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本地新闻
无面女鬼,哭泣人妻,红衣女子:温哥华三大女鬼
2020年1月06日    来源: vanco飞行社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话说...

温村的市中心,

算是咱们大温村最有城市样的地区了。

除了现代化的高楼林立外,

还有不少历史悠久的近代建筑,

尤其是Gastown那块都是成排的维多利亚时期的历史遗迹。

当然,房子老了自然故事就多,

故事多了流言蜚语也就满天飞!

小伙伴们如果坐Skytrain去Gastown,

肯定都是在终点站Waterfront下车的。

Waterfront车站的前身是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始发站,

该车站于1916年正式落成,

算是温哥华少有的货真价实的百年老建筑了!

(1923年的Waterfront站外观)

车站主体建筑主要是由四周几根大柱撑起,

天花则是由几根大梁纵横交错后呈现多个十字,

在风水学里,这算是最不吉利的十字横梁煞。

(1973年的Waterfront站内部)

在这样阴气重的建筑里发生些灵异事件那就不算稀奇了,

在1985年Skytrain正式通车后,

这座车站完美地从长途火车站变身成城市地铁站,

但一些老车站的遗留下的东西仍然置放在地下室里。

Skytrain通车后的第二年,

Waterfront站的保卫科来了个菜鸟保安名叫William Wilkinson,

他第一天来工作就值了个大夜班。

晚上Skytrain停运后,

原来人来人往喧嚣的车站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深夜的凉意和空旷的死寂笼罩着整栋建筑。

William巡视了一遍车站大堂后,

便去探视地下室里的几个屋子。

他打着手电筒,逐一查看每个粉尘积厚的昏暗房间。

最后就剩下那个走廊尽头的废弃厨房...

那个厨房就是当年用来给长途旅客准备丰盛食物的地儿,

如今屋子变成了一个储藏室,

堆积了一大堆闲置的物件和纸箱。

他开门后用手电扫了一遍没发现异常,

转身准备出去,

却从身后传来了有人打开纸箱的声音,

他回过头赫然看见一名身穿老式服饰的女人,

正从纸箱内拿出了一叠盘子,

出于职业本能,William用手电照着她的脸,

并命令她别动,放下手中的东西。

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看清这个女人的脸,

不管怎么用手电筒照都是一片模糊状,

她也不管William愣在那不知道该干嘛,

冲着他缓缓漂浮过来。

当然,William吓尿了,赶紧夺门而出,

跑回了保安室跟头儿报告了情况,

说自己在厨房那边看到了一个看不清脸的女人。

头儿不相信,说自己在那儿做了一年,

晚上都没见过老鼠更何况是女人,

说他可能是累了看错了眼,

就打发他回家好好休息。

回到家后,辗转反侧好久后好不容易睡着了,

William却在梦中又见到了厨房里的那个女人。

奇怪的是不止那个晚上,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出现在他的梦中,

在梦中他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她用她那双充满疲惫的双眼,

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更让他害怕的是,

虽然之后值夜班没在厨房里见到她的身影,

但是她还经常出现在他的眼角余晖里,

转头正眼一看,人影又不见了。

被这种灵异情况纠缠一个月后,

没有任何绘画艺术背景的William居然拿起了画笔,

回忆着他在梦中看到的那个女人,

一笔一画仔细地描绘起她的模样,

在完成画像后,他用精美的画框细心地把它裱起来,

并把它安放在那个厨房里。

自此之后,女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也没有出现在他梦里...

几年之后,William离职了,

来接班的年轻新保安从头儿那听说了William的故事,

他不信邪,

还说是不是把那画像挪到别的车站,

那个车站就真的会出现那个女人啊?

结果他还真的这么做了。

只是被置放的另一个车站并没有闹鬼,

而他在每晚睡觉时却开始跟William一样梦见她。

被这么折腾了几晚后最终他还是屈服了,

乖乖地把画像又放回了Waterfront车站里的废弃厨房里。

几年后,终于有人通过对比历史照片和那副画像,

发现原来那个女人是当年厨房里洗碗工Anne Marian,

那时由于赶着上班,

横穿铁轨时被刚进站的火车意外撞死,

而灵魂却一直徘徊在她的工作岗位上。

(Anne Marian,摄于1912年的温哥华)

而直到今天,

虽然废弃厨房已经被改造成另外的用途,

但那副画像却一直挂在那个房间的墙壁上,

按照老规矩,每个新保安新上任后,

都会到画像前虔诚地鞠躬问好,

“Hi Anne, nice to meet you here!"

其实那个时候,

被进出车站的火车意外撞死的人还真不少,

据说还有一个叫Hub Clark的商人也惨死于铁轨上。

而围绕着这名商人发生的故事,

就发生在Waterfront站旁这栋叫“The Landing”老建筑里,

它的前身是淘金潮时用于储存挖矿设备的仓库。

进入大门后,通过大堂,

一架钢琴旁就有一片落地窗,

在那可以看到整个Waterfront站的铁轨和整个温哥华码头。

听说,在去年圣诞节期间,

大楼里几乎没有人进出,

但管理员仍然是坚守岗位坐在前台。

那天晚上下着冻雨,

而这时钢琴的琴键像是被人按了一下,

发出一阵宛如钢珠撒向冰面,粒粒分明,颗颗透骨的声响...

等琴声静下来后,窗户边传来了女人的哭啼声。

他走近一看,

有一名女子穿着白色连衣裙,

身旁点着一根蜡烛,

盘坐在地上,对着窗外凄惨地哭着。

当他想在走近一步时,

却发现自己好像被点了穴那样动弹不得,

连想说话都特别困难。

只听那女子的抽泣越来越凄凉,

渐渐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哀嚎痛哭,

嘴里还时不时提到“Hub”这人。

还没等管理员反应过来,

女人便起身,握着蜡烛,走出大门,消失在黑夜里。

而女人原来坐着的位置,

留下了一滩冰冷的水迹。

后来,据“Ghostly Vancouver Tours” 的老板Stephanie Watts分析,

那名女子可能就是Hub Clark的老婆,

当年Hub被火车撞死时正好也是冬天也下着冻雨,

意外发生后他老婆冒着雨赶往现场,

却也在Gastown的Water St.上意外发生了车祸而去世...

距离那么近,只差那么一点点却无法看到彼此。

她仍然放不下心,想要见丈夫最后一眼,

所积累的怨念就一直徘徊于此,

所以她的灵魂就一直守望在那里...

除了Gastown的那两位女鬼之外,

也许大家都知道,

市中心的Fairmont Hotel这栋老建筑也是个灵异事件常出的地儿...

而这些事儿都出自于一位徘徊在酒店各个角落的著名红衣女人,

很多酒店住客都表示和自称是服务生的她交谈过。

但是,最让B仔信服的是一位好友在那的亲身经历。

他是某奢侈品牌的副经理,他所在店就在酒店建筑里。

一晚打烊后,准备收拾回家的他突然发现库房的灯不停闪烁,

进去一瞅,昏暗的灯光下,在成排的挂衣架里,

突然发现衣服之间露出了一条红色连衣裙的一角。

作为主管物流的他十分肯定,

店里当季服饰中根本没有任何红色款式的。

他想也没想地上前一探究竟,

但就在那刻灯泡彻底烧坏熄灭。

漆黑中他还是被恐怖的气氛吓跑,

等隔天来上班后,发现灯泡又奇迹般地亮着,

而他也再也没看到什么红色连衣裙...

不久后,他在电视时,

当时新闻正在报导关于Fairmont Hotel的一些时事,

其中出现的部分航拍画面,让他吓出一声冷汗,

因为在画面中,

他清楚地看到Fairmont Hotel的顶楼窗台,

赫然站着那名红衣女人!

以上说的这三个故事都是真实故事,

仔细想想以后都有点不敢去市中心了...

坐个Skytrain都不敢在Waterfront站下车;

走个Water St.都怕听见雨中女人的哭啼声;

买个包包都得考虑下会不会偶遇红衣女人,

呃,B仔突然觉得这些可能是拒绝陪女友逛街最好的理由...

呵呵...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