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信息
疫情下我去了温哥华的急诊 原来是这样的画风
2020年5月17日    来源: 大伟探秘加拿大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这几天右耳一直不舒服,早上起来总有一段时间听不清东西。昨天忙活了一白天,下午发现洗手台上放着给孩子掏耳朵的耳挖勺,下意识的拿起来想掏一掏右耳。

没想到只掏了一下,突然感觉耳朵完全听不见了!赶紧把挖耳勺拿出来观察,耳垢没掏出来,但挖耳勺上面的硅胶套却不见了。很明显,那个软软的、小勺形状的硅胶套掉进了耳道。

一阵慌乱,赶紧再找来棉签再掏,谁成想这个错上加错的选择,棉签使硅胶套越陷越深,右耳已经完全听不见了。整个世界陷入一片混沌,脑袋嗡嗡作响。

事态到此已经不可能靠自己解决了,硬着头皮找大王帮忙,太没面子了。大王一听就着急了,赶紧找来所有能想到的工具,手电,挖耳勺,小镊子。无奈硅胶套陷的太深,连看都看不到了。已经无药可救,不可挽回......

我还算镇定,可大王慌了。异物掉到耳朵里可不是小事,可能会引发炎症,进而影响听力,时间长了没准还会影响大脑。大王决定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陪我去急诊。但我一万个不情愿,一是这件事太狗血了,来加拿大还没去过医院的急诊,没想到第一次是如此的不堪...... 二是现在还是疫情期间,去医院存在风险;三是早就听说医院急诊要排队,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能搞定,心中很大的不安。

大王在旁边不断的催促,王中王在旁边吓得不知所措,不住的问爸爸没事吧?

我还不死心,上网搜索附近的百思买有没有电子内窥镜卖,心想水管龙头下水道我都修过,耳道也是差不多的道理,只要有趁手的工具!

事实证明这想法纯属异想天开,电子数码商店根本没有这东西,亚马逊现在一周才能送货。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去医院了。坚决不能让大王也跟我一起冒险,一个人去!

大王和王中王眼巴巴的看着我开车出门,在家里祷告。

位于白石的和平门医院是离我家最近的一家综合性医院,科室很全,也有急诊,开车不到十分钟就能到。一路上开车感觉怪怪的,一只耳朵完全听不见了,另外一只耳朵变得极为敏感。路上的噪音显得更加刺耳,整个人也晕晕沉沉的,开车要格外集中注意力。

心中开始瞎想,怪不得都说盲人的听力非常好,因为神经都集中在剩下的听觉感官上。又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一只耳朵永远听不见了,对未来生活有什么影响。突然又想起,年初刚买了音箱,还没听几次,可惜以后欣赏不了好音乐了;然后又想到,那我也算残疾人了,以后是不是能申请个残疾人停车证,去超市就可以停最近的停车位了......

很快,和平门医院到了,疫情期间,停车场居然没什么人。停好车,抓起口罩,朝急诊大厅走去。

和平门医院不大,但也有一连串的建筑,急诊大厅入口临时只给救护车进出使用,普通就诊只能从医院大门里穿过。

医院进门处坐着一个带着口罩医护人员,每进来一个患者会首先问是否有发烧、咳嗽等症状。知道我是来看耳朵的,给我相信的指引去急诊室的方向。穿过走廊来到急诊室,挂号的空间不大,但没有一个人排队。玻璃后的护士首先再次询问是否有感染症状,有没有在一年内出过国。在得到否定答复,并了解我耳朵紧急情况后,开始给我挂号。

挂号护士的态度很好,但我心里越发的歉疚,这么大人了,耳朵里还能进东西,太狗血了。挂号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我出示医保卡,跟驾照一体,在磁卡机上一刷,姓名住址和联系方式都出来了。护士又问了一个紧急联系人的电话,然后打印出个手环给我带上。整个过程简短而顺利,只不过这时我只有一半的听力,隔着玻璃听不清楚,说了好几次 I beg your pardon......

之后另外一名护士把我领到旁边量血压和心率。这名护士就更nice了,大声的跟我说,我知道你听不大清楚,别担心,我会慢慢讲话(一定是我刚才挂号的时候说话太大声,被她听到了,你知道人听不清的时候音量自然提高)。护士的这句话看似平常,但一下子就让我紧张的情绪平缓了下来。那是一种被体贴和被照料的感觉。

护士小心翼翼的帮我量完血压(必经程序),然后一字一句的告诉我应该坐在哪里等候。等候区有三种颜色的墙壁,红色、黄色、和绿色,护士告诉我两遍,坐在绿色区等人念我的名字。

等候区是沙发椅,很舒服,有七八个患者等待。大多是受外伤的,虽然看似都不严重,但比起他们来我这实在算不上紧急。早就听说在加拿大看急诊要有耐心,排队四五个小时是常事,因为医院会按照病情的严重程度来安排优先级。我这狗血病情哪有人家受伤的重要,肯定有的等了。周围很安静,过往的医生护士也都很轻松,没感觉到疫情期间的紧张。索性的就安心等待,拿起手机读书、工作。

让我没想到的是,一个小时后突然有人念我的名字!这么快就到我了,真是出乎意料。

跟着一名年老的护士走进耳鼻喉科的诊室,护士问我具体情况,掉进耳朵里的东西。我怕解释不清楚,拿出那个倒霉的挖耳勺给她看,就是这外边倒霉的硅胶套。

每次说起病因,我都非常不好意思,但护士倒是司空见惯,估计更狗血的都见过。让我坐到检查椅上,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然后让我等待医生的到来。

十几分钟后,一位60多岁的女性医生急匆匆的赶来,肯定刚治愈了另外一个急诊病人。还是询问情况,我再一次拿出那个挖耳勺,不好意思的笑笑,这疫情当前的给人家添麻烦了。

医生不光和蔼,还很轻松风趣,说没关系,我们一起想办法把它弄出来。带上头灯开始观察,不知道这头灯的医学术语是什么,我们小时医生用的是带在头上的圆形镜子,可以把光线聚焦反射,中间有一个小孔眼睛可以看出去,现在换成这种主动供电的了。

医生很快发现了异物,问我是白色的不?我恨恨的说,就是它!回想起小时被欺负,找我表哥帮我报仇,碰到仇家时也是同样的语气。

医生拿出一个长嘴钳,打算把异物夹出来。

可是塞得太深了,根本够不到。耳道壁非常敏感,稍一触碰就有疼的感觉。医生不断在旁边小声安慰,我知道耳道是很敏感的,疼是正常的,你别怕,我会很小心的。一瞬间,老妇人的语气让我想起了妈妈,母亲在安慰孩子时不就是这样的么。心中充满了温暖。

一战失败,再试一种方法。医生出去让护士找来了特殊的吸管,都是真空包装的一次性医疗用品,看来是专门吸附耳道用的。长长的吸管伸到最深处,大力的一吸!天哪,我突然能听见了。吸力让紧密团在一起的硅胶有了缝隙,声音一下子进入耳朵,世界终于清晰了!我欢呼:The whole world is so clear!

可医生并没有放松,虽然异物挪动了些位置,试了几次但还是拿不出来。估计是我后来用棉棒捅的太深了,现在用棉棒太错误了,纯属二次作死。给医生和护士添这么多麻烦,实在是羞愧。

医生说,别担心,我们现在试第三种办法,给耳朵洗个淋浴!我刚刚恢复听力,没怎么听清,什么?还要淋浴?这是要多大的工程?

医生出去找护士了,留我一个人惴惴不安的等候。不大一会,那个更老的护士回来,拿着一件病号服,和一叠毛巾。进来就让我脱衣服,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脱衣服实在有些难为情。老护士解释道,一会要给你冲耳朵,水可能会流到衣服上,你也不想湿着回家吧,来快换上。

我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脱光上身。老护士已经是祖母级的了,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的帮我穿上后开襟的病号服。我心想多亏不用脱裤子,不然这病号服是铁定漏屁股的。老护士帮我在脖子处塞好了毛巾,又在水池旁放了一大摞,以防万一。走前还像个老奶奶一样,絮絮叨叨的嘱咐:一会就趴在水盆前,毛巾随便用,这个时候不能感冒。

一会,医生拿着“刑具”回来了,我感觉马上要遭受一次“水刑”。医生看出我的紧张,给我解释她的刑具,原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塑料针管,前面插着一个细长的硅胶管。原来好简单,就是用针管往耳朵里注水,把异物冲洗出来。

之前那么大阵仗,又换衣服又塞毛巾,搞得我以为要有大动作,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

我趴在洗手池前,医生熟练的把软管塞入耳道,开始冲洗。强烈的水流注入耳朵,碰到耳膜又反弹回来。虽然有些难受,但跟潜水时的感觉很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一次冲洗,无果。二次冲洗,无效。第三次冲洗,我突然感觉,一团东西顺着水流涌出了耳道!出来了,我兴奋的大叫!随着水流和异物的涌出,耳朵连同大脑感到清澈的洁净。

再看水池,除了那个倒霉的硅胶套,还有一大团脏东西,怪不得最近一直耳朵不舒服!

医生很严谨,示意我坐回检查椅,她又仔细的检查了耳朵,确认里面再没有东西。直到这时她才露出微笑,给了我肩膀一拳,“We made it!”。直到这时,一下午的进展情绪彻底离我而去。对医生感激道:“You saved my ear, you saved my hearing! Thank you!”

医生笑着跟我说,回家后耳朵可能会稍有不适,因为耳道壁很敏感,可能会有小的伤口,不过没事的,都是正常反应。临走时道,现在你可以回家了,我就不在着看你换衣服了。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感激的话好,只能发自肺腑的说一句,Take care, Doctor!

回家的脚步是轻松的,用右耳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清晰的听到家人欢呼雀跃。一场虚惊就这样顺利过去,而我也完成了移民加拿大后的第一次急诊经历,耗时一个半小时。

实话实说,我感受到了受宠若惊的尊重,从导诊的护士、到挂号护士、血压护士、治疗护士到主治医生,每个人都和蔼可亲,对我一个粗壮男人依然呵护备至。虽然她们都说英语,跟我在人种肤色上都有差别,但我却感到格外的亲切,自然,安心。即使在疫情期间,之前对医院那种恐惧也一扫而空,甚至还有想再来的感觉,心里热乎乎的。

虽然加拿大的医疗资源一样紧张,也同样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其中的人文关怀让我倍加感动。挺着腰板进去,挺着腰板出来,原来去医院也可以体面,也可以有尊严。

最后说一下费用,挂号费+诊疗费+医疗器械费+停车费 = 0。

来源:大伟探秘加拿大

----------------------------------------------------------------------

获取更多中医诊所、针灸、牙医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aspx?classid=83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