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
"我们是亚裔、同性恋、并深感自豪"
2019年6月25日    来源: 网络    阅读: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每年六月是加拿大“同性恋自豪月”,而在上个月,台湾刚刚通过了亚洲第一个同性恋婚姻法。北美同性恋平权运动由来已久,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同性恋权益保护,到九零年代对抗艾滋病,再到最近十几年的争取同性婚姻合法化运动。在这个过程中,很少有主流媒体提及亚裔同性恋群体,但最近两年的研究发现,加拿大亚裔同性恋团体在这个过程中非常活跃, 在某些方面甚至起到了主导作用。

房惠晴:加拿大同性恋平权运动先锋人物

1979年,有五百多名男女同性恋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关于同性恋的研讨会,并组织了历史上第一次“同性恋自豪大游行”。

(1979年,亚裔同性恋参与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一次同性恋自豪大游行。向房惠晴求证,他说,中间挥舞手臂的就是我。)

房惠晴当时住在多伦多,他参与了那一次的同性恋大游行,并且深受启发和鼓舞。他说,那是他第一次了解到,自己原来有那么多的同类。

参与那次活动的年轻的同性恋们回到了自己的城市,组织了全美各城市的同性恋平权机构与运动。

1980年,房惠晴和几位亚裔同性恋一起创立了多伦多亚裔同性恋者协会,Gay Asian Toronto (GAT),这是目前所知的第一个亚裔同性恋组织。四位创始人包括了:房惠晴,来自香港的Gerald Chan,菲律宾的Nito Marquez, 以及印度的Tony Souza。

当年房惠晴设计的同性恋宣传海报。(房惠晴提供)

当时,GAT为亚裔同性恋人士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还就同性恋面临的困惑提供咨询以及公开讨论。GAT一直活动到2000年左右解散,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1981年2月5日,大多伦多地区发生警方针对同性恋浴室的逮捕行动,警方称为“肥皂行动”。行动中,有超过300人被捕,是加拿大自“十月危机”以来,逮捕人数最多的一次。事件被称为加拿大的“石墙骚乱”,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行动,也成为多伦多同性恋自豪大游行的前身。

2016年6月,多伦多警方公开就“肥皂行动”向同性恋社区道歉。

1982年,多伦多同性恋组织请求亚裔同性恋协会发起组织当年的“自豪大游行” —— 亚裔同性恋结构同意了,其中一位重要的组织者是Alan Li。他在游行前做了讲话,然后带领整个队伍穿过了唐人街,并在Grange公园附近集合。房惠晴称,那是亚裔同性恋运动的”重大时刻“,也引发华裔社区的好奇与担忧。

1983年,多伦多的亚裔同性恋机构有了自己的出版物Celebrasian。

1984年,房惠晴开始制作有关亚裔同性恋的纪录片《性取向,Orientation》。他采访了14位亚裔男女同性恋,他们有些是出生在加拿大的亚裔,也有来自香港、马来西亚、印度的移民。

当时,加拿大还没有对同性恋的人权保护,这些受访者可能因为暴露自己的性取向而丢掉工作,甚至被赶出居住的地方。但这些年轻的同性恋权益倡导者义无反顾支持这个项目,这也是第一部系统介绍亚裔同性恋状态的纪录片。

八零年代中后期,同性恋平权活动的重心转移到了对抗艾滋病。房惠晴与友人一道,创立了亚裔艾滋病预防机构,这个组织之后与其他机构合并,成为了现在的“亚裔社区艾滋病预防机构,ACAS“。

2016年,房惠晴拍摄了纪录片《回访:性取向,Re:Orientation》,这是《性取向》的续集,在32年之后,他试图重新联络出现在自己纪录片当中的主人公,描述他们的生活状态。不过,他发现,其中的三位已经去世,有些已经搬离加拿大,有些则不愿意出镜。最终,他说服了其中的七位接受访问。

他感慨,或许在20多岁的时候,人是勇敢的,抓住一切的机会;但到了五、六十岁的时候,开始更多的顾虑担忧。不过,亚裔同性恋这些先驱是应该被历史记住的。

目前,房惠晴与自己四十多年的伴侣住在多伦多。他的作品始终关注同性恋社区,同时,也包括对自己华裔身份、家族历史的探讨,以及对移民难民、印度、巴勒斯坦等地状况的关注。

面对过去同性恋平权活动几十年的变化,作为艺术家,房惠晴保持着自己的理性与分析,包括对于同性婚姻合法化。他认为,自己那一代同性恋不可能想到,一向标榜性自由的同性恋社区,会把同性婚姻作为斗争的目标 —— 这一切的转变,与艾滋病出现相关。

活动家、艺术家房惠晴。(@Mezart Daulet)

他表示,在拍摄《回访:性取向》的过程中,刻意与年轻一代同性恋做了深谈。他发现,对于老一辈同性恋曾经的抗争和付出的代价,年轻人或许不尽了解。但是,看到他们有了更大的自由与空间,自己依然感到欣慰。

不过,他感觉,新一代面临更多身份认同方面的困惑,比如,新出现的变性人或是非二元性别身份。他提醒说,人们必须对此保持警惕,因为“身份认同也很容易被操纵”。

2019年5月17日,台湾立法会三读通过同性婚姻专法,现场支持者冒雨集会。(AP Photo/Chiang Ying-ying)

时间来到2019年。5月17日,台湾立法会三读通过了同性恋婚姻专法。

在加拿大蒙特利尔,来自台湾的詹正益与赖志颖可谓百感交集。他们的年龄、个性、经历有所不同,但是,作为同性恋,过去几年,都密切关注台湾同性婚姻立法议题。

詹正益:“至少我们需要出柜”

1961年出生,台湾中山大学英美文学专业毕业。2001年移民加拿大。目前与自己16年的拍档Jean-Guy居住在蒙特利尔。

与詹正益先生联系采访的时候,他说,自己虽然愿意接受访问,但是个性非常害羞。果然,在镜头前,他显得有些紧张,不过,他的故事道出了相当多生活在相对传统亚洲社区的同性恋的辛酸。

正益表示,早在中学时代,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性取向,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1995年,34岁的他到纽约旅行,才有了第一次性的体验。

他一直不敢和父母出柜,坦白说出自己的性取向,因为担心不知道”父母会如何反应“。他只好选择逃离。

2001年,他决定先来加拿大蒙特利尔读书,然后再移民。

也是在蒙特利尔,他邂逅了魁北克人Jean-Guy,两人在一起已经16年了。

在台湾同性婚姻法律通过这个过程中,一向害羞的正益在社交媒体群组中,大胆向同学朋友以及家人出柜。

他的理由是,同性恋被很多人妖魔化了,而这些认识我的人,总会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至少我们需要出柜”。

詹正益写给朋友家人的公开出柜信。

赖志颖:感谢推动同性婚姻的先行者,我是受益者

赖志颖,台湾台北人。麦吉尔大学微生物学博士。曾出版小说《鲁蛇人生之谐星路线》,《理想家庭》,以及《逃匿者》。

在采访中,赖志颖以科学家的严谨和作家的感性介绍了台湾同性婚姻专法,正式名称是《释字第748号施行法》,通过的过程。

2017年5月,台湾最高司法机构司法院公布释字第748号解释文,认为台湾民法中,“未让同性别二人,得以经营共同生活为目的,成立具亲密性和排他永久结合关系,是违反了《中华民国宪法》。台湾司法院给了立法机关两年时间来完成相关法律修正。

2018年11月,台湾全民公投,通过同性婚姻会以修改民法以外的其他立法形式让《释字第748号施行法》得以实现。

2019年5月17日,《释字第748号施行法》通过立法院三读,正式通过。

台湾同性婚姻专法通过,志颖直言要感谢如祁家威这样的先行者。祁家威是台湾第一位公开出柜的同性恋。1986年,他召开记者会呼吁重视艾滋病防治;此后,一直从法律层面挑战台湾法律,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

志颖表示,自己是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受益者。而他的男友囧囧则表示,如果两人结婚,婚礼会选择在台湾举行,因为“这对他更加重要”。

在与赖志颖和詹正益的交谈中,我留意到,文学艺术在同性恋议题上带给他们的启发,比如,两个人都不约而同提到了白先勇的《孽子》,以及邱妙津的《鳄鱼手记》等台湾描述同性恋的经典作品。

正益收藏的白先勇、邱妙津作品。(Yan Liang/RCI)

Steven Shi:我会为同性恋权益抗争到最后一口气

中文名晓峰。曾经担任广东电台以及加拿大中文电台节目主持人。毕业于UBC商学院,目前任职于金融机构。他曾经担任ACAS董事,并一直积极参与多伦多的亚裔同性恋社区各项活动。

Steven从很小开始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同性恋倾向,并且从不刻意回避 —— 他从来是理直气壮的:“我不觉得世界亏欠我什么,但我也绝不认为,我亏欠了世界什么”

在采访中,他表示,这或许是源于自己的个性与背景。他在大学时期就有了长期稳定的初恋男友。虽然几年之后,两人分手,但是,这段初恋带给他对爱情观影响是正面的 —— 那就是,同性恋的爱情和异性恋没有不同,自己会去爱,会得到爱。

或许由于他的不回避的态度,以及他的言谈举止,在生活和工作中,看似乐观自信的他,其实遭遇过很多的歧视 —— 用他的话说,“歧视几乎无处不在”,尤其是在中国国内的那些年。

他也坦陈,在这样的时刻,曾有异性恋朋友站出来,为同性恋说话 —— 这给他带来的安慰和温暖无以复加,认定人性是有美好的一面的。

2000年,Steven移民加拿大。在离开中国之前,他正式向父母出柜。

他是幸运的,在加拿大的近二十年中,他完成了学业,闯过了移民需要过的坎儿,也能在一个自由的、有保障的环境中,慢慢探索自己的情感,比如,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而过去这些年,他也先后担任亚裔社区艾滋病预防机构ACASE的董事会成员,花了大量时间精力,组织参与多伦多亚裔艾滋病防治机构ACAS以及“同性恋自豪大游行”等。

目前,他和自己多年男友Adrian生活在多伦多。

后记:首先,我要感谢本期节目中的所有嘉宾,感谢他们信任我、愿意出镜接受访问。他们坦然面对,敞开心扉,让我对加拿大、台湾LGBTQ平权运动的历史和现状有了新的认识 —— 采访过程中,我也几度跟着他们唏嘘落泪。

其次,台湾不久前通过了同性婚姻法,对整个华裔以及亚裔LGBTQ社区都是个莫大的鼓舞。但是,前面的道路依然很长,尤其是,直到现在,相当多的亚裔LGBTQ人群依然生活在阴影中。

此外,在联系嘉宾的过程中,我也试图采访女同性恋以及变性人,但是,却没有找到适合的受访者,给这一期节目留下了遗憾。

如果您看了这个特别节目以及访谈,有什么感想,欢迎在文章下面留言。如果您是LGBTQ的一员,愿意接受访问,也欢迎和我联络。

最后,让我用同性恋权益运动中最常用的一句话作为本期节目的结束吧:爱就是爱。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网络,点击查看原网站

相关新闻返回列表>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