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每周罢工2天?!神秘人15万买多伦多各大报整版广告 怒怼教师工会
2020年2月07日    来源: 加国都市生活Daisy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教师工会的领导们正在拿学生的成功冒险。”

“孩子们不是棋子。”"国际象棋里才用棋子。

教师工会应该停止把我们的孩子作为谋取个人利益的棋子。”

这是2月1日与2日刊登在多伦多四大报媒——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 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国家邮报(the National Post) 和多伦多太阳报(the Toronto Sun)上的一份整版广告。

这份攻击教师工会的广告是由一个神秘团体投放的。随后把省政府也卷入了。

在2月6日全省范围的教师大罢工前夕,名为“旺市工作家庭”(Vaughan Working Families)的团体在4家影响力大的报媒投放彩色整版广告,内容指责教师工会领导人,在目前导致安省教师罢工不断的合约谈判中,以学童作为“筹码”。

广告中的女子拿着一张安省的学生成绩单,上面可以看到几处明显的语法错误。

星报的发言人简短地回应:“这件事情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其它三家媒体没有回应是谁购买了广告的询问。

星报说,他们同大部分报纸发行机构一样,编辑部门和广告部门都是独立运行的。

据行业消息,在上述4家报纸如此大举投放广告,花费可能超过15万元。

安省反对党NDP要求彻查到底是谁重金买广告。

反对党NDP的省议员Taras Natyshak认为这则广告代表省政府发声,指责是安省执政党保守党的支持者购买了这些广告。但是Natyshak并不能提供证据支持他的观点。

“这些广告是由一个匿名的、阴暗的、躲躲藏藏的团体购买的,”他说,“这件事非常严重。它直击我们民主的核心。”

Natyshak周一致函安省选举局(Elections Ontario)称,周末刊出的这些整版广告,违反了安省的选举支出规定,因为它们是在渥太华两个选区补选之际刊出的。

根据安省选举局的规定,任何在补选期间在政治广告方面花费500元或以上的个人或团体,均必须在安省选举局注册,第三方的最高支出上限是4,000元。纳提沙克认为,这些整版广告带有政治意向,应该属于政治广告。而其成本远远超过上限4,000元,“旺市工作家庭”因此违反了法律。

安省小学教师联会主席哈蒙德(Sam Hammond)则讽刺道:“喔!这些旺市'工作'家庭们可真有钱呀。”↓↓↓

政府方面回应:没有卷入。

安省教育厅厅长莱切(Stephen Lecce)办公室发言人说,政府未卷入该广告事件。

“政府对这些广告不知情,而且也不熟悉购买广告的团体旺市工作家庭。"

省长福特的办公室也否认同这份广告有关。当前,福特领导的省政府正同安省的老师们进行艰苦的劳资谈判。

每周罢工两天将成常态?

代表8.3万名会员的安省最大教师工会安省小学教师联会,在本周四组织了安省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全省范围内的大罢工,此外,本周各区教师还举行一天的轮流罢工。下周情况依旧,轮流罢工与全省罢工交替。

福特称收大量教师短信不愿罢工

安省各大教师工会与省府的合约谈判,仍然陷于困局,教师工会在本周再度展开轮流罢工,安省小学教师联会于周四还举行了一天全省罢工。另一方面,省长福特表示,收到大量“不愿罢工”教师的短信,但他不打算向媒体公开。

省长福特表示,他收到很多教师的短信称,不愿意参与劳资纠纷。但当记者要求省长办公室展示相关短信时,福特的新闻秘书耶利奇(Ivana Yelich)却说,不会公开那些短信。省长办公室又表示,无需为“不公开”的原因多作解释。

争议点在于加薪幅度。

省府与工会的主要争议点在于薪酬加幅;工会要求加薪2%,但省府在去年立法,规定公共机构雇员在未来3年内,每年的加薪幅度不可超过1%。

此外,工会亦坚持反对省府增加班级学生人数,并反对强制要求学生报读网上学习(e-learning)课程。

不过,省府早前已同意作出让步,班级学生人数由22人只增加至25人,省府原先计划增加至28人;此外,省府亦同意将原先规定的4个网上学习课程,减少至2个。但工会对此依然感到不满。

谈判曾经几乎达成。

安省小学教师联会(Elementary Teachers’ Federation of Ontario,ETFO)主席哈蒙德透露,上周与安省教育厅进行的谈判破裂前,双方已经达成1项协议。

但哈蒙德表示,政府谈判人员在最后一刻突然改变立场,并提出工会没法接受的提议。

他表示,双方在上周的谈判中,就3至4个关键议题一度达成协议。

哈蒙德指出,上周为期3天的谈判中,工资方面一直没有获得解决。

谈判破裂 互相指责撒谎。

安省小学教师工会与省府之间的劳资纠纷旷日持久,双方在中断合约谈判41天之后,于上周恢复3天谈判,结果仍是不欢而散,且双方均透过媒体公开指责对方撒谎,应该对谈判毫无进展负责。省府指责工会在薪酬上狮子大开口,而工会则否认薪酬是谈判的核心问题。

哈蒙德周二接受CBC电台访问时,指责莱切说:“这位厅长应该停止向家长和公众说谎。我可以毫不犹预地说,上周进行的谈判中根本没有提到薪酬问题。根本没发生过。这根本不是这三天谈判中的一个重要及核心问题。”

莱切则对此坚决反击,指哈蒙德的说法完全背离事实。“这是公然说谎。薪酬和福利问题当然在谈判中被提到。工会对不同问题有明确的优先等级。他们要求我们对福利做出大幅实质改善,并且提高薪酬,这是我们无法接受的。假使我们要在教育系统中投入更多资金,那也应该花在学生身上。”

谈判的交锋点。

哈蒙德表示上周的谈判之所以破裂,在于资方在上周五就教师聘用政策立场做出“第11个小时改变”( 11th hour change,指最后阶段突然变化) ,令工会无法接受。“很明显,政府不想达成协议,反而希望谈判破裂,以获得公众支持。”

莱切表示EFTO坚持必须按教师在工会的年资,而不是个人的能力进行聘用。这将使各地教局无法挑选到质素最好的教师。

哈蒙德表示,莱切在受访时强调工会坚持教师的薪酬问题。但是工会要求的主要是改善教工(education support workers)的工资与福利。他们的薪酬明显比教师要低。

除了薪酬之外,双方在其它主要问题上也是各说各话。哈蒙德指全日制幼儿园及增加特殊教育拨款问题也尚未解决。

莱切反复强调政府已正式承诺保留全日制幼儿园,并且以向工会致信的方式书面提交到谈判桌,这是政府为了展示谈判诚意而做出的让步。“工会应该停止为谈判缺少进展而制造借口。他们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哈蒙德指在合约中仍未加入明确的语言涉及这一问题。

教育厅长身处重压下。

安省NDP党领贺华丝(Andrea Horwath)呼吁福特撤换莱切。她认为,“作为省长,福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是唯一能够结束这场罢工、让学童重返课堂的人”。

贺华丝说,正因为如此,她呼吁福特“按下重置(reset)按钮,让莱切离开”。她还强调,省新民主党希望省府与教师工会,通过谈判达成一项集体协议,以解决目前的僵局。

福特办公室表示,目前没有撤换莱切的计划。

最受伤的是孩子和父母。

莱切说,安省教师的平均工资高达9.2万,在加拿大排第二,在世界范围内也是相当高的,目前安省80%的教育经费都补充在老师的工资和福利,真正在学生上的投资只有20%。

相关阅读:安省教师平均工资高达9.2万,凭啥频繁罢工?

这是一张GTA华人朋友圈里刷屏的图。各种滋味也只有当事的父母和孩子能体会。

最后,借用都市报专栏评论员杨凡先生的话来结尾:

“闹来闹去,最终倒霉的还是学生和家长,天寒地冻不说,学生无法上课,家长无法上班,耽误一天上班工资谁来给?教师工会要求工资涨2%,少涨1%都不干,可是,安省多少中小企业员工还是拿着最低工资,多少年都没有涨过工资?

安省教育体系自省府宣布改革开始,可谓是风波不断,而今又升级到罢工这一地步。由此可见改革之路道阻且长,目前看来遇阻的概率很大了。如今在安省各地,无论是教育系统还是医疗系统,充斥着低效与扯皮,民众的忍耐度已经到达极限。我们希望有人来改变这一切,但我们更希望制度的漏洞能够被填上,不应该再有任何人能够这样,毫不受限地凌驾于所有省民的利益与福祉之上了。”

来源:加国都市生活Daisy

----------------------------------------------------------------------

获取更多补习辅导相关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68.html

获取更多美术音乐培训等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65.html

获取更多本地公立私立院校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71.html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