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精神疾病患者的抗病自述,如何抵御“精神癌症”?
2019年12月07日    来源: 轻松加拿大    阅读:   
我来说两句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最近的我,不想打开手机。

太压抑了。

一个月前韩国女团前f(x)成员雪莉因抑郁症自杀;紧跟着,曾患抑郁症的前KARA成员具荷拉在首尔的家中去世……

接二连三的噩耗,让我不得不把注意力,再次转向身边一些被心理疾病困扰的朋友们。

尤其是身处留学生群体,遇上这种麻烦的概率,特别大。

我有一位好友依凌,在今年3月确诊了“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这种疾病与我们熟知的抑郁症不同,却比它更加严重,它有一个更可怕而又朗朗上口的名字——

躁郁症。

在很多人眼里,躁郁症与抑郁症都属于“精神癌症”。但与抑郁症不同,患上躁郁症的病人,几乎没有完全治愈的说法——即使是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亦会有很高的概率复发。

据依凌所言,双相情感障碍兼具狂躁与抑郁,分为1型与2型:

1型患者的“抑郁”及“狂躁”都极其严重,在狂躁期间,甚至有伤人的可能;

2型患者的“抑郁”与“躁狂” (注意区分狂躁和躁狂)交替,抑郁的情况非常严重,但狂躁症状较轻,在“躁狂”期间精神亢奋、可以只睡非常少的时间,并且自信异常,常常做出非理性决策。

“如果说正常人的心情波动在3到-3,那躁郁症患者的情绪波动就在10到-10。”

在一次与依凌的对话中,她向我讲述了她这大半年来的“抗病自述”。

初诊:连吃了一个月港式烧腊饭

那好像是今年3月时发生的事。现在想起来,好像都没什么感觉了,只记得当时的我非常不开心:失恋、闺蜜冷落、在社团中遇到各种麻烦……再加上当时的我面临大三的第二学期,整个人学业压力非常大。

我似乎比平时暴躁了许多,而且时常莫名其妙开始哭泣。我的第一想法并不是去看医生——因为对于生活中的磕磕绊绊,我已经麻木了。

当时我记得有两件事,让我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异常”:一是,当我的闺蜜邀请我暑假去东京旅行,我感觉完全提不起兴趣;另外,某一天很想给自己寻求安慰,在网上买了一个11寸的iPad Pro,可收到货的我,却完全没有任何兴奋的感觉。

真正让我感觉到,我一定要去看医生的事,是某天我的室友突然提醒我:

“依凌,你为什么总点同一家外卖?每次外卖来,寝室里都是同样的味道……”

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吃的人。可如果不是室友提醒,我完全没有发现,其实我已经吃了一个月——同一家的同一种港式烧腊饭,连酱汁都没有变过。

我觉得我可能,病了。

于是我去了一家我常去的医院,因为其实我个人身体也不太好(但后来发现其实这家医院的精神科不是很专业)。在做了一个SCL90的测试之后,我被告知我得了重度抑郁症。

得到这个结果的我其实有点不相信。

不就是经常哭哭啼啼又有点暴躁吗,做了一个测试,就是重度抑郁症了?

于是我专门回了趟家,去了当地比较权威的一家精神卫生防治中心。经过了很繁杂的一套问诊和评量表的流程之后,我拿到了我的病例:

双相情感障碍2型。

抗病初阶段:与家庭和药物的抗争

医生给我开了一堆药,但我捏着那张药单子,沉默了很久。

因为我完全不想吃。

平时我就是一个“药罐子”,所以我很清楚有些药带来的心悸、恶心、腹泻,会有多难受。尤其是我在知乎上搜“精神疾病药物的副作用”——真是把我吓到了。

可能是我任性吧,比起这些可怕的副作用,我宁愿像现在这样过日子。

我向学校请了假,请了一个心理咨询师,并且回家修养。但对我来说,可能家庭并不是一个港湾,呵呵。

在得知我确诊“躁郁症”后,家里人其实并不是很理解。除了十分敷衍的:“你啊就是太矫情了”和“唉!你想开点”以外,似乎就没有其他劝慰的话了,更别说深入了解“双相情感障碍”这种疾病了。

可能你觉得很惊讶,为什么我的家里人对我这么冷漠——但其实我已经习惯了。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姐姐,她跟我的长相,完全就不像是一对父母生的;而且我姐姐特别优秀,国内Top5本科毕业后,保送了Top2研究生,现在经济独立了,不常回家,但时不时还会偷偷塞给我很多零花钱。

从小到大,我妈妈都不是很喜欢我;而爸爸又是那种工作太忙,只顾着给钱的性格。

"

初二的时候,我妈嫌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写作业浪费电,故意把我房间里的灯关掉;

我去浴室里洗头洗澡,她故意把洗发露护发素从卫生间里拿出来,只留一块肥皂,因为“肥皂也能洗”;

最过分的是,当时我顶了她一句:“我还没到18岁,你有义务养着我!”可她却恶狠狠地回我说:

“我丢给你咸菜馒头让你不饿死,也是在养你!”"

最令我难以忍受的是,我妈特别喜欢对我动手,哪怕在我最愤怒无奈的时候,也绝不允许我还手。

高三的时候,我跟我妈吵架了,具体原因我都忘记了,当时我外婆和小姨都在。我很生气,就把房门锁了起来。

可就在关门的一瞬间,我妈冲了进来,把我拽出门,打。还带着我外婆和小姨一起打。我好不容易跑啊跑,跑到了家门口。

准备顺着台阶跑下去,可是她们追了上来,对我还是一通打,让我硬生生地从台阶上摔了下来,跪在地上。

她们想抢我的手机,可我死死地把它抱住。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与外界唯一的联络。

现在想想觉得自己真的好惨好惨…….20年来我妈妈对我做过的事,真是罄竹难书。

所以,原生家庭给我带来的伤害,让我一直觉得觉得很破碎,很挣扎。我自己也清楚,这可能是我患上精神疾病的根源。我真的很羡慕那些充满爱的家庭,那样的孩子,该有多幸福啊……

在得知我得病后,只要我不“要死要活”,我的家人就不会把我当病人。他们只是在我“发作”的时候给我简单粗暴地划分了两个状态——“狂躁”和“抑郁”。只要我不在这两个状态,他们便对我不闻不问。

“没有人会因为你得病而迁就你什么。”

这句话,真的让我印象很深。

所以最开始在家的那段时间,我也不知道我是因为没吃药,还是经常跟我妈呆在一起,我总觉得我的病情越来越差。

躁郁症最令人难撑下去的,首先便是失眠——每个晚上要睡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膝盖酸痛到睡不着觉。整夜整夜地,每天差不多能睡3小时。

后来我发现,那并不是真的膝盖痛,这是躁郁症的肢体反应。所谓的疼痛,其实都是幻觉。

因此,从那时起,我决定吃药。后来我发现,原来这些药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些,可怕的副作用,反而确实减轻了我的病症。

所以现在想想,得精神疾病的朋友们啊——该吃药的时候真的得吃药!找一位权威的精神科医生和一位专业的心理医生,定期去医院!

心理医生的辅导,能给自己更多积极的暗示、更好地控制情绪,而精神科医生,会根据病情的诊断进行药量上的调整。

说到我所服用的药,大致分为三大类:抗抑郁的舍曲林;镇静剂有丙戊酸钠,又称德巴金;安眠药有奥沙西泮,劳拉西泮这些……

都说,“足够多的舍曲林,总会让你不想死。”

对了,请记得,一定不要擅自停药,一定不要擅自停药,真的会崩掉!

图/《狐狸猎手》

涅槃:自杀未遂后新的人生

最难过的那段时间——今年四月份。我是真的自杀过的,在家里。

太难受了。

那天晚上,大概凌晨了吧,我是真的撑不住了。

我对着手机屏幕,出乎意料地写了很多字,与我一直暗恋的那个男生告别;然后,我又写了几句给我在国内读大学的闺蜜,嘱咐她替我料理一下后事。

我本来准备最后发一些消息给Susan你,但最终还是没写。因为那时你还在加拿大,你那里是白天,我不想你来打扰我,想方设法来找我这样…….

发完消息以后,我去厨房找了一把刀,隔开了自己的手腕,看着自己的鲜血一点点流出来。

可笑的是,过了很久,我发现这样好像死不掉?于是我就把我所有平时该吃的药,所有的,全都吞了下去……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感觉那个世界,是无痛的。

一切都变得很安静,而自己睡得很好。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里了,当时应该已经洗完胃了。平时很忙的姐姐也来看我了,然后我的手机被你打爆了…….哈哈

这次经历对我来说真的,毕生难忘。

毕生难忘。

可能死了一次过后,便没了第二次想死的欲望。

从那次之后,我便乖乖遵从一个躁郁症患者应该做的事:

1. 定期去精神科医生那里调整药量

2. 坚持做心理咨询

3. 逼自己去开始动起来,充实生活

依凌的精神科医生给其的医嘱

当时其实我本身对很多事也没什么兴趣,但我必须逼着自己去做出尝试。

听古典音乐,听歌剧;在网上找慕课,会去看一些文学史学哲学课程,当然偶尔也会去看看变态心理学这种有意思的,反正就是找兴趣学科……

我会练字,还掐表计时地练字,最近花了大价钱屯了好几支我一直很喜欢的钢笔,你也是知道的。

我重新开始看球,结果某一次逛Lofter看文儿的时候,结识了兴趣相投的小姐姐,她和她的文字都有能够打动人心的力量,能让人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唉,就感觉到很温暖。

所以想想,现在我心理医生对我说的话,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当你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事情本身的成就感,也会改善你的心境。”

生活本身有一种质量,时间会推着你走。

结语

认识依凌将近2年半了,最开始与她打交道时,我一直觉得她是一个很“躁”的人。

早在她还没查出躁郁症时,她便是一个把所有情绪写在脸上,大起大落而不善于控制情绪的人;在与朋友有不同观点时,还容易咄咄逼人。

曾经,我也如所有不喜欢她的人一样,嫌弃过她。

然而如今的她,平静、安逸、简单。

当我每次哭着向她抱怨我生活中的种种不快,她则是将话题一转,和我聊起她最近购置的钢笔、最近看过的球赛,以及她睡前临摹的字帖……

依凌最近的朋友圈

她令我刮目相看。

我对她的那种欣慰,以及发自内心的赞赏,像是对一位英雄——只是,她不是救死扶伤的医者,不是铺面大火的消防员,仅仅是一个努力从深渊中摆脱、努力挽救自己的斗士。

她让我肃然起敬。

尽管如今,可能她的病还没有脱离药物的治疗,没有真正意义上地“痊愈”,但,我依然对她充满光明的未来信心十足。

希望她,以及所有抵御过、正在抵御“精神癌症”的朋友们,都能在撑过无尽的痛苦之后——

平安归来。

来源:轻松加拿大

----------------------------------------------------------------------

获取更多中医诊所、针灸、牙医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aspx?classid=83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
  • 日榜
  • 周榜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2.9万的粉丝的网红号
下载Vanpeople手机端,享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