则。

一高兴就张罗大家玩《三国杀》, 带着实验室里的90后唱K。

由于结构性的问题,虽然女孩的在校成绩好过男孩,但最终留在科学界的女性很少,因此,颜宁对女性学生格外支持和关心。

一位非常优秀的女生在失恋之后一蹶不振,颜宁就拉她吃饭跟她谈心,帮她走出阴影;

一位博士二年级的女生在男友出国之后想放弃学业,颜宁就鼓励她联系出国合作项目,事业生活两不误;

一个实验室的女生,马上就要出成果了,却碍于社会压力参加招聘,不继续读博和科研,爱才的颜宁虽然十分惋惜,还是决定遵从学生的选择。

今年,颜宁42岁。

在科研界,这是刚刚而立的好年纪。

有人说,颜宁不像科学家。

颜宁自己说——科学家本来就不是定型的。

我周围有自组乐队的科学家;有沉迷天文摄影的生物学家;有整天紧张的科学家;也有很放松的科学家;有长得比艺术家还像艺术家的科学家;也有非常时尚的可以做模特的科学家;大家对科学家不应该有一个刻板认识。

前几天,我看到阿里颁发给10位青年科学家每人100万元的奖金。

其中,浙大光电学博导赵保丹才29岁,是名副其实的“后浪”。

我看了下赵保丹的采访,真的是好可爱的一个妹子阿。


一身粉红色公主泡泡裙,PPT上还插入了一个萌新娃娃,这样的博导真简直不要太可爱

穿着粉红色娃娃领的公主裙,头发上别着一枚胡萝卜卡子,戴着阿拉蕾一样的圆框眼镜,每天都会玩蚂蚁森林,喂蚂蚁庄园里的小鸡,最爱的明星是胡歌,从《仙剑奇侠传》到《如梦之梦》,一个不落地追剧。

赵保丹笑嘻嘻承认自己比学生还幼稚,俨然又是一个跟颜宁一派的女性学者。

去年,颜宁开设了Women in Science论坛。

颜宁说,做论坛的初衷并不完全是鼓励女性做科研,更是希望每个女孩子都要勇敢地去做自己。不论自己做什么选择,都是经过独立思考的,遵从自己的内心。

只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科学界,才会鼓舞和带动其她女性的选择。

也希望社会能够对女性科学家友好一些,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期待看到越来越多的、各具风采的屠呦呦吧。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