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信息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体娱明星
汤姆·哈迪演“卡彭”,何时能撕掉“喃喃自语”的标签?
2020年5月22日    来源: 新京报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卡彭》5月12日在线上播放,影片中充斥着神经质到精神错乱的喃喃自语式台词,这绝对会令饰演卡彭的汤姆·哈迪兴高采烈,这正是他的长项,比如“深夜偷偷打电话报警”镜头,卡彭:“我要找警察,我认为我可能被绑架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他们手里有武器……我都不是我了……我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也不认识这儿的人,一个也不认识……是这样的,我住在一个农场里……不我不在农场里,是在一栋房子里!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得挂了。”

《码头风云》中的马龙·白兰度与《卡彭》中的汤姆·哈迪。

汤姆·哈迪在影片《卡彭》中饰演“喃喃自语”的传奇黑帮首领卡彭。

如果说马龙·白兰度含糊处理台词的方式是在努力体验和试图找出“我在说话吗?”的背后清晰理由;再到罗伯特·德尼罗,那句经典演绎的即兴自语台词“你在和我说话?”,人物性格刻画生动而又水到渠成;而到了汤姆·哈迪这里,他似乎沉浸在自己刻意营造出的角色疏离感中难以自拔,在对着空气不停拷问自己“我在和谁说话?”,当然,所谓的答案对于他来说并不重要。

《卡彭》和《毒液》的主演汤姆·哈迪一直在践行着“白兰度方法派”演技,但可能他饰演的角色大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给观众留下一个怪胎印象,如果他有时可以克制标志性的“喃喃自语”式表演,他可能远比现在更有人气,换句话说,他将重归人类。>>>汤姆·哈迪新片《卡彭》发布预告,5月12日上线流媒体

白兰度是“喃喃自语”式秀台词演技老祖宗

在20世纪50年代,“喃喃自语”这个词被固定在马龙·白兰度这个名字上,这有几个原因。白兰度从他1950年出演的第一部电影《男儿本色》开始,为好莱坞带来了一种自然主义的新表演模式——方法派,这种革命性的方式不仅改变了电影,而且改变了整个世界。 那些习惯于听到电影里每个演员都大声说出他们的对话的人根本听不懂白兰度在说什么。

白兰度在《码头风云》中饰演特里·马洛伊。

除此之外,白兰度还饰演了一些以前从未在好莱坞电影中出现过的角色——最著名的是1954年影片《码头风云》中的特里·马洛伊,一个口齿不清的底层混混。这不仅仅是一场演技革命,而是一场美国的“谁来当英雄”的革命。如同评论所说,白兰度低调即兴演讲很出彩,而他充满磁性而又含糊不清的嗓音其实就是“革命”的一部分。“新的英雄是那些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人(至少不能用语言),这是他们蹒跚的、破碎的灵魂之美的一部分。”

德尼罗、奥德曼和丹尼尔·戴·刘易斯的“不羁”台词功力各擅胜场

《穷街陋巷》与《出租车司机》剧照。

十几年后,当新好莱坞一代演员初具规模时,许多在白兰度方法派光环下长大的演员都被那些原本处于边缘的角色以及他们“不羁”的说话方式所吸引。罗伯特·德尼罗是第一个将白兰度的表演奥秘更新到下一代的人。他对白兰度的态度就像后浪对前浪的尊敬中混杂挑战一样。

在1973年的影片《穷街陋巷》中,他以碎嘴子、戴着猪皮帽、系着宽领带,搂着两个年轻女子的手臂向前踱步的方式来演绎小人物乔尼,很符合片中随时准备逃跑的躲债小子身份。评论家认为,这个“话痨”形象已经超越白兰度的方法派式的范畴,德尼罗恰如其分地完成了他成为70年代白兰度的第一个伟大的亮相! 随后德尼罗在1976年影片《出租车司机》中饰演越战退役士兵特拉维斯,片中他再愤世嫉俗再具有时代创伤感,最令人难忘的镜头却不是他最后的“替天行道”式大开杀戒,而是他对着镜子喃喃自语“你在和我说话”的沉浸式体验。

《开放的美国学府》《席德与南茜》与《我的左脚》剧照。

德尼罗之后,一批新一代“白兰度台词式演技”的浪潮出现了,比如肖恩·潘,他的第一部白兰度式表演是在1982年影片《开放的美国学府》中饰演浑浑噩噩的花花公子杰夫,轻佻粗鲁的台词令形象增辉不少;但在1983年影片《坏小子》中,他饰演的不良青年米克反而是以一种野性的态度代替了语言。

加里·奥德曼在1986年影片《席德与南茜》中饰演朋克青年席德,配合着神经质而又迷茫的台词,他“有板有眼”地在银幕上诠释着什么是怒放和自毁,这是他可以写进影史的伟大表演。

丹尼尔·戴·刘易斯有着上流社会血统,是少有的融合白兰度开放式和劳伦斯·奥利弗严谨式表演辩证美学的演员,在1989年影片《我的左脚》中,印证了戴·刘易斯天才的表演绝对是白兰度方法派的精髓所在。他饰演坐在轮椅上的基提几乎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但刘易斯仅凭窒息、痛苦、咬牙切齿的声线,就完美刻画出角色身残志坚的精神和内心世界的丰富,他也凭借此片获得表演生涯第一座奥斯卡表演奖杯。

汤姆·哈迪何时能撕掉“喃喃自语”标签

英国中生代演员汤姆·哈迪出生于1977年,不论年龄还是台词处理方式上,他都像是白兰度的孙子或者是曾孙,其实他靠祖上余荫完全可以过上幸福生活,但他似乎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另起炉灶。

《失控的布朗森》剧照。

只要观众注意,会发现哈迪饰演的角色似乎一直在喃喃自语。哈迪在2008年影片《失控的布朗森》中饰演英国最臭名昭著的暴力罪犯布朗森时,除了经常借助于拳脚肢体语言外,神经质的喃喃自语也令人不寒而栗。当他在地下黑拳界肆虐时,其毒话如鞭,甚至会将德尼罗在《愤怒的公牛》中饰演的沉默拳王杰克·拉莫塔撕成碎片。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剧照。

哈迪在2012年影片《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饰演一直带着面罩的恶棍贝恩,而哈迪再次用喃喃自语含糊不清的嗓音成功抢戏,有评论说贝恩嗓音邪恶诡异“甚至令《星球大战》中的达斯·维达都相形见绌,后者嗓音简直太小儿科,犹如‘机器猫’在卖萌。虽然一半的时间你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好吧,就是酷! ”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剧照。

等到2015年影片《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中,麦克斯这个前半部分基本没有台词的角色基本等于是为哈迪量身定做,仅有的台词也是 “低音炮”式的喃喃自语。而正是这种沉默中的疯狂,令他接力了梅尔·吉布森版麦克斯狠话连篇的角色特点,把麦克斯塑造成了一个看起来就像做了一个脑叶切除术说话含糊混乱的暴力天才。

《毒液》剧照。

随后,哈迪在2018年影片《毒液》中饰演一名有线电视新闻记者艾迪,但仍然想办法让自己的喃喃自语听起来像烂醉如泥。(那是在艾迪开始和一个外星怪物分享他的身体和大脑之前)。

《卡彭》剧照。

在新片《卡彭》中,哈迪选择用低沉的声音演绎传奇黑帮首领阿尔·卡彭,他一直在含糊嘟囔,听起来就像他的声带被烧焦了一样。哈迪认为他掌握了处理卡彭声音的关键——卡彭从来不说有趣的话,心狠手辣话不多,所以这次哈迪再次将喃喃自语尽情发挥,可惜剧本的先天缺陷和导演对节奏的失控,令影片如同卡彭的低语呢喃一样充斥着“失禁”式的尴尬。但哈迪仍将他对处理一切神秘角色的方式归结为——花样百出式地自说自话。

他是一位努力的演员,他沉迷于用自身的体验去塑造角色,他认为已经传神的表达出角色应该说的人设话语,但有时会被认为“不说人话”。有评论说可以把这叫作白兰度学派的反证法,“将白兰度式的演绎减去了人性”。

《洛克》剧照。

对于汤姆·哈迪处理台词方式的是非争议一直存在,然而,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你让汤姆·哈迪的影迷们按照喜好对他的表演进行排名,很多人放到第一位的电影是2013年影片《洛克》,这部电影完全是哈迪晚上开车沿公路行驶,用免提电话与一个又一个人交谈,用温柔的语调串联起一系列故事。 哈迪对于表演如此投入,台词功力也如此娴熟,以至于在《洛克》之后,观众甚至认为他能饰演从哈姆雷特到外星人的任何角色。哈迪现在似乎也坚信,哪怕是角色无意义的对话或喃喃自语,都是他在对男子气概不断进行开放式的创造 。

《敦刻尔克》剧照。

活在自我中的汤姆·哈迪似乎并不认为自己在演戏——甚至不认为自己在银幕上演的是活人——除非他在饰演一些缺乏自我表达能力的粗暴野蛮人。喃喃自语式表演令他感到挑战的快感。在当代,他算是一位严肃的表演艺术家,用超出常规的表演继承白兰度方法派的风格。这位走极端的演技派,在《敦刻尔克》中甚至不用台词,只用眼睛表演就令人难以忘怀。

并不是我们不喜欢汤姆·哈迪,在中生代演员中,他是有自己表演风格的。但如果他想要突破自己的“喃喃自语”天赋,他就需要重新加入人类社会。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