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环球热点 »
价值10万元的巨鼠,给吃的就玩命找地雷
2019年11月18日    来源: 欧洲时报英国版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人类一直不太喜欢老鼠,当然这也不全是它们的错。

英国有句谚语:离咱最远的老鼠不超过6英尺(We're never more than six feet away from a rat)~

图:boredpanda

可爱的小老鼠形象也是有的,有米老鼠、神勇小白鼠和精灵鼠小弟;

精灵鼠小弟 Stuart Little 图:reddit

大老鼠也有《柳林风声》中的Ratty和《美食总动员》中的Remy。

《美食总动员/料理鼠王Ratatouille》中的Remy不过,很多作家也倾向将它们塑造成反面角色,例如毕翠克丝·波特(Beatrix Potter)、J·K·罗琳(JK Rowling)、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和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总的来说,老鼠大多没什么正面形象。

连罗恩的宠物老鼠斑斑Scabbers,也是当年协助向伏地魔告密导致哈利父母被杀的元凶(真实身份是小矮星彼得,绰号虫尾巴),小天狼星是被冤枉的。

虽然现实并没有那么夸张,但世界上的老鼠数以千亿,应该不成什么大问题。它们被通称为“害虫”:它们携带瘟疫、啃食婴儿、祸害庄家;它们毁坏建筑、得缝就钻、互相残杀;它们在脏乱差中茁壮成长,看见什么啃什么,看见什么挠什么(这也是因为它们的牙齿和指甲不会停止生长);

图:My Modern Met

它们到处流窜,看得人心里发毛。只要有体力有激情,两只老鼠在一年内可以繁殖1.5万只后代(当然要算上它们后代和后代的后代...的繁衍数量)。虽然有些文化崇尚老鼠,但数百年的西方文学、民间文学艺术和流行文化都清晰地表明,我们并不喜欢它们。再说,它们的“历史形象”也不好:《每日电讯报》发现,近期有研究表明,传播黑死病的或许是虱子和跳蚤,而不是老鼠。

此外,鼠疫的主要宿主不是城市人常识中的老鼠,而是看上去又可爱又萌的野生鼠类,比如旱獭,也就是俗称的土拨鼠。

这个锅,老鼠还真不能随便背。图:cnbeta.com/

除了旱獭,还包括草原黄鼠,也是鼠疫传播的重要宿主。话虽如此,如果你发现有些人“贼眉鼠眼”,还是会怀疑它们为非作歹。如果是英国人,看到保守党输掉时,你可能会大叫一声“可恶”(Rats)!马恩岛的人的人甚至连“鼠”字都不愿提,怕惹来晦气(他们更倾向于称其为“长尾巴longtail”)。

本文接下来会有近20张老鼠的图片介意的小伙伴请快速撤离

它们20年排雷超10万颗

救过上百万人你造嘛在莫罗戈罗(Morogoro)的曙光下,彼得·帕克(Peter Parker和蜘蛛侠同名lol)已经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了。这是坦桑尼亚东部的一座小镇,小镇的清晨宁静而凉爽,四周环绕的乌卢古鲁山脉(Uluguru Mountains),让太阳升起的时间迟了一些,帕克和室友们——应该说是“同事们”——在宿舍里整夜未眠。

Morogoro 图:维基百科

它们还在接受培训,早上6时半被叫醒时,有些已经在锻炼身体了,有些在喝水,有些在沉思,但正如所有急切的学员一样,它们的精神状态都很好。它们已经知道每天的工作流程了:两位导师帮它们一个个坐上公交,沿着一条土路驱车行驶几英里,到达一片大型训练基地,那里已经有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培训师在等候他们了。接下来,它们逐个称重,在耳朵和脚部喷上spf50的防晒霜,戴上定制的安全带,然后分开进行单独测试。

帕克已经是位技术能手了,他公交上“左右逢源”,坐在莎伦(Sharon)和奥普拉(Oprah)之间。它和蜘蛛侠同名同姓,有些人觉得这很好笑,但它本人却不以为意,因为它根本没听说过什么蜘蛛侠。不过,它和同事接受的培训,却让他和蜘蛛侠一样神勇。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几个月,1岁半的帕克将成为排雷高手,嗅探深埋在致命战区土地下的地雷。它将挽救人类生命,让地球更加安全。

图:Giphy

不过现在,它身上栓着根细绳,细绳另一端连着训练师。它必须在一片板球场大小的场地上嗅探,发现不寻常的地方后,发出信号示意。它周围的同事们也正为此做准备。帕克似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出发了。没过几秒,它就停了下来,指了指脚下的地面。训练师自豪地点点头,在纸上做了标记。它发现了什么,作为奖励,可以吃一口水果。彼得·帕克是只耗子,礼貌地说,是一只非洲巨鼠。

大鼠训练师Fidelis与Oprah和Violet在Apopo总部 图:每日电讯报

它们比过街老鼠大一些,算上尾巴的话大概有3英尺长,耳朵和鼻子也比较大——不过它们终究是老鼠。过去20年里,成立于比利时的非政府组织Apopo(安特卫普扫雷组织)利用它们非凡的嗅觉,在全世界范围内探测地雷。巨鼠还被训练检测肺结核病菌,未来可能会被用于其他需要嗅觉的工作。巨鼠的工作效率超出你的想象。20年来,帕克的前辈已经协助排除了超过10万颗地雷,将大约2500万平方英里的土地还给饱受地雷之苦的100万居民。

截图自:Apopo主页

为什么要用老鼠,而不是带有金属探测器的人类排雷呢?对安特卫普扫雷组织了解不多的人以为,这是因为老鼠的命不值钱。事实是,老鼠不会被炸飞——它们体重轻(平均重量约为1公斤),即便是最敏感的地雷,也难以被触发。

超过60个国家被隐藏的地雷和其他因战争遗留的爆炸污染物所影响 截图自:Apopo主页

它们比人类效率更高:一只老鼠可以在20分钟左右的时间内搜寻2000平方英尺的土地,而人类往往要花一个星期。安特卫普扫雷组织的创始人巴特·韦特金斯(Bart Weetjens)十几岁时就养过啮齿动物。

创始人巴特·韦特金斯(Bart Weetjens) 图:Innovation Navigation

他有时会把老鼠们的小零食藏起来,观察它们如何靠嗅觉找出来。上世纪90年代中期,韦特金斯读到有关沙鼠被训练嗅探爆炸物的文章。他想,啮齿动物是不是能用来排雷呢?于是便联系了大学的朋友克里斯托夫·考克斯(Christophe Cox)。如今已是安特卫普扫雷组织CEO的考克斯回忆说:“听上去有戏。既然老鼠已经被用到其他气味监测任务,我觉得没准能行...我们得到了生物学家的支持,获得了政府拨款展开试验,在安特卫普一家老工厂里搭起了耗子窝。一切进展很快。”

图:华盛顿邮报

大鼠共有50多个品种,专家们告诉韦特金斯和考克斯,非洲巨颊囊鼠(Cricetomys)可能是他们的最佳之选。它们在非洲到处可见,寿命长达8年,不仅学习能力强,而且不像狗那样认主人。

唯一的缺点是它们是夜行动物,白天排雷很容易受伤,所以得抹上spf50的防晒霜。

安特卫普扫雷组织培育的第一只老鼠名为翁佐(Onzo),它出生于1998年。长达7个月的实验表明,老鼠确实可用于嗅探埋在地下的炸药。

于是,韦特金斯和考克斯2000年开始在坦桑尼亚从事这项工作。

英雄鼠是如何炼成的?

他们的总部和培训中心位于莫罗戈罗,那是一组单层建筑,四周环绕着棕榈树。员工来自五湖四海,他们都喜欢老鼠,也喜欢这份不平凡的工作,并因此收获了众多拥趸。他们向我展示了许多微型毡帽(圣诞老人帽、厨师帽...),都是一位爱老鼠的英国女士送的。

这里不仅有办公室和员工宿舍,还有200只老鼠。它们按公母被安置在两个窝里,每只老鼠都有单独的笼子,里面有稻草和纸屑,还有转轮和坡道。

图:Wall Street Journal

虽然每个笼子都不太一样,不过都非常整洁。野生的非洲巨鼠住在地穴里,它们会为睡觉、进食、玩耍和排泄开辟出不同的空间,在这里也是一样。工作人员甚至还创建了“养老院”,“住户们”都七八岁了,各方面机能退化或身体不再健康,能够在这里安度晚年。训练老鼠嗅探爆炸物大约需要9个月。小鼠崽生下来后,会和鼠妈妈在一起10周左右,工作人员会给它们起名并载入芯片(刚生下来的小老鼠不易辨别,有时会用记号笔在它们的尾巴上做标记),之后就开始了严格的培训。

老鼠生性热情,但是也很容易受到惊吓(打个喷嚏都会吓到自己),所以早期训练着重增强它们对噪音的耐受力,当然这些训练得到了动物福利官员的许可。其中一个训练项目是,把小鼠崽放在汽车引擎盖上,训练人员鸣笛并启动引擎。什么时候不害怕,什么时候就算合格了,毕竟一只噤若寒蝉的老鼠在雷区上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小老鼠的名字一般没什么讲究,很多都是心血来潮。有些和摇滚明星同名(鲍伊、勃朗黛、迪兰),有些和足球运动员同名(罗纳尔多、阿扎尔),有些和政治家同名(克林顿、温妮、马古富力),有些就是大众名,比如史蒂芬......一般培训人员将带有TNT气味的物品放入不锈钢的“茶蛋”中,老鼠接近“茶蛋”时,就会听见滴答声,然后得到一份食物。

图: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nline

它们通常很快就学会了。

下一步是教他们辨别深埋在地下的“茶蛋”是否带有TNT气味。老鼠的背带连着一根绳,绳的另一端是培训人员(在真实雷区中,人们会先清理出几条安全通道,中间的场地留给老鼠们进行探测,所以在训练时也是如此)。

认真工作的老鼠 图:CBA

如果它们发现了什么,只需要用爪子刨刨土,如果位置正确就能听到滴答声,训练员会给他吃一口鳄梨、香蕉或者花生碎的混合物——吃完后就会继续寻找下一颗“茶蛋”。在沙坑的训练合格后,新手们会被带到帕克所在的训练场所——曾解除过地雷的真实雷区。最终它们必须通过一项盲测,在400平米的区域内找出所有地雷,误判仅允许有一次。测试合格后,它们就会成为“英雄鼠”(HeroRat),参与排雷行动。

图:CBA

由于它们的存在,工作人员每年至少可省下10万元的费用。安特卫普扫雷组织的资金来自人民邮政彩票(People's Postcode Lottery),目前该组织已在安哥拉、莫桑比克、津巴布韦、老挝、越南和泰国部署了扫雷鼠,未来还计划在津巴布韦展开行动。不过,当下的排雷重点是世界上地雷威胁最大的国家之一——柬埔寨。在安特卫普扫雷组织负责培训和行为研究的美国人辛迪·法斯特博士(Dr Cindy Fast)最近在培训基地看到了她的研究成果。

图:reddit

“我眼前有只老鼠在极力表明她发现了什么,”她说,“从她刨地的样子能看出来,地下肯定有东西。他们拿来了金属探测仪,果然……挖了非常深以后,发现了一颗尚未被引爆的大型地雷。我每天都观察她训练,知道她肯定可以做到,只是亲眼看到这一幕,还是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毫无疑问,那只老鼠,挽救了人类的生命。”

检测结核病菌,老鼠比人类更准?安特卫普扫雷组织从2007年开始用老鼠来检测结核病,至今已经检测了超过50万个样本,预防了11.7万次潜在感染。新发现的结核病例有1/4是在非洲,鉴于结核病诊断难度大、费用高,安特卫普扫雷组织在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和埃塞俄比亚的工作是无价的。

肺结核Tuberculosis,又称TB

结核病患者的痰液(唾液以及从呼吸道咳出的粘液)含有细菌病原体产生的化合物,带有一定的气味。有些医生声称可以从每名患者身上闻到这股气味,而有些动物在患者感染结核病的早期就能分辨出这种气味。老鼠就可以。安特卫普扫雷组织也培训老鼠检测结核病,方法和扫雷大同小异。在达累斯萨拉姆实验室,快递骑手刚送来了100名患者的痰液标本,他们均出现了肺结核症状,在与安特卫普扫雷组织合作的诊所就医。工作人员对它们进行无菌处理后,将培养皿打开放到架子上。

图:每日电讯报

这股气味太令人难以忍受了。“那是……结核病菌的味道吗?”实验室主管纳松·爱德华(Nashon Edward)笑着回答:“这可不是结核病的味道,是的话咱们就惨了。那只是痰液的味道。”非洲巨鼠能够识别出带有结核病菌的培养皿。约翰说:“人生只有一次,这些动物能够挽救人的生命。我很荣幸能和它们一起共事,我们合作得很愉快......我之前觉得他们不过是害虫,后来才知道它们原来这么聪明。全世界都应该知道它们有多厉害。”

被老鼠救过一命是种怎样的体验?

约翰坐在测试室里,面前是一个无尘玻璃罩。玻璃罩下方是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10个痰液样本。巨鼠卡罗琳娜从一侧进入玻璃罩,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她从一个样本爬到另一个样本,努力地嗅着,爪子在不锈钢上咔嗒作响。她在第三个样本前停了下来,挠了挠爪子。约翰按下按钮,卡洛琳娜回到起点,从透明管里吃到了零食。

在扫雷区工作的巨鼠

约翰的笔记里标注了对照样本的位置。卡洛琳娜轻而易举地把它们找了出来,但也在其他两个样本前挠了挠爪子。医生可能将它们标记为了阴性,可卡洛琳娜把它们挑出来以后,他们将用符合WTO标准的证实实验再次核查。人们不会仅凭老鼠的判断而做出诊断,但如果这些样本确实含有结核病细菌,卡洛琳娜可能挽救了一条生命。对她来说,这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安特卫普扫雷组织训练的老鼠可以在15至20分钟内检测100份样本,人类用显微镜可能需要花上一周时间。

图:Science News

被啮齿动物救过一命是什么体验?达累斯萨拉姆24岁的焊工穆罕默德·赛义德(Muhammad Said)对此深有体会。2018年4月,他整夜咳嗽,不停出汗,而医生却说他的结核病检测呈阴性。他的痰液被送到安特卫普扫雷组织进行二次筛查,老鼠得出了不同结论。那只老鼠是对的。赛义德说:“我不知道老鼠这么厉害。”

图:ViralPortal

说这话的他正在安特卫普扫雷组织参观,并且第一次把老鼠放在手心里。经过半年的治疗,他又恢复了健康。如果病情继续延误,他可能连一个月都挺不过去了。“我接受了结核病的治疗,现在又可以工作和踢球了。很难说我现在是什么感受,我之前还以为老鼠是害虫……”克里斯托弗·考克斯(Christophe Cox)说,就算知道安特卫普扫雷组织的工作,还是有很多人憎恶老鼠。

“我们遭到了排雷界的反对,他们非常保守,跟军队还有点关系。他们觉得我们是在搞黑魔法。不过这也在发生转变,大家对我们的工作越来越感兴趣。”如果资金允许(你可以通过“领养”一只老鼠尽一份力),安特卫普扫雷组织计划将啮齿动物投入更大范围的应用。

已经有人在研究能否训练老鼠发现频危动物样本或识别污水,比如从走私者的行李中搜出穿山甲鳞片。而配备“微型高科技背包”的老鼠可以被送到搜救犬都进不去的建筑废墟中,寻找幸存者。“那么问题来了,”考克斯不苟言笑地说,“如果老鼠进入建筑的路上看见了厨房,会发生什么?”太阳在莫罗戈罗升起又落下,温柔地照在老鼠和培训师身上,彼得·帕克还是一如既往地勤劳。

已经有20只老鼠被紧急调到柬埔寨,辛迪·法斯特博士说,安特卫普扫雷组织“只会派出精兵猛将”。帕克加紧了工作节奏,它比大多数同事更快。小跑,挠地,滴答声。小跑,小跑,挠地?

对的,滴答声。几个星期后,帕克已经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测试。只要手续就绪,它将飞往柬埔寨排雷。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欧洲时报英国版,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