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唏嘘 | 加拿大5万非正常难民6成下落不明!3千人有犯罪前科

2021-05-08 来源: 微信公众号 温哥华头条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5月3日,一份被加拿大联邦政府雪藏已久的移民文件被国会议员翻了出来。这份由加拿大总审计中心(Auditor General)于2020年春季出具的报告中记录了加拿大遣返移民的情况。

这份冗长的报告乍一看没什么大问题,可仔细阅读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截至2019年4月,加拿大总共对境内5万名非正常难民发布了驱逐令,然而被加拿大政府成功驱离的非正常难民人数,还不到三分之一。

(图自《列治文新闻》)

换句话说,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至今都不知道加拿大境内34,700名非正常难民到底在哪儿。更要命的是,CBSA官员对媒体透露称,有将近3000人有犯罪前科。

(图自加拿大联邦政府官网)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根据加拿大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联邦监狱里2019年一共也就才关押了14,071名囚犯,这份移民文件几乎等于变相在告知国民,差不多占全国囚犯总数20%的、大概率再犯事儿的非正常难民仍在逍遥法外,然而官方管不了,或者并不打算管。

3日,当一位国会议员将这份报告重重地摔在辩论室的桌子上、大声质问联邦政府时,并没有得到直接回应。

据《列治文新闻》报道,2014年,列治文居民Christy Mahy被危险驾驶的阿尔巴尼亚人Erjon Kashari驱车撞死。虽然Kashari在作案前不久就在英国犯了罪,档案上还留有记录,但他还是成功入境了加拿大,并以难民身份申请了移民,还在加拿大生活了将近4年。

在Kashari作案后,加拿大移民局直接撤回了他的移民申请,并将其驱逐回阿尔巴尼亚,接受当地司法部门的处罚。2020年,Kashari又被引渡回了加拿大并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撞死人判两年?),且此人已于2021年春季在加拿大服刑。

(Christy Mahy的家人庆祝凶手Kashari伏法)

2014年作案,2021年才服刑,这速度也醉了。至于服刑完毕后他会不会被送出加拿大,谁也不清楚。

都知道这人从哪儿来了,还不能把它送回去?可能还真是这样。上文提到的这位国会议员在辩论中表示,在很多情况下,非正常难民人就在CBSA眼前,可他们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被遣返,且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借口都是缺少旅行证件——护照一烧,就是特鲁多本人驾临,CBSA也不能把这些人送走。

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至今,CBSA一共也就才成功驱逐了不到1万名移民。

(图自《列治文新闻》)

“重点是,这些有犯罪前科的人是怎么入境的加拿大?”这位华人国会议员发出了灵魂质问,“要么找不到人,要么不驱逐出境,我们的政府是在等Kashari这样的人在加拿大再犯一次罪吗?”

而就在5月5日,又是在列治文,警方就通报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一名10岁的小孩在该市Thompson附近遛狗时被一辆机动车当场撞翻。根据警方发布的声明,所幸这个孩子只是受了点轻伤,但肇事的驾驶员现在已不知所踪,是不是难民,我们也不得而知。

提到难民犯罪,程序就不得不说一下申小雨案。哦对了,因为时至今日这个案子拖了快4年也没判,根据加拿大的媒体法,对这个案子的“主人公”阿里(Ibrahim Ali),咱们也只能叫他“嫌疑人”。

2017年7月18日,时年13岁的华裔女孩申小雨(Marrisa Shen)失踪。加拿大皇家骑警本拿比分部接到报案后,在次日凌晨于本拿比中央公园发现了她的尸体。此后,申小雨的家属和所有信息此案的人们一起,对案件的真相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图自CBC)

经过14个月的调查,2018年警方拘捕了叙利亚男子阿里,检察官直接在BC省最高法院以一级谋杀罪起诉了阿里,连审前聆讯都直接跳过了。

以为这已经够快了吧?还偏不。从2018年底开庭到现在,申小雨案一点进展都没有。这位叙利亚难民多次出庭,他的代理律师Veen Aldosky 2019年1月、3月先后两次以涉案文件数量庞大、需要时间整理为由,申请将案子延后审理。

(犯罪嫌疑人阿里 图自CBC)

最离谱的是,在2019年4月16日的庭审上,Aldosky律师再一次提出了延后审理。这个提议把法官Lance Bernard都震惊了,他强行按下自己的不满,先问了控方意见。结果控方(BC省检察官)的律师居然同意了,表示理解辩方的难处。

法官当即打断了控方律师的发言,然后直接宣布休庭,说“自己需要时间冷静一下”。

此后,好不容易进展到了陪审团阶段,本该于2020年9月21日审理的案子,又临时被推迟,然后被拖到了2021年的“某个时段”。之后就有疫情了,申小雨案的审理又变得遥遥无期。

(图自《温哥华太阳报》)

阿里叙利亚难民的身份一经曝光便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据媒体报道,他甚至都不是加拿大联邦政府资助项目的难民,而是私人及组织资助来加拿大的难民,赞助机构为温哥华的一家教堂(St. Andrew's-Wesley United Church )及鲍恩岛(Bowen Island)的一个团体。

事实上,鲍恩岛的居民起始的赞助对象本来是阿里的一名兄弟,结果募款数额超出预期,阿里才得以搭上末班车,“借光”成为一名来到加拿大的难民。

申小雨的悲剧,加拿大政府的难民政策难辞其咎,可到现在为止,无论是申小雨的家人还是华人社区,都没有听到来自特鲁多政府的一句道歉。相反,他屡屡为失败的难民政策的诡辩,多次被问及申小雨遇害案,他也只是搪塞过去。

2018年9月17日,加拿大《麦考林》杂志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特鲁多对此案的回应。

(图自《麦考林》推特)

(图自《麦考林》推特视频截图)

当面对这4万网络观众,特鲁多谈到这个被害的孩子时,居然还笑了。网友纷纷在推特上留言,几乎是一边倒的骂声。

(图自推特)

对了,皇家骑警发言人对CTV News表示,申小雨案嫌疑人之前没有犯罪记录,说完这句话又补了一句“至少我们不知道他(在加拿大犯过罪)”。

就算我们信你,没有犯罪记录的难民都平白无故害死了个孩子,现在联邦政府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告诉我们有3000个有前科的难民就潜伏在我们周围?

我们的安全谁来保证?

作为发达国家,接受难民是加拿大的国际责任,这一点,我想,大部分人都是理解并支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为了做“道德领袖”不加区别、一古脑儿地引入,更不意味着为了选票而放宽难民准入条件,让其他循正常途径的移民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难民和华人都属于弱势群体,在多元文化背景下,本应是唇齿相依、相互支持的群体,但正是由于政府政策的不当,在袒护与鄙薄之间失去平衡,让弱势群体面临更加不确定的风险。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