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环球热点 »
孙笑川解构香港暴徒,怼的暴徒气急败坏~
2019年11月21日    来源: 为你讲一个故事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香港一些媒体一直试图以一种非常严肃的方式,说着一些很荒诞的事情。

比如说,大洋彼岸的美国议会,通过了《香港人权法案》:

这本身应该是一件非常莫名其妙的事情,就像有一天,中国突然通过一个“秘鲁人民民权法案”,就像之前希拉里说:“我们永远和香港人民在一起”时,惨遭下面网友打脸一样,这其实体现的其实是美国手伸太远以及太霸道。

然而香港媒体不这么认为,香港媒体用自我感动的方式,一边煽情一边尝试着用非常严肃的口吻,把这件事说出来:

然后下面的香港泛民网友们,用一种又严肃又感激的状态一致高潮了:

再加上现实中,暴力范围虽然在缩小,但是愈演愈烈,不但有瘫痪交通的事情出现,而且开始出现死伤者:

网络上,香港媒体依然尽自己所能在带节奏。

很显然,面对这些已经把自己当美国人的人来说,正常讲理已经说不通了,吵过架的人应该明白,想说服另一个人,基本是不可能的。

但是你可以换一种方式对待他们,最近,舆论场上“天兵下凡”,对反华言论重拳出击,他们有一个统一的代号——孙笑川258。

整个事情的起因是孙笑川的一位狗粉,在推特上顶着孙笑川经典的“笑一笑”头像,以ID“孙笑川258”,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废青高强度对线。大家来感受一下。在历史问题上,灵活利用逻辑能力以及亲情感化的方式,对废青进行攻击。

在人权和尊严以及和平的问题上,严守最后一丝底线,反对使用暴力。

通过多年的办案侦查经验,洞察蛛丝马迹,有力反驳废青的有意抹黑。

面对废青毫无底线的“自我吹捧”,从生活自理以及生活常识的刁钻角度,强力整活。

一位香港科技大学的男生在示威活动中,不幸从楼上坠落不治身亡,其父发表悼念词,孙笑川258运用深厚的文学知识,把鲁迅笔下的“人血馒头”发挥到极致。

经典的笑话环节,把讽刺变成了一种艺术。

整个过程,你会发现,“孙笑川258”不急不躁,运用出神入化的抽象辩论技巧,行云流水地表达自己的核心观点,时不时还能口吐芬芳,反客为主。

反观香港愤青们,对于这种新兴的抽象文以及话语体系不够了解,恍惚间能感受到他们的一脸懵逼,措手不及。

不过,因为说脏话且被大量举报,这个账号很快就被封禁了。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个事情成为了“川军入港”的导火索,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一个孙笑川258倒下去了,千千万万个孙笑川258站了起来。

不仅站了起来,还灵活巧妙运用外网武器,武装自己,形成了多buff究极体。

进化之后的孙笑川258,那真的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极限一打九,团灭发动机。


废青的评论区,已经被一大批孙笑川258占领。

甚至开始使用战略战术,伪装外网BBC、路透社、CNN进行钓鱼执法,一旦废青上钩就来个瓮中捉鳖,一网打尽。

至此,在帝吧出征、饭圈女孩之后,这样大规模的网络运动,被狗粉丝们成为“258运动”。甚至有人针对“258运动”,写了一篇关于《论258运动中向反动派发起持久斗争》的文章。

你可能会愤怒他们素质极低,可能会认为他们不够政治正确,你也可以指责这是一种变相的网络暴力。但是你笑了吗?反正看到这些的时候,我是笑了,而让你们发笑,就已经够了。

看多了外网的人应该能发现,外网其实早就成了一套自己的逻辑体系,大概是:

1,我们打砸烧是因为港府不答应我们的要求。2,中间所有伤人的事情都是警察假扮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

3,如果真的是我们做的,那也是有理由的——他们不同意我们的看法且主动来招惹我们。

4,虽然我们放了火,打了人,甚至还砸死了人,但这一切都是政府不答应我们要求造成的,政府应该负责。凭什么抓我们进监狱呢?明明是因为政府不答应我们的要求啊,应该抓警察进监狱。5,反正都怪政府都怪政府都怪政府。政府想尽一切办法迫害我们。

6,警察有那么好的装备,我们一无所有,但是我们不但不怕,还继续通过打砸抢的方式进行抗争,我们真伟大!

7,伟大!伟大!伟大!

有自己的一套逻辑,自己的一套话语体系。到现在,早就已经到了自我感动的阶段,刀枪不入了。

语言的封闭性让他们自己成为了一套圈子,任何批评他们的声音,在外网都会被成群结队的废青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很难正面说服他们。

于是在孙笑川258们口中,孙笑川就变成了一个类似的抗争形象,他有自己的诉求,有自己的支持者,他们的粉丝也搞网络暴力,并且把他当成一个切格瓦拉式的icon。

在文化语境上,我们把这种行为叫做“解构”。

解构就是破坏掉那些所有人都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东西,破坏掉那些人为构建出的神圣教条,然后重新思考它们的意义。

比如塞万提斯写《堂吉诃德》,是对骑士文化的一种解构。当年尼采写“上帝死了”,是对旧时代的信仰体系的一种解构。后来的政治波普,是对威权时代建立起的政治权威的一种解构,而孙笑川258在外网做的这一系列荒诞的行为,则是对香港废青试图建立起的,关于革命的“崇高语境”的解构。你看。你们有五大诉求,我们也有五大诉求。你们在五大诉求之外空无一物,我们其实一直都空无一物。

“你们对和你们意见不一样的人群起而攻之,我们也一样。”

“你们否定一切,不做建设,我们也一样。”从这一切的指标上,你都不得不承认,孙笑川都极像一个政治icon,一个被所有狗粉丝信仰追随的革命符号。然而每个狗粉都清楚,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于是最后得出了重要结论:

“你看我们可笑吧,我们确实可笑,但你们和我们一样可笑。”

“而且我们至少不会自我感动,觉得我们这些只知破坏的人很伟大。”

你骂他们也好,你指责他们也罢,对于孙笑川的粉丝来说都无所谓,他们都不在乎,因为他们早就解构了自己,让自己从严肃语境中抽离,于是你再也没办法伤害到他们。

这种解构,从很多年前,孙笑川在斗鱼6324直播间,操着一口犀利的四川脏话和弹幕的粉丝对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当狗粉丝把孙笑川捧成流量明星,捧成当代说唱天王,就完成了对当代流量明星的解构。

因为孙笑川唱过歌,有粉丝,粉丝粘性强,自带流量,按照现代流量明星不看作品只看流量的定义,那他就是流量明星,所以流量明星粉丝完全无法反驳。

当孙笑川的粉丝开始在他的微博下面开展南征北战(地域黑)的时候,就完成了对政治正确的解构。

因为所谓的地域歧视,其实是只允许我歧视你,不允许你歧视我,但“南征北战”环节,是每个人都无所顾忌的黑所有地方人。

所有地方人都被歧视了,那也就等于没有人被歧视了,这不但是比“堵”更高级的疏,而且还比什么都不让人说的政治正确更有趣。

这种以孙笑川为代表的独特的话语体系,嘲讽一切,解构一切。

你会发现,无论是一个严肃的时政新闻,还是一个狗血的娱乐新闻,只要在这其中加入一句“抽象话”。

你就能轻易地从当前的语境中脱离开来,把这一件件事情,拆成一个个无意义的零件,然后再用自己的方式对这件事重新定义。

这一次也一样,孙笑川粉丝们结构的是香港暴徒,是一种政治层面上的解构,而且几乎是一种“降维打击”。

在一个政治空间里,本来各方寻求的是一种严肃的对话,但一句NMSL,这种厚重感就消失的荡然无存。

最重要的是,孙笑川的粉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孙笑川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明星偶像,甚至在这样的一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中,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名词,一个面具。

你可以说这些粉丝在推特上戴着一重又一重的面具,你也可以说这些粉丝赤身裸体站在你面前。

你一拳打上去,打到的既是他坚硬的铠甲,也是一片虚无缥缈的空气。

孙笑川258们毫无压力和顾忌,废青们越是严阵以待,越是神色庄重,就越正中孙笑川粉丝们的“下怀”,在对撞的一瞬间,产生一种扭曲的幽默感。

正如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中描绘的那样,骑士冲锋车冲得越勇猛,越认真,这个场面就越荒谬。

从直播间到饭圈,从内网和外网,孙笑川的粉丝们战无不胜,兵不血刃。

这一次,终于解构了香港暴徒。

最后,放一张图,是最开始那位“孙笑川258”在这场所谓的运动火了之后找微博代发的,展示了很多所谓的“狗”粉丝日常中的一面,大家都是普通人。

这里面有几句话我比较同意,“只是大多数人不发声让他们自以为掌握了舆论场”。

“网络暴力虽然是下九流的东西,但相对于那些黑衣人杀人放火烧杀抢掠殴打老人,破坏公共财产,网络暴力真是便宜了他们”。

当别人都已经给了你两个巴掌的时候,却还要保持矜持去说理,实在是说不过去,逻辑和理性没用了,就得用一些非常规方式表达诉求:

我口吐芬芳,我功德无量。

大家笑一笑就好。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为你讲一个故事,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