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信息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疫情资讯
新冠改变了世界!疫情之下还要不要移民加国?
2020年5月18日    来源: 今日加拿大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疫情影响下的世界是否还应该移民?留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是否更加稳定安全?未来海外能否有排华或者其他危险?



来源:大伟探秘加拿大

从春节到现在,疫情在全世界肆虐。疫情改变了很多,有可能是我们的事业,我们的健康,我们的生活轨迹,甚至我们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

我是纪录加拿大移民生活的博主,也是一名移民顾问,疫情期间我更是见证了很多人对于移民的彷徨与犹豫。

疫情影响下的世界是否还应该移民?留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是否更加稳定安全?未来海外能否有排华或者其他危险?

这些恐怕是眼下每一个移民申请者绕不开的问题。

移民并不适合所有人

随着自己移民时间的增加,接触到越来越多的移民申请者,我越发的意识到移民并不适合所有人。甚至可以武断的说,移民并不适合99%的人。

虽然我一直希望把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推荐出去,但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同的,“汝之蜜糖,彼之砒霜”。更何况移民的道路充满曲折与挑战,能够走到最后的人少之又少。

语言的障碍、以及移民法律政策的复杂,极大的增加的信息的门槛;留学移民、投资移民、雇主移民高昂的费用,也是眼前最直接的考量因素;父母的担心、夫妻的分歧、再加上朋友和社会上的不理解,时时刻刻都在打击着移民的热情;用年来衡量的等待时间,更是耗尽了的耐心,更不用说时间带来的变故。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移民是人生中最重大,也是最艰难的一次转型。

此次疫情的蔓延,更是改变了很多。原来按部就班、逐步升迁的事业可能遇到危机;家里的投资、房产可能缩水;国外疫情的严重程度,再加上各种针对海外华人的负面消息,更加增大了对未来的担心。

从个人小的方面说,越是在不确定的时局中,人出于本能会更倾向于待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可以给自己和家人多一份安全感。

从世界的宏观角度,贸易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在最近几年一直有上升的趋势。而这次疫情更将改变世界,全球的国际化很可能会开倒车。美国、澳洲、加拿大、欧洲甚至东南亚都相继有歧视华人的新闻出现。

这些都是事实,移民本就艰难,面对突如其来的世界性变局,此时对移民产生担忧甚至放弃都是正常心理。这里大伟推心置腹的说一句,移民不是我们人生唯一的选择,移民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移民不单纯是为了便宜的别墅豪车,更不能指望从此过上终日享乐的退休生活,一时冲动。

不管是决心移民还是放弃移民,在做出下一步的决定之前,不妨回到最初的自己,问问自己那个最开始的问题。

回到最初的自己,为什么要移民?

为什么移民,这个问题我问了自己好多年,每每会有新的答案蹦出来。这也是人的本性,一旦做了一个决定,总会不断的找各种理由来证明自己是对的。

我的移民理由包括但不限于以下:

孩子的快乐成长;

孩子的教育资源;

居住和生活条件的改善;

更好的自然环境,更多的接触自然;

更简单的生活和人际关系;

医疗和养老的保障;

更多的时间,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更多的陪伴孩子和家人;

更多的收获健康;完善的社会福利,较小的生存压力。

总结的够全面了,但其实这些都是我移民之后才发现的理由,移民前我根本没想到这么多。扪心自问,我移民最大的动力,来自于那颗不安定的心。

我从小虽然不是个淘气的孩子,但骨子里总是有种离经叛道。说不出为啥,总觉得自己跟群体格格不入。中学开始每天骑自行车,自行车第一次给了我自由的感觉,能把我带到我想去的地方,从此埋下了环游世界的种子。30岁那年,终于梦想实现,一个人自行车环法,游历欧洲。

升职了、加薪了、买房买车了,有了孩子了,但我的心依然蠢蠢欲动。我不甘心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更不甘心已经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未来。

第一次北美的旅行让我深深着迷,当我开着车行驶过一片片森林、农田、沙漠、大海,那感觉就像是一直圈养的动物第一次见到了大自然。这里没人管你,甚至没人看你,更没人把你当做外国人。我游历过几十个国家,唯独在这片大陆上,真正的感觉到自在,第一次梦想在这里生活。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打击,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终于来到了加拿大。

当然,生活不只诗和远方,更多的是眼前的苟且。我和大王两个人工作,每个月还是攒不下一分钱。虽然没有大富大贵财务自由,但日子也过得丰富多彩。我可以每天陪伴孩子的成长,跟他一起学习一起打球;我也终于有时间看看闲书,追追美剧;我们一家冬天滑雪,夏天划船,还有数不清的hiking,camping。我学会了好多东西,简单的水暖工、油漆工、电工、修车工、园艺、木匠活都能干一些,最近居然连翻糖蛋糕都学会了。

原来公司里的年轻同事们凑在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假设地球上只剩下两个人,你选择跟谁一起生活。大家一致选择大伟哥,无论男女,因为跟着大伟哥饿不死啊。当时觉得好玩,现在看看自己的生活能力还真是不赖。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名利早已离我远去,可我活的多姿多彩、有滋有味。不是我活出了境界,更非我找到了生活的真谛;我之所以满足就是因为那个“最初的自己”,这样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我想要的!

加拿大还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在考虑移民的时候,我们除了担心未来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这个社会的安定,还有对移民的包容。

伴随着对加拿大这个国家更多的了解,我越发能够感受到加拿大的国民性,也就是国家的性格。

加拿大跟美国同属于美洲大陆,在地理上没有太大差别;两个国家由都是由土著的第一民族、后来的欧洲盎格鲁撒克逊人,以及近期来自全世界的移民组成。但这两个国家的性格却截然不同,其中相当大的原因是历史沿革所致。

美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推翻殖民地统治,靠武装、靠反抗而争取到的独立,并逐步发展到现在的个性。他们勇武、执着、拼搏、创新;但同时也不免傲慢、强势、有强烈的欲望和野心。社会属性上,美国虽然是多民族的移民国家,但他的价值观和国民性格却格外统一,其鲜明性甚至超过很多历史久远的国家。美国也为自己的统一价值观而感到骄傲。

而加拿大的历史就是一部“妥协”的历史,对法国妥协、对英国妥协、对内妥协、对邻居美国也一直妥协。正是“妥协”和让步,导致加拿大作为英国的殖民地上百年,在1982年才真正有立宪的法权,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国家(加拿大的第一部宪法是1867年由英国制定的《英属北美法案》,而这一年加拿大自治领诞生,也就是加拿大的建国日。1982年英女王签署加拿大宪法修正案,在原有宪法的基础上加入《权利与自由宪章》,在法律上脱离与英国的联系,正式确立加拿大作为主权独立国家的地位)。

但也正是因为妥协,加拿大才能在英国的统治下,一步步实现自主到独立;更因为妥协让加拿大联邦由最初的4个省发展到现在的13个省(自治区),实现国家的统一;也是因为妥协,让加拿大游走于英、法、美之间,更没有被美国吞并,维护了主权;还是因为妥协,让法国后裔的魁北克省没有脱离联邦,保持国家的完整。

说起历史来总是枯燥的,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些加拿大的特点。说起国民性,加拿大这个国家真是没什么特点,甚至可以用“沉闷”来形容。这也导致加拿大在国际社会的存在感很低,它很难登上国际新闻的头条,更没法引领世界的走势。不瞒你说,我在移民前,提起加拿大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几个词:白求恩、枫叶、多伦多,当然还有“别了温哥华”,再多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了。

但正是因为妥协的历史,以及缺乏鲜明国民性的特点,恰恰使加拿大没有包袱的负担。历史的包袱、宗教的包袱、种族的包袱、社会习俗的包袱,一概没有。当然,问题多少都会存在一些,但对比其他国家算得上的是轻装上阵。

你会发现,加拿大对一切人类正向发展的价值观,或者大多数的新鲜事物都极为包容。加拿大是承认同性婚姻最早的国家之一,是大麻合法化最早的国家之一,是全世界最重视环保的国家之一,是电动车最普及的国家之一。加拿大极为重视人权和人文关怀,但却没有美国“自由与民主”之间冲突和对立,所以就在最近,说禁枪就禁了,这在美国不可想象。

加拿大对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没有那么明显的区分,加拿大政坛上的重要力量,新民主党和绿党都是社会主义倾向的政党。虽然一直没能在联邦执政,但对轮流执政的自由党和民主党有着极大影响(目前温哥华所在的BC省就是新民主党执政)。而加拿大所谓偏右的保守党,放在美国或欧洲,早都左的不行了。

所以在加拿大,电力、自来水、天然气公司都是国有的,铁路是国有的(航空公司在80年代才私有化),汽车保险公司是国有的,电视台是国有的,甚至连90%的酒类商店都是国有的(这里的国有是一般化概念,不区分是联邦资产还是省资产)。

在加拿大经济中,还有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名词“转移支付”。就联邦政府利用税收来平衡各省、或各阶层人民之间的贫富,对贫困省份和人群给与大量补贴。你也可以理解,加拿大高税收高福利的道理了。所以,你要问加拿大是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我很难回答。

所有的这些特点,都让加拿大与美国存在着明显的区别。而更大的区别,体现在最新的移民政策上。

美国的强大,不管是经济还是文化上的强大,使其对移民的渴求变得不那么强烈,甚至开始排斥。道理很简单,从经济和文化的角度上,已经不需要大批量的移民了;而现有的因为移民导致的宗教、种族、犯罪等诸多社会问题,正在变得越发严重(当然这些问题主要由地理和历史原因导致)。因此,现在想移民美国除非是顶尖的学术性人才,普通人几乎无门。

反观加拿大,移民关系着国家的命脉。将近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仅仅3600万人口,是美国的近十分之一。没有人,说什么经济、文化、国际政治的发展都是空谈。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加拿大的10人以下的中小企业占所有企业数量的75%。受限于人口基数和过于分散,本地市场小、营销和物流成本高、融资能力差、拓展国际市场又没有实力,关键的关键还缺乏人才。这就导致大多数企业都是本地化的中小型企业,即使是创新型企业,也仅限于起步阶段的技术性创新,稍有发展后唯一的出路就是卖给美国或中国的企业。

人口少还不算,更要命的是出生率低,加拿大的出生率是1.5,也就是一个妇女平均生1.5个孩子。而如果想要满足人口平衡,出生率要达到2.1。加拿大并不是西方国家中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但却是最有紧迫感的。

如果没有移民,加拿大的人口将呈现负增长,老龄化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更不用说。从20世纪60年开始,加拿大开始大量的吸收移民,和美国不同(主要吸收南美裔,其中许多非法0移民),也跟欧洲不同(主要吸收北非和中东移民),加拿大向全世界敞开大门。

尤其从90年代开始,开始大量引入亚洲移民(中国、印度、菲律宾),一直到现在,平均每年吸引25-30万人。而且这个趋势非常稳定,从未有大幅波动。

现在加拿大,有20%的人口并非出生在加拿大。在多伦多和温哥华,有50%的人是一代移民,可以这两座城市是全世界最国际化的城市之一。拿我生活的大温地区边陲小镇白石南素里来说,王中王小学一年级,全班20个孩子,8个华裔,2个韩裔,2个非裔,1个日裔、1个东欧裔,你算算这个多元化的程度。

移民的重要性对于加拿大不言而喻,这并非是因为加拿大是圣母国家,它的移民政策完全是为经济服务的(难民的事情我们未来单独说)。既然处于经济的考虑,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也不断的调整完善,以至于形成现在的高度复杂和相对完善的,联邦和省的两级移民体系。

通过筛选的移民普遍素质高于本土居民,移民的平均年龄比加拿大平均年龄低7岁,本科以上学历的比例却大大领先。更重要的是,移民没有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越战期间大量引入的越南移民(难民)是加拿大移民史上的亮点,越南移民吃苦耐劳,迅速融入社会。人们开玩笑说,每个街角的商店似乎都是越南夫妇开的;20年后,似乎大学里最顶尖的学生,都是这些杂货店老板的女儿。

印度移民拖家带口,经常是一个人移民,把一个村子都能带来。但在加拿大西部,印度移民已经成为农业、运输业、建筑业的绝对主力。菲律宾移民同样能吃苦,许多社会基层的服务业都能见到菲律宾移民的影子。中国移民、韩国移民带来了大量技术人才,更带来了资本,尤其是重视教育,在各种学术竞赛和大学的顶级专业中,中东亚裔移民甚至占据多数。

所以说,不管是因为历史原因、社会原因还是经验原因,加拿大的移民政策已经深入血液。而随之而来的多元文化政策,开放包容的心态也是加拿大国民性的精髓。

种族歧义依然会有,哪个社会都有害群之马。更不用说人的本性中就有天然的,对陌生的、跟自己不同的事物的排斥。但放眼加拿大整个国家和社会,种族歧视决不允许发生,它的威力相当于一颗核弹,可以摧毁一个国家的结构与基石。

华裔在加拿大有180万人左右,占总人口的5%,是除欧裔外人口最多的族裔。简单来说,大规模歧视华人的事情在加拿大不会发生,人口基数和社会重要程度不言而喻。更关键的是今天你歧视了华裔,明天就可以歧视法裔、后天也可以歧视印裔、菲裔,韩裔.....

疫情的确带来很多改变,加拿大的经济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数百万人失业,国民经济很可能倒退。但,这是全人类的灾难,全世界也在共同面对。我坚信这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困难,包括加拿大在内的所有国家必然会重新恢复。

同时,疫情也给移民政策带来不小的影响,短期内的移民申请、出入境政策都有所波动,很多问题连移民局都没碰到过,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甚至今明两年的移民总配额,也很有可能小幅下降。

然而长期来看,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说,加拿大持续开放的移民政策绝不会变,而开放、多元、包容的国民性会越发凸显。

这并非我个人的预测,事实如此。

总结

说了这么多,并不是给大家吃定心丸,鼓吹移民。相反,如果疫情让你放弃移民,我觉得也是很明智的选择。移民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适不适合自己的问题。如果疫情让你认清自己想要什么,不盲从追风,绝对的好事。

另外一个角度,如果疫情影响下,你依然坚定,你依然怀揣梦想,那么勇敢的走下去吧。

世界从未改变,改变的只是我们对它和对自己的认知。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