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环球热点 »
害死40万美国人的“乡村鸦片”,竟摇身一变在中国热销!
2019年11月21日    来源: 温房网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据《环球新闻》转载美联社报道,美国普度制药(Purdue Pharmaceuticals),因为贩卖类鸦片止痛药“奥施康定”使40万人死亡,成千上万患者用药成瘾,今年九月申请破产。

然而,这家公司竟换个名字转战中国市场。拥有普度制药的萨克勒家族(Sackler family),在中国也有一家公司——萌蒂制药(Mundipharma)。

美联社最近采访了中国萌蒂制药的前销售员工,证实萌蒂卖奥施康定的销售手法,与普度如出一辙,就是要让病患不断加重剂量。

萌蒂制药前销售现身说法:“公司一直强调,像奥施康定这类药物的话,没有上限,无论多大剂量都可以。”

在了解了这款药和普度公司的“前世今生”后,你们就知道上面这种说法有多恐怖了……

给重症患者使用的处方止痛药,一般是从罂粟中提取生物碱,加上人工半合成的麻醉、镇痛性药物,在医学上被称为阿片类止痛药,虽然能在一时缓解病人的痛苦,但因为药效短暂,且极易上瘾,很长时间里都是只允许癌症晚期患者临终前服用的处方药。

1996年,一种名叫“奥施康定”的止痛药横空出世。

一经上市,普度便掀起了一场疯狂的营销。为了尽快提高大众的熟知度,他们“巧妙”地透露着非常具有诱惑力的信息:服用一剂,将能够维持长达12个小时的止痛效果。这足足比市面上其它同类药的效果高出两倍之多。

而普度公司的广告画面是这样的:两只药物量杯,分别写着“早八点“和”晚八点”,上方大字“24小时缓解疼痛的轻松方式”。

在花了2亿美元打广告之后,奥施康定也如愿以偿地将治疗对象拓宽到了各种慢性痛症病的患者。

不过,作为镇痛剂的奥施康定属于处方药。那么,要想卖得好,还是得从有权利开出这款新药的医生身上下手。

不只是打广告,普度派出了上百位医药代表前往各大医院和诊所推广奥施康定。他们免费送去印有产品商标的宣传单和小礼品,对医生进行几乎一对一的推广营销。

对于阿片类药物来说,其成瘾性是最大的隐忧。起初,不少医生会对奥施康定的成瘾性提出疑问。但为了利益,医药销售们使用经过篡改和夸大的图表和数据来说明奥施康定几乎没有上瘾的可能。

讽刺的是,大多数医药代表没有经过专业医疗培训,只是照着备好的营销脚本来念。

此外,普度还积极地举办各种讲座,并邀请医生们参加公司研讨会,去郊外度假等等。后来调查数据证实,参加了研讨会等活动的医生开出奥施康定的处方,是没参加的医生开出的两倍以上。

就这样,奥施康定的销量不断上升,一举打败了其他同类产品,成为美国最畅销的止痛药。

普度也因此收获累计超过350亿美元的收益,其背后的萨克勒家族也在美国富豪榜光芒四射。

实际上,这款药的镇痛效果达不到单次12小时,于是销售们开始通过各种手段鼓励医生在开药时,不断加大单次服用剂量。这样做,是为了尽量不要让病人们增加服药次数,而加大剂量的方式对患者来说无疑是危险,甚至是致命的。

与其他阿片类药物类似,过量服用奥施康定的患者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恐怖的戒断反应。一旦停药,全身剧烈疼痛、并伴随着恶心、焦虑、暴躁、失眠,甚至昏迷、失去意识等等症状。这样一来,许多患者一旦离开药物便活不下去了,疼痛难忍时只能不断地加大药物的剂量。

原本奥施康定是必须整片吞服,不得掰开、咀嚼或研磨,否则会导致里面羟考酮的快速释放与潜在致死量的吸收。可偏偏一些不法分子却发现只要将止痛药磨碎,通过鼻子吸入或注射,会找到吸毒的快感。

管理的松懈也致使奥施康定还被当作毒品替代品,在一些瘾君子中使用。该药还成为不法分子到药店重点偷盗的目标,并在街头黑市上非法流通。

到2000年,美国的乡村地区关于吸食奥施康定而导致的犯罪行为数量开始暴涨。正因如此,奥施康定还获得了“乡村海洛因”的专属称号。

3年前,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年仅19岁的中国女留学生遭遇枪击,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

被告Davis承认自己犯下二级杀人罪,量刑在7-8年。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嫌犯服用大量名叫奥施康定的止疼药,导致法官认定其是在神志不清醒的情况下,才杀死了无辜的留学生。

据统计,在将近20多年来,超过700万美国人滥用“奥施康定”。其中,超过一半的长期服用“奥施康定”的病人所服用的剂量,都是危险的高剂量。

当美国人认清奥施康定的真面目之后,奥施康定的销量也急剧下滑,普度更是面临了无数起官司。今年9月,普度制药公司在美国法庭寻求破产保护。

在寻求破产之前,普度制药已经与2000多个原告实体达成解决诉讼的初步协议。和解金可能高达120亿美元。

早在2007年,普度公司就在法庭承认进行虚假宣传,没有对公众坦承奥施康定的易致上瘾性。然而现在,普度在中国人身上使了同样的营销手段!美联社发现,中国萌蒂卖药的手法,竟与已经被美国人人喊打的普度一模一样,还有本厚达3300页的教学手册。

前销售人员说:“公司要求销售到每个医院观察,穿上医师白袍伪装医生或者实习生,私自复制患者病历,与患者交流,甚至开处方。”

“我们每天去医院的工作,其实就是发掘病房里是否有需要止痛药的新病人,要找到这类病人的话,我们就定期来,来给他们增加剂量。”

这个公司甚至开出目标:希望到2025年中国销量能超过美国。

萌蒂已成为萨克勒家族在美国官司谈判中讨价还价的筹码,他们同意放弃普渡的所有权,但希望保留萌蒂以便将奥施康定出售给其他国家。

2018年普度已经停止销售奥施康定并且遣散了所有销售,但与此同时,萌蒂正在中国大肆招兵买马。

时至今日,北京大学还有萨克勒艺术与考古博物馆和萨克勒夫妇的雕像。

对于萨克勒来说,中国是一个诱人的市场。中国的人均阿片类药物消费量很低,但每年都有数百万的新癌症病例。

但阿片类药物在中国的推广难度要比美国大很多,中国经历过两次鸦片战争,成瘾类药物在中国人心目中的阴影挥之不去,所以目前中国还没有发生像美国那样的药物危机。

中国对阿片类药物的使用有世界上最严格的规定。像奥施康定这样的阿片类止痛药在药房买不到。这种药被双重锁存在医院,开这种药需要“红色处方”,也就是只有经过特殊认证的医生才能开。

但萌蒂的推广另辟蹊径,他从“疼痛治疗是一项基本人权”入手,发起了一项旨在改善中国癌症疼痛护理的运动。萌蒂负责帮助培训医生和教育患者,并分发小册子和标语牌以提高人们对疼痛的认识。

但是,在该公司内部文件中,它将该计划作为其营销策略的一部分,并用它来吹捧自己产品的优越性。

萌蒂员工表示,去年仍在使用的培训资料表明,世界卫生组织表明奥施康定是癌症疼痛治疗的首选方案,但其实,世卫组织不建议优先考虑这款药。

但“疼痛治疗”运动发起后,从2012年到2018年,萌蒂的羟考酮(奥施康定的活性成分)在中国近700家主要医院的销售额增长了五倍。到2017年初,奥施康定已经占领了中国癌症疼痛市场约60%的市场份额,而2014年仅为40%以上。

研讨会、度假、礼品卡、差旅费、有偿演讲、激励措施……所有美国普度曾经用在美国医生身上的,现在中国萌蒂都如法炮制,用在中国医生身上。

随着疼痛治疗在中国的扩大,随着疼痛科室的建立,更多的医生获得了开阿片类药物的资格。疼痛管理已不再是麻醉医师的职责范围,成了外科医生、疼痛临床医生和癌症医生的事。

“与十年前相比,患者或吸毒者可以更容易地获得这类药物。” 瑞金医院的Yu医生表示。Yu了解美国正在发生的事情,并对中国感到担忧。“我记得我曾与同事争论,肌肉疼痛或关节痛不需要用到阿片类药物。”“但是他们说,这是一项人权,我们必须减轻痛苦。”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温房网,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