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加拿大10岁女孩被强制节育!更多经历令人发指

2021-06-07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她乡Lachic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01

原住民的累累伤痕

最近,215具原住民儿童遗骸在BC省坎卢普斯市一所原住民寄宿学校旧址上被发现的新闻,震惊了全世界。特鲁多总理都在推特上发文,称这个消息“令人心碎”,这是加拿大“黑暗和可耻的”一段历史。

5月30日,加拿大全国所有联邦机构建筑全部降半旗。BC省教师的工会呼吁教育工作者、各个学校班级在

5 月 31 日至 6 月 4 日期间穿橙色衣服、举行仪式并降半旗,作为与原住民人民和解的一种表达。Every Child Matters

也瞬间登上推特的加拿大热搜榜榜首。

图源 推特

很多网友都用橙色纪念这些淹没在黑暗历史中的无辜生命。

图源 推特

在温哥华美术馆门口,为了纪念这些可怜的孩子,人们自发摆放了孩子的鞋子、鲜花,还有是一些破旧的娃娃,他们充满痛苦无助的表情让大家仿佛看到那些印第安孩子们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恐惧和悲伤,心碎不已。

图源 微博

事件在持续关注和不断发酵,更多加拿大针对原住民的黑材料又被集中扒出来,其中有些新的内容令人发指。

一位加拿大BC省律师Breen Ouellett在事发前几天发就在推特上爆出猛料,称有不到10岁的原住民女童就被强制节育,很多媒体立刻跟进报道了此事,当时还有人质疑这个问题的真实性。Ouellett本人是加拿大原住民中的一个族群梅蒂族人,也曾是加拿大“国家质询”(National

Inquiry)项目聘请的法律顾问,从2018年开始一直从事原住民女性失踪和谋杀案件的调查,最近他因为对这个项目的工作失去信心辞职。

图源News1130

图源 推特

Breen Ouellett在5月21日的推特上说,“他得知过去的十年间,BC省的社会工作者强迫 10 岁以下的原住民儿童被医生安装宫内节育器。这些孩子未能得到后续的护理。加拿大这就是对原住民进行种族灭绝。”

随后的推文中他又表示,他知道至少有一个女孩被放置了宫内节育器,因为她被认为在寄养中有被强奸的风险,这样就可以防止她怀孕了。但是Ouellett表示,为了保护当事人,他不会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提供据称受害者的姓名,而是“会尝试找到安全的方法来帮助他们发声。”

他还转推了一个自称是原住民女孩的推特。推文中说,“我12岁的时候,DWTO医院就让我放宫内节育器,还好一个黑人护士告诉我避孕就能治疗多囊软巢症。幸好她的提醒,我才没有放节育器。但是就是同一个医生仅仅为了证明我没有多囊症,就弄破了我的处女膜,尽管我已经明确说过我是处女了。”

图源 推特

BC省儿童和青年事务代表Jennifer

Charlesworth说,目前他们的办公室没有收到任何关于社会工作者强迫原住民及其儿童安装宫内节育器的报告。Jennifer指出,这种做法如果存在,不仅违反省法律,还违反国际条约,例如《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和《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

图源 NEWS 1130

按照BC省的规定,儿童不仅有权在需要时获得医疗护理,而且有知情同意权。如果10 岁以下的孩子自己还没有能力做出决定,监护人和医疗保健服务提供者就要代表孩子做出决定,但必须“确保他们的利益得到最大的维护”。

02

黑暗一直在延续

如果说以原著民寄宿学校为代表的那段残害原住民的历史是几十年前的尘封往事,那么对原住民妇女采取强制绝育的问题却一直延续至今,不绝于耳,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加拿大各级政府机构对原住民的忏悔是如此虚伪。

在北美,作为殖民化和 20 世纪初开始的所谓”优生运动”的重要内容,对原住民妇女的强迫绝育被视为传统。当时,加拿大曾以“智力缺陷”为由强迫土著女性绝育。阿尔伯塔省和BC省更是颁布了《性绝育法》加以保护,据说这个政策还得到了希特勒的赞扬。

图源VICE BC省原住民家庭合影

根据专门研究加拿大强制绝育历史的《种族灭绝法案》(The

Act of Genocide)一书的作者Karen Stote的说法,在 1966 年至 1976 年间,加拿大就有超过 1000

名原住民妇女被绝育。在加拿大,原住民的出生率从六十年代的每 1000 人出生 47 人,下降到到八十年代的每 1000 人出生 28 人。

图源 The Act of Genocide

让原住民强制节育还被冠以“缩小家庭规模、防止贫困”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尽管相关法案已经在上世纪70年代就被取消了,但是在现实中,这种残酷的行为却从未停止过,直到最近几年因被原著民妇女抗议才被公众知道。

来自阿尔伯塔省的Morningstar

Mercredi50多岁了,她13岁的时候意外怀孕,在去朋友家的路上摔倒出血。被送到医院后,医生没有征得她和她父母的同意,直接摘除了她的左卵巢和输卵管,导致她多年不能怀孕,并因此患上了抑郁症甚至多次尝试自杀,多年后她好不容易生育了一个孩子,在做超声检查时,她才发现自己的部分卵巢和输卵管被摘除的可怕事实。

图源 VICE

化名为SAT的克里族原住民女子告诉媒体,2001年在萨斯卡通市的一家医院里,29岁的她刚刚生完第六个孩子,医生就把她的儿子带走了,一群护士把她转移到另一张病床上,强制进行膜外麻醉后,施行了节育手术。她大声喊着“不要”,并闻到烧焦的气味,听到金属撞击的声音。手术做完后,医生说:“完成了,你再也回不去了。”痛苦和恐惧折磨她很多年后,当她在社交媒体看到其他人同样的控诉后,才敢把自己的经历也讲出来。

图源 VICE

虽然大部分绝育的女性都签有同意书,但她们很多并不是自愿的。她们要么被威胁,要么被诱导没有其他选择,有的人甚至在生育后,因为不同意当场绝育,医院就把孩子抱走了,送到寄养机构。

另一名原住民妇女Brenda Pelletier说,2010年她在皇家大学医院生完第七个孩子后,被社工、护士、医生轮番施压,要求她签同意书,如果不签就不让她出院,最终她不得不屈服了。

图源 VICE

在2008年到2012年,至少有55名女性控诉她们在萨省被强迫绝育。2015年事件曝光后,更多受害者站出来控诉。这些受害者遍布萨省、曼省、安大略省、阿尔伯塔省、BC省、魁北克省、育空地区等全国各地,可怕的冰山下的内幕终于被揭开了。

2017年100多名原著民女性对萨省强制绝育行为提起集体诉讼。领导这场诉讼的是原住民权利律师Alisa Lombard,她要求给每位受害者700万加元的赔偿。这一诉讼获得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联合国暴力侵害妇女委员会等机构的支持。

针对原住民女性被害的事,文章开头提到的“国家质询”(National

Inquiry)项目组2019年就发布了报告,认为加拿大政府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种族灭绝”,不过,当时报告并没有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直到今天,215个原住民孩子的的遗骸,终于再次唤醒了加拿大对这段历史的深刻反思和检讨。

图源 A Legal Analysis Of Genocide《种族灭绝的法律分析》

希望这次事件不会再一次时过境迁,让人们忘却了伤害和伤痛。历史的伤口或许永远无法抹去了,但是正视历史、彻底反省,完善法律制度,改变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的歧视和不平等观念,才可能真正让历史不再重演。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