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亿假耐克流入美国 背后莆田团伙怎样运作的
2020年1月02日    来源: GBK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鞋”据说这是每个莆田鞋业人的梦想,他们似乎真的做到了,如今即便你在亲自到美国购买耐克运动鞋,买到假货的几率同样不低。

2007年纽约警方查获30万双来自中国的假鞋,让莆田“假鞋之都”的称号名扬海外,有耐克员工在接受《纽约时报》时表示,他估计全球每3双耐克中,就有1双是假的。

图片来自:新京报

十几年过去,各国对莆田假鞋打击的力度越来越大,但莆田假鞋产业在全球的触角却越来越广。最近美国警方又查获了价值高达4.7亿美元的假鞋,这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假鞋走私案。

比起4.7亿美元这个数字,更令人称奇的是警方破获的过程,这是一个集犯罪、窃听、卧底等元素于一身的故事。

价值4.7亿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从莆田流向美国的?

根据美国官方公开的文件,破获这起假鞋案的关键线索,是一个与假鞋走私产业有关的知情人士提供的,文件中他被称为“CD”。

CD并不是良心发现主动举报,而是在此之前他已经因为另外一起案件被美国警方逮捕,为了争取减刑,才开始向美国国土安全调查局(HSI)提供线索,并以卧底的身份与走私假鞋的罪犯进行交易。

图片来自:《无间道》

根据CD提供的一个电话号码,HSI找到了一名曾姓的中国公民,2017年曾某曾经使用这个号码申请过美国的旅游签证,申请中还提供了一个位于深圳的地址,曾某声称自己是深圳某家投资公司的副经理,但事实上这家公司并不存在。

在HSI的授意下,CD开始一步步吸引曾某入局。

去年年初,CD在纽约皇后区的一家商店与一个被标记为“1号”的人见面,并将“1号”的电话号码发送到一台一次性电话上,从而传递给在中国的“2号”联系人,不久后“2号”就向CD透露了曾某的下落。

很快曾某就主动联系了CD,并要求其购买一个带有加利福尼亚区号的一次性电话。曾某还向CD提供了一个域名为“tehtungcorp.com”所属公司的电子邮箱密码,据悉这家公司在中美都有业务,而且拥有合法文件。

图片来自:TheNorthernView

曾某告诉CD,很快一个来自深圳南山区的集装箱就会抵达洛杉矶港口。根据申报单据,这个集装箱装装载的是11吨餐巾纸。

联邦政府的特工一直监控着CD和曾某的所有通讯,并在集装箱到达加利福尼亚时拦截了下来,在集装箱内发现了两排装有普通鞋的盒子,这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剩下的盒子装的都是仿冒的耐克鞋。

imagedescription.图片来自:Quartz

为了放长线钓大鱼,HSI并没有查获这批假鞋,而是扣留小部分假鞋作为证据后放行,以便能追踪到这些假鞋正在的目的地。

第一次交易顺利,让曾某更加信任CD。很快在4月就再次联系CD,这次更换了一家来自香港的公司,运输单据上显示为1134箱玻璃花瓶,重量接近9吨,实际上装的还是大批假鞋

这一次HSI依旧没有查获这批假鞋,7月曾某故技重施,这次的假鞋除了耐克,还有LV的运动鞋,HSI已经初步确认这些假鞋的终点,是一个位于布鲁克林的仓库。

在搜集到足够证据后,去年12月美国警方终于采取了行动。12月4日曾某从韩国飞往美国拉斯维加斯,两天后美国检方已经签好了起诉书并严格保密。

图片来自:BangkokPost

12月27日,曾某在华盛顿特区郊外的杜勒斯机场准备登机时被抓获。据统计,曾某发往美国的假鞋如果以正版价格发售,累计价值高达4.7亿美元。

过去十几年,美国海关对于来自中国的假鞋已经不陌生。2018年美国警方就在纽约查获了38万双来自中国的假AJ,据悉价值至少7300万美元,并逮捕了5名嫌疑人。

去年10月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又在洛杉矶长堤港查获了两个来自中国的集装箱,里面装了近15000双假冒耐克运动鞋,跟曾某采用的伎俩一样,这两个集装箱申报的内容为餐巾纸。

图片来自:CBP

尽管美国警方破获的假鞋案金额越来越大,但也没能斩草除根,但流入海外的莆田假鞋越来越多,有一些甚至连专家都难辨真假。

莆田假鞋的海外产业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从中国流向美国的假鞋都是来自莆田,但按照莆田坊间流传的说法:“国内市场上10双假鞋里,有9双从这里发货;全球每3双耐克鞋中,便有一双是来自这里的仿品。”这些假鞋恐怕也和莆田脱不了干系。

图片来自:eurobsit

莆田的假鞋产业之所以屡禁不绝,丰厚的利润和较轻的惩罚是重要的原因。一位国际刑警组织的专家曾对《纽约时报》表示:

假如查获了一集装箱仿冒鞋,最多是货物被没收,海关记录在案。假如是3公斤海洛因,量刑是4到6年监禁。这就是为什么走私贩们都会扩大营业范围。

VICE曾在一部纪录片曾采访过一个来自中国的假鞋贩Chan,Chan曾经是一名在英国医学专业的留学生,在留学的时候他已经开始销售莆田假鞋。

据Chan介绍,他的客户遍布全球各地,他平时主要通过国外论坛Reddit来了解消费者的喜好,最多一天能卖出120双,月收入高达10万美元。

Chan.图片来自:VICE

尝到甜头的Chan索性“弃医从假”,毕业后直接搬到莆田,扩大自己的假鞋生意规模,在被问到这种假鞋是否会对一些人造成损失时,Chan是这样回答的;

很明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品牌方,但我觉得这同时也帮助了品牌方提升了知名度,这其实一个消费者、鞋贩、品牌方三赢的事情。

莆田之所以成为全球闻名的“假鞋之都”,其实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说起。随着改革开放到到来,不少国际运动品牌将代工厂从台湾向大陆转移,临近台湾的福建莆田就承接了不少品牌的代工,基本上耐克、阿迪达斯、PUMA等说得上名字的品牌都在莆田设有OEM工厂。

图片来自:新华社

近水楼台先得月,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年假鞋制造商会贿赂代工厂的工人,让其将样品鞋或者设计图纸偷运出来,因此有时假鞋甚至能在真货上市前推出市场。

如今这些代工厂的监管已经严格了许多,几乎不再可能偷运设计图纸。但假鞋制造商一样可以从商店里购买正版球鞋,再进行拆解,了解鞋的结构和面料后,制作出仿真度极高的模具,批量生产假鞋。

莆田的一些假鞋制造所使用的面料和工具,本身就和正版代工厂里的一模一样,甚至连代工工人都是同一批,这也是莆田假鞋从设计到质量都能做到“真假难辨”的重要原因。

图片来自:《纽约时报》

据不完全统计,莆田制鞋业的年产值高达600多亿,有50万从事制鞋业,占到莆田常住人口的近六分之一。

不少莆田人都凭借制售假鞋发家,这样的利益关系加大了打击难度。《中国新闻周刊》曾采访到莆田一位制鞋厂的老板阿林,他向记者暗示“该打点的关系他都打点到了”,还透露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

莆田90%的人都跟这个有关,怎么查?查谁?

这令人想起电视剧《破冰行动》里那个全村制毒的塔寨村,同样是“全民参与”,同样是丰厚的利润,同样是出口海外,不一样的是,制售假鞋的风险要比制毒低得多。

图片来自:《破冰行动》

据统计,去年全球仿冒品销售额超过5200亿美元,占全球总贸易额的3.3%,而美国每年查获的仿冒品中,假鞋一直是数量最多的一个类别之一。

比起让“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鞋”,让莆田摘掉“假鞋之都”这个污名的难度可能还要大得多。

来源:GBK

----------------------------------------------------------------------

获取更多美容时尚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67.html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