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信息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疫情资讯
留学生回国隐私遭泄露,还被人发微信诅咒!
2020年6月13日    来源: INSIGHT视界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新冠疫情在全世界爆发之后,留学生的回国路变得难上加难。

回国前,要经历疯狂刷票却遭疯狂取消的跌宕起伏,回国后,要面对各种各样意料之外的隔离问题和状况,比如,隔离酒店令人堪忧的卫生条件,高昂的价格等。

最近,在隔离期间又爆出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一名留学生在集中隔离时,个人信息却在千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被完全泄露,并由此遭到了源源不断的骚扰和谩骂。

隔离期间个人信息彻底泄露

6月1日,孙同学从欧洲出发,经马来西亚回国,最终落地广州。

之后,孙同学就和所有疫情期间回国的留学生一样,乖乖地待在安排好的酒店,进行14天的集中隔离。

眼看着半个月的隔离器已经接近尾声,来不及庆幸,孙同学就发现自己个人信息(包括父母居住地的住址)竟然全部被泄露了!!!

6月11日,隔离期间闲来无事的孙同学打开了自己很久没用过的微信小号,却意外发现,这个几乎不为人知的微信号,突然多了十几个新的好友申请?

要知道,孙同学并没有和太多人说过这个微信号,甚至连该微信绑定的手机号码都是多年前借来的,目前连孙同学自己都不知道该手机号的使用者是谁。

一脸懵逼的孙同学,随手通过了几个好友申请。

一位自称是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办公室工作人员的人,一通过验证便直接发问:“你现在在哪里?”

由于看对方是政府工作人员,孙同学很礼貌地回答了对方的问题,表示自己人在广州。

在聊了几句后,孙同学才通过对方的信息了解到,是当地的出入境相关部门将孙同学的信息发到了他们单位,认定孙同学的手机号定位在了乐安县鳌溪镇,要求找到孙同学本人。

随后,该工作人员似乎也意识到了当地工作的失误,于是……立刻把孙同学的微信小号给删了。

既然提到了出入境相关部门,孙同学随后找到了该单位的联系方式,但对方一口否认曾收到过孙同学的个人信息,泄露也无从谈起。

这种说法,和乐安县政府办公室完全矛盾。

同时,孙同学又询问了其他人来加好友的原因。

这一问,可把孙同学吓到了。

通过一张微信群的聊天截图,孙同学才发现,她的所有个人信息都已在江西省抚州市乐安县相关微信群被曝光了,甚至已出现了大范围传播!!!

得知自己的个人信息遭泄露,且被大范围传播之后,孙同学立刻向隔离所在地的广州警方报了案。

广州警方十分配合,了解事情经过之后,要求孙同学在隔离结束后,本人亲自前往派出所做笔录。

但在孙同学联系江西乐安县相关部门的时候,却遭遇了重重困难。

通过互联网搜索,孙同学先是找到了乐安县警察局的电话,但多次拨打都是无人接听。

广州到乐安县的距离,将近700公里

之后,孙同学又搜到了乐安县政府办公室的电话。

这次倒是有一位男接线员接听了电话,但听完孙同学询问乐安县是否有泄露她个人信息的情况之后,这名男接线员竟然回复了一句:“我也可以编造一个个人信息啊,这个我们没办法负责。”

言下之意,就是说每个人都能编造假信息在网上传播。

这是什么无脑言论?而且在孙同学被泄露的信息中,除了手机号和定位不是她的,其他所有内容都是真实的,也不能称之为“假”吧?

经历了一番波折后,孙同学终于联系到了一名乐安县鳌溪镇政府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陈主任。在电话沟通中,陈主任请来了鳌溪镇的镇长。

令孙同学没想到的是,这位镇长的态度极其恶劣,不仅一度对孙同学进行训斥,还扬言“为了避免危害县城,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而孙同学提出的鳌溪镇要对当事人个人信息被泄露后的影响负责、出具书面道歉信,并彻查信息泄露源头,处理相关人员的要求,这位镇长全程都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直到最后,鳌溪镇镇长依旧是以给孙同学恩赐的语气,承诺了会在当地政府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辟谣信息。

但是,孙同学曾要求对方在辟谣文章中,加入要求停止骚扰当事人的内容,最终的澄清声明中却并没有相关内容的呈现。

直到今天,孙同学的微信小号依旧有零星几人在申请好友。

骚扰者:

“你们败类”“祝你家早日死光光”

在和乐安县政府工作人员沟通的同时,孙同学的微信小号接到了源源不断的陌生人好友申请,而这些人一加完好友,就开始对孙同学进行质问,甚至破口大骂,语言极其恶毒。

还有一位名叫陈琼的女士,在加了孙同学微信小号好友后,直接质问孙同学的个人信息,并要求孙同学把身份证照片、定位以及详细家庭住址统统发给她。

见到如此严肃的要求,孙同学还以为这也是一位政府工作人员,于是便把自己的身份证拍照打码,只留下住址前几个字才发给对方。

但陈琼女士并不满足于此,非要孙同学不打码的身份证照片。

这时,孙同学才有所警觉,便质问对方是否是执法人员,有无执法证明。

而遭到质问后的陈琼女生却突然如同被抓住软肋,立刻删除了孙同学的好友……

陈琼女士朋友圈截图

莫名其妙被骚扰了一整天,还要被无端质问个人信息,这种事发生在谁身上都得火冒三丈。

孙同学也气不过,于是通过陈琼微信签名中的手机号码进行联系,得知对方和此事毫无关系,只是来凑热闹,骚扰孙同学的。

而且在沟通过程中,陈琼更是直接开骂——“在国外深造、读书、赚钱的人都丢了中国人了脸,疫情期间回国的都是败类,是想害死中国人!”

甚至还让孙同学摸着良心扪心自问?

回国的留学生们都在严格遵守防疫要求,并无半点错处,反倒是泄露留学生个人信息者和骚扰者们,应该扪心自问,还有良心吗?

最后,孙同学的母亲也联系到了这位陈琼女士,对方这才委屈巴巴地表示自己“只是孩子的母亲,担心孩子的健康安全”。

关心孩子的出发点可以理解,但还是希望这位母亲,能够给自己的孩子以身作则,不要竖起一个“骚扰者”的反面典型。

究竟是谁泄露了留学生的个人信息?

令人遗憾的是,泄露个人信息这种事情,早已不是第一次发生。

早在国内疫情爆发之初,上百名武汉返乡人员的个人信息就曾在互联网上大范围传播,并造成巨大影响。

许多早在寒假就回到家乡的武汉大学生,莫名其妙的接到上百个电话,只得每天躲在家中不敢出门。

大家积极关注疫情相关信息,提高警惕是对的,但是,对当事人的个人信息四处传播,并进行人身攻击,无论站在哪个层面,这些都是说不通的。

即便孙同学微信小号所绑定的手机号定位真的出现在了鳌溪县,当地政府需要找到当事人,那么也只需要公布她的真实姓名和乘坐航班号,又何须连带身份证号、家庭住址一起曝光呢?

更令孙同学疑惑的是,被泄露的信息中提到的手机号,并非她本人所用手机号。

回国期间,无论是打卡国际健康码,还是入境、隔离时填写联系人电话,孙同学用的都是自己欧洲的手机号码或者父母的联系电话,从未使用过这一号码。可以说,除了绑定了孙同学的微信小号之外,被泄露的手机号和孙同学再无半分关系。

那么,整理出孙同学个人信息的人,又是如何将这个手机号和孙同学的其他信息相关联的呢?

目前,虽然事情的真相还没查清,但乐安县鳌溪镇政府已经发布了辟谣声明,骚扰孙同学的人数也越来越少,这件事可以说是略微告一段落。

但是在孙同学询问当地调查进展时,乐安县政府的不同部门则开始了不断的踢皮球。

乐安县政府办公室表示,是因为收到了出入境相关部门的通知和孙同学的个人信息,要求找到孙同学。

乐安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却表示,从没收到过孙同学的个人信息。

乐安县防疫工作小组倒是承认收到了孙同学的相关信息,但表示仅仅工作人员内部小范围传播,并没有泄露和扩散。

没有一个部门认为自己工作出了纰漏,这也让孙同学个人信息遭泄露的这件事变得愈发扑朔迷离。

最后,孙同学表示,留学生们今年的回国路已经很不容易了,回国后如果也遭遇了相似情况,一定不要忍气吞声,应当立刻报案,积极发声!

希望留学生们都能顺顺利利回国,此类糟心事件可以不再上演。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