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重磅 ◇ BC省温哥华已成北美种族歧视之都?!

2021-05-08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好房网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在大温,差不多25%的居民都说中文,广式茶餐厅的味道比在发源地还正宗,列治文短短一条3公里的“天堂之路”上,基督教、印度教、锡克教、伊斯兰教和佛教的庙宇几乎一个挨着一个,彼此和谐共存。乍一看,疫情引发的反亚裔、反华裔种族歧视,应该在此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才对。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据彭博社报道5月6日报道,2020年,在温哥华这个只有70万人口的城市,当地警方接到的反亚裔仇恨犯罪的报警总数,比美国人口排名前十的城市报案数加起来还多。

(加拿大与美国各大城市仇恨事件数量 图自彭博社)

在过去的一年,近一半的大温亚裔居民经历过仇恨事件,而正如彭博社所说,大温已经成了整个北美的“种族主义之都”——正面临着有渊远历史的种族主义暗流。

新冠疫情是导火索没错,但大温地区针对亚裔、华裔的仇恨,已至少累积了数十年。很少有城市因来自亚洲的移民和资本发生如此明显的变化——没有这些人力和财力之前,温哥也就是一滩在转型中苦苦挣扎的工业死水,而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到处都点缀着豪华公寓和设计师精品店的国际大都会。

如此剧烈的变化下暗藏着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大温可能根本没准备好做多元文化主义坚实的堡垒。

(图自彭博社)

“种族歧视一直都存在,新冠疫情只不过是个借口,”38岁的Trixie Ling对彭博社表示到。这位来自中国台湾的华裔移民在大温经营着一家名为“希望之味”的非营利性组织,为难民妇女提供帮助。2020年5月,一名陌生男子在路上与她搭讪,然后聊着聊着就一口痰吐在她脸上,随着就是一连串的有关Ling种族和性别的辱骂。

针对亚裔、华裔的种族歧视爆发,差不多是2020年初开始的,而自那时起,温哥华就似乎成了仇恨的中心——温哥华与中国城市之间的直飞航班数量远超美国和欧洲。

2020年1月26日,一位不幸感染的中国商人从武汉飞回温哥华,然后就被加拿大媒体疯狂炒作说他是“BC省的第一个新冠病例”。但几个月之后的流行病学研究显示,BC省的新冠病毒根本就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欧洲、加拿大东部省份和美国华盛顿州。

但除了华裔和亚裔外,没有人在乎这个研究结果。在疫情开始的头几周,大温亚裔、华裔的面相、还有我们脸上戴着的口罩,都会招致疯狂的语言攻击——“感染源”、“滚回中国”、“停止偷医生的口罩”,这些污言秽语迅速上升成有形的侵害:92岁的华裔老人在便利店内被无端推倒,22岁华裔女子在市中心公交站大白天莫名其妙被人一拳打在脸上,连唐人街的雕塑和建筑物都被仇恨文字反复涂鸦。

2020年,温哥华警方一共记录了98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是2019年同类案件的八倍。就连我们一直认为种族歧视最严重的的美国,“重灾区”纽约记录的仇恨犯罪数量,也仅为温哥华的三分之一。

当然,更多的仇恨犯罪受害者,选择不向警方报案,或者报了警也没被记录在案。彭博社援引温哥华本地一家名为Insights West的民调公司消息,4月9日该公司的调查显示,43%的BC省亚裔、华裔居民在过去一年都曾经历过种族歧视——有的人当街无端被骂,有的人经历了财产损失,还有的更是被无故殴打。

(Trixie Ling 图自彭博社)

这些受访者中,有一半人都觉得,加拿大的种族歧视现象会更加严重。彭博社援引另一份于2020年9月发布的调查称,加拿大人均遭遇的反亚裔、华裔种族歧视事件数已经超过了美国,而BC省就是加拿大的重灾区。

至于列治文这个华裔占该市总人口54%的地方,种族歧视简直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甚至在整个BC省出现第一例新冠病例之前,列治文的居民就在保持社交距离并佩戴口罩。这些华人社区自发的防疫措施成功遏制了病毒的早期传播,然而在几个月后才终于得到了省公共卫生官员和研究人员的认可和赞扬。

疫情已经一年多了,列治文的总感染率一直处于极低的水平。远低于仅有一桥之隔的温哥华就不说了,列治文的新冠比例之低,甚至让加拿大北极圈内的努纳武特省都为之汗颜。

2020年5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对媒体表示,“仇恨、暴力和歧视在加拿大没有地位”,然而历史证明,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在加拿大、特别是BC省,有根深蒂固的渊源。

温哥华之所以存在,仅仅是因为它是横穿加拿大的太平洋铁路的终点站。卑诗大学(UBC)保存的档案显示,这条落成于19世纪晚期的铁路,其在落基山脉最险的一段,每修建一英里,就有两名华人劳工死亡。

尽管华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与牺牲,当时的加拿大仍广为流传着一首充斥着种族主义的祝酒歌,歌词这样写着:“我们仍然欢迎所有白人兄弟/但黄种人别来/他们不守诺言/他们欺负弱小/他们不要来这里”,也正因如此,臭名昭著的3K党还专门跑来了温哥华,绑架并折磨了一位为华人劳工权利奔走呼号的新闻工作者、政府公务员黄文甫(Wong Foon Sien)。

(华人劳工修太平洋铁路 图自彭博社)

更不用说,1885年开始,加拿大开始对每位入境的华人征收巨额“人头税”,还在长达数十年时间内禁止华人移民,还把他们关起来。

不光是华人,加拿大、温哥华的种族歧视也没放过其他亚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约有22,000名日裔加拿大人被无端剥夺了财产,统一被抓进了集中营。“禁止将物业出售给亚裔”这一离谱的要求在战后还一直出现在温哥华地产买卖的合同中,一直持续到1978年。

许多人至今还记得仇恨爆发的速度有多快。85岁的日裔加拿大人野村佳子(Kayoko Nomura)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政府从家中带走,并和母亲及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被关在温哥华的一处、像牲口圈似的日裔集中营内。

而数十年过去了,这种恐惧再次席卷了她。就在最近几个月,在温哥华一处Home Depot,一个陌生的司机摇下窗户对她大吼大叫,要她“滚回自己的国家”;在Costco,一个女的又对她无端咒骂,而Nomura当时只是带着手套拿起了一本杂志。

亚裔老人们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他们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如此强烈的仇恨。经历了一生的侮辱后,Nomura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更愿意笑着忍着”,在这两起种族歧视事件中,她也没有报警。

(图自彭博社)

大温种族歧视的历史渊源,近3、40年也从来没断过——此前一直被污蔑为底层移民的华人、亚裔,现在却在媒体煽动成了“有钱但腐败的精英”。上世纪80年代,的确加拿大的移民有一半都来自亚洲,但多数人并不富裕。

可加拿大一直在调整移民政策,吸引富人移民投资,而在温哥华,最典型的就是李嘉诚。

1988年,这位传奇香港大亨一口气收购了温哥华市区6分之1的地产,用一堆玻璃外墙的摩天大楼重新绘制了温哥华的天际线。在接下来的10年里,大约有225,000名来自中国香港的华人,追随着李嘉诚的脚步来到加拿大,让温哥华本地商业媒体《Equity》惊呼“温哥华正在成为香港的郊区吗?”

(《Equity杂志》“温哥华要成香港郊区了吗?”图自彭博社)

有关新移民“怪物房屋”的分区规则在公众听证会上激起了渲染大波,官方指责其风格与传统意义上的“富人街区”格格不入。

但真是华人、亚裔拉高了房价吗?显然不是。彭博社指出,到2010年,美国人在温哥华拥有的地产数量约是所有亚裔的4倍。而到今天,海外买家仅占整个BC省地产销售的1.5%。

像许多慢性病一样,仇外心里会暂时消退一段时间。然后,大温新一轮针对华人、亚裔的种族歧视便打着对住房或教育担忧的旗号卷土重来。

加拿大主流媒体《麦考林》杂志2010年发表了一篇有关加拿大顶尖大学的文章,直接取了个标题叫“太亚洲了?”;在温哥华,卑诗大学(UBC)“十亿华人大学”(University of Billions of Chinese)的绰号最早也是由媒体起的头;而《超富亚洲女孩》(Ultra Rich Asian Girls)电视真人秀在温哥华的开播,更是加固了主流社会对华人、亚裔留学生“都是富二代”的偏见。

(《超富亚洲女孩》剧照 图自彭博社)

但这都比不上媒体在“房市”问题上对亚裔、华裔的无形迫害。

2014年左右,“钱不值钱了”,廉价资金使全球地产价格开始上涨,温哥华也迅速成为全球房地产繁荣的中心,两位数的房价涨幅甚至超过了纽约和伦敦。与此同时,充斥着“华裔、亚裔现金买家在地产竞价中击败本地人”、“买房不住,高档社区成鬼城”一类议程设置的媒体文章也铺天盖地而来。

2015年,BC省政府进行了一项臭名昭著的研究,试图通过3个高档社区中的“非英语名字”(特别是华裔、亚裔名字)数量来断定海外买家的水平,而主持这项研究的就是现任的BC省总检察长尹大卫(David Eby)。

当时4.2万笔交易中仅有172笔的买家是华人,然后以尹大卫为首的BC省府就“官宣”说“是华人买家炒热了地产”。后来这事被媒体越写越离谱,恨不得直接在文章里说华人买家用房地产来洗钱和避税。

2021年4月30日,尹大卫就此事道歉,称他“很后悔让这项研究把对华人的负面叙述永久化”——但危害已经不可逆转了:2016年开始,大温成了阻止富裕外国买家投资地产政策的“试验田”。先是海外买家税、然后是空置税、最后又是针对所谓非居民和“卫星家庭”的投机税。

(尹大卫道歉 图自Georgia Straight)

这一系列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政策用“离谱”二字根本不足以概括。如上文所言,海外买家在整个BC省地产销售的1.5%,国外富裕买家在房价上涨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真正的元凶,是省府缺少对主要住宅物业的资本利得税、拜占庭式的分区和新房许可制度扼杀了住房的供应、以及温哥华当地经济从早期开始就陷入的困境。

导致大温地产价格暴涨的,还有加拿大10多年的低利率。这一2008年金融危机的遗害造成了整个加拿大的借贷倾向,而这种倾向还将大温地产的投机活动扩展成了全国运动。

以上这些问题,加拿大联邦政府、省府解决不了,最好办法不过是找个替罪羊。“(有错的)是他们,不是我们,”加拿大联邦住房局局长Evan Siddall 2016年在温哥华的一次演讲中指出,“这是一种很诱人的说法,替罪羊不难找:我们怪外国人就行了”。

对于这一系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政策,BC省府自然准备好了辩护词:“重要的区别不在于原籍国与公民身份,而在于纳税人与非纳税人”。

(温哥华房价涨幅曲线 图自彭博社)

所以,拿着工签在大温买房的人,只要交20%的海外买家税,就不用交其他的税了?那凭什么一开始在惠斯勒和图瓦森没有海外买家税?就因为这两个地方一个美国人买房多、另外一个地方离美国近?

据彭博社报道,自加拿大关闭边境以来,外国买家在温哥华市150亿加元的住宅交易金额中,仅占比不到1%,可温哥华基准地产指数2021年4月飙升至创纪录的水平。现在温哥华典型的单户独立屋价格为180万加元,是家庭年收入中位数的24倍。

竞价战争越打越热,越来越多的购房者望而却步,却很少有人公开承认少有华人、亚裔购房者参与其中。

“好像只要一说加拿大是多元文化国家,所有的种族歧视问题就跟不存在了似的,”被人无端仇恨谩骂的Ling女士最后还是决定报了警,“所以这也算是加拿大人的特权?对当下问题视而不见的特权?”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