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信息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疫情资讯
胡歌去了趟戈壁,归来后发现世界竟被疫情糟蹋成这样了
2020年7月03日    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前段时间,胡歌一度消失了。

直到5月20号,胡歌发了一条微博,我们这才知道,

在网络上不见踪迹的这段时间,

他又去做公益了。

(图源:微博)

这次,地点是G7公路,连接北京和新疆,是目前世界上穿越沙漠最长的高速公路。

在这条路上,有最美风景,也有令人胆颤的荒漠化景象。

由于公路横跨几百公里的沙漠无人区,如果不治理好沙漠,公路很容易被掩埋。

艰苦的环境中,有一群人,用生命在守护这条公路。

胡歌走进他们,种下了一颗胡杨树,带来了一些故事。

内蒙古额济纳旗,82岁的班都爷爷便是其中一位。

他在当地土生土长,见证了环境的变化。

班都爷爷小的时候,树木茂盛。

后来河水逐渐干涸,树死光了。风沙越来越大,树林变成了沙漠。

几十年间,班都爷爷挖了很多口井,因为有水源才能种树。

眼看着好不容易干涸的河有了水,树木长了新芽,耷拉着的骆驼峰又立了起来,

班都爷爷用沧桑的声音坚定地说:

再多困难我都不怕,我最怕没有水;

我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很年轻;

我渴了树(胡杨)也渴,我只要还有一瓶水的话,都会留一半给它。

和班都爷爷一样,倾其全力种树的还有守护黑城遗址16年的苏和爷爷。

现在的黑城,是西夏时期的黑城,是目前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一座古城遗址。

如果沙漠化得不到缓解,黑城将会消失。

苏和爷爷说:

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就想在我还能走得动的时候,

多栽几颗梭梭树,把黑城的沙害,近一步治理好;

把这片林子留给后人。

虽然这个地方看起来条件差,但你一旦呆了十五六年以后,

你就离不开了;

一旦我走开,这些林子怎么办。

告别苏和爷爷后,胡歌又继续向前。

他遇到了从幼儿园教师的岗位辞职回牧区种树的珠拉,在那里,还有她的丈夫。

他们一边放牧一边种树。在5000多亩的戈壁滩种植梭梭。

他们给年迈的公公婆婆在城里买了房子,

夫妇俩就生活在牧区。

珠拉说,她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拼了命地干活,

她从不后悔,觉得和丈夫就是新时代的新牧民;

她的梦想是和丈夫一起,在这样条件艰苦的地方,

不放弃牧区,建设好家乡。

一直以来,生态破坏,对环境、生存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胡歌见过这一切后很感慨,他看到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用行动在守护着我们共同的家园。

他们为保护G7公路,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视频的最后,胡歌的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我。

他呼吁大家重视环保。

胡歌说,所有的伟大,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即使自知微小,却依然勇于去改变。

也是因为这样,胡歌选择在G7公路上种下一颗胡杨,

未来当这颗树长大,当这些树长大,G7公路会一直美下去。

地球是圆的,生态链是环环相扣的,班都爷爷、苏和爷爷、珠拉夫妇守护的,

不止是他们的家园,更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世界总是时常令人嘘嘘,这边种树人为了一抹绿鞠躬尽瘁。

另一边,疫情已经将自然划成了两个世界。

新冠疫情已经几乎把全世界打趴下了,各国社会都进入不同程度的扰乱之中。

光一个美国就有250万感染,还有爆发式增长的巴西和印度。

而疫情下,更多的令人担忧的事情发生了……

近日法国非营利组织OpProté Mer Propre却给世人敲醒警钟:

这场疫情,正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加糟糕....

法国非营利组织OpProté Mer Propre是一个旨在清理海洋垃圾的公益组织,常年在法国的海滩捡垃圾。

而最近他们在海岸边发现了令人惊讶的变化,

以前他们见到的垃圾基本上都是轮胎、废弃酒瓶、塑料袋等等,

而最近他们在海岸边发现了大量的口罩、消毒水瓶和塑料手套。

在其中一个海滩边捡到的垃圾中,有一多半都是疫情防护用品。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如果仅将1%的口罩以不正确的方式处置并散布在大自然中,那么每月将有多达1000万个口罩污染着环境。”

而且由于这类一次性口罩是由聚丙烯等不可降解的材料制成,这些医疗垃圾可能几百年内都无法被海水降解。

更糟糕的是,有些口罩会渐渐分裂成一些细小的塑料微粒,被海洋生物吃掉,最终会通过食物链吃到人类的体内。

最终,那些将口罩手套扔进海洋的人类,会有一天自己吞下苦果。

在一些国家,人们急切地复工复产冲向海滩,也把口罩消毒水瓶这些东西带到了海滩上。

而他们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疫情防护用品比平日里用的那些塑料制品对海洋的危害更大。

这些大量的医疗垃圾从生产那一刻就没有考虑过用随处丢弃这种方式的处理。

它们如果得不到妥善的处置,通通会指向可怕的白色污染。

这些塑料制品的原材料从自然界来,由人类制造,最终归结自然却不容易被大自然消纳,从而影响大自然的环境。

塑料制品的主要来源是濒临枯竭的石油资源,理应尽可能地回收,

但是,再回收再生产的成本远高于直接生产的成本。

这导致了,在现行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塑料再回收变得难以实现。

最常见的塑料垃圾处理方式是填埋和焚烧。

(图源:前瞻经济学人)

也许,生活在城市里的我们还没有感受到白色污染到底带来了多少危害。

有许多其他生命已经深受其害。

海洋生物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2018年,有科学家对超过100只海龟进行检测,发现每只海龟体内都有塑料污染物。

鲸也会经常误食塑料垃圾,有人在一头鲸的胃里发现了40多公斤的塑料垃圾。

令人心碎。

下图是一只可怜的信天翁幼鸟的尸体,小小的它肚子里满是垃圾,它把塑料垃圾当做食物,

最终因为消化系统无法分解这些塑料垃圾而死。

鲨鱼被渔网缠住,活活被绞死。

作为海洋霸主,在人类制造的垃圾面前,也是如此的脆弱无助。

这是另外两只海狮被塑料垃圾缠住,看着它们无助的眼神,痛苦地呐喊,谁来救救它们?

......

看到这些照片,知道了它们的遭遇,心里真的很难受。

如果不是亲自求证,很难想象我们随手使用、丢弃的一次性餐具会对这个地球上的其他生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而且,这个影响还是不可逆的。

疫情期间,北极圈也陷入了巨大危机之中。

上月底,俄罗斯发生了史上最严重的柴油泄露事件,2万吨的柴油向北极河流流入。

诡异的血红色“毒液”令人触目惊心。

造成这一切的,是俄罗斯一家叫诺里尔斯克镍(Nornickel)的公司。

在西方媒体的爆料之下,这家公司的恶行才被公之于众。

处理这些污染需要经过十年的时间,花费高达数十亿美元。

对于北极生态圈的影响更是不可逆转,难以想象多少生物会面临灭顶之灾。

可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

这家诺里尔斯克镍公司又被媒体爆料——

正在制造另一起震惊世界的污染。

他们正在将处理完重金属的有毒污水排进西伯利亚的冻原、湖泊、河流…

据消息人士透露,工厂排出的污水量在几小时内就可以达到6000立方米。

环保组织在工厂的“后院”发现了震惊的一幕,

白色的污水未经处理,源源不断地从水管中流出,排向河流。

污水的排放量几个小时就高达6000立方米。

排水管伸至西伯利亚冻原,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将工业废水排放。

表面上丝毫没有任何现象,但是地下水已经被污染。

足足有一个14.29米深的一个标准篮球场的体积。

诺里尔斯克镍公司的恶行还没完。

排完废水之后,又被媒体爆料排废气。

一个工业废料填埋场自燃起火,正在向大气排放有毒物质。

环保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做一模一样的事,而是每个人找到合适自己的方式,在不同情况下作出调整。

其次,我们是不是可以思考生活中如何去除掉一些没有必要的繁琐?

比如,现在的许多快递和外卖都存过度包装的问题...

真的有必要吗?

这样的资源浪费带来的后果我们可以承受吗?

而在这次疫情之后,世界仿佛更是分化。

有人在沙漠常年植树,有人在制造更多的垃圾。

从人类简史来看,这个世界是瞬息万变的,

人类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如果肆意破坏环境,最终人类只会自食恶果。

歌词里唱的:这个世界,随时都要崩塌。

我们能做的,就是对大自然的敬畏心,多一些再多一些。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