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中国留学生校园内被捅伤!浑身是血!路人讥笑

2021-04-26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加拿大约克论坛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又一起亚裔被袭击的案件!

周六晚9点30分左右,在埃德蒙顿阿尔伯塔大学附近的LRT站台,一名中国留学生在下车后突然遭遇袭击,袭击者用刀刺入了这位学生的手臂,然后逃离了现场。

而令人心寒的是,伤者血流不止倒地,整个车厢乘客却无人理睬,15分钟后凶犯逃跑,也无人报警或者救助。

伤者还听到乘客互相取笑他,一群乘客用夸张的表情阻止紧急停车“呐,这是他自己的问题” 然后乘客们哈哈大笑。

伤者流血20分钟,直到乘客走光,才爬去按紧急按钮。

埃德蒙顿警方目前已经逮捕了一名30岁左右的男性,并且表示这名男子将面临严重攻击和持有武器的指控,因为此案件还在进行调查,所以警方目前还没有公布袭击者的姓名。

阿尔伯塔大学现任学生会主席在Facebook上发帖,表示已经知道此事,正在与被袭击的这名学生进行沟通和下一步行动。

希望大家都能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中国驻卡尔加里总领馆表示,对该案高度重视,提醒同胞注意安全。

总领馆将持续关注此案进展。迅速联系埃德蒙顿警方并敦促其尽快破案,依法惩治凶手,全力保障中国公民人身安全。总领馆还与校方取得联系,请其向受害学生提供必要协助。

总领馆表示,目前领区内疫情依然严峻,社会治安形势不容乐观。总领馆提醒当地中国公民在做好疫情防护的同时,务必高度重视人身安全,提高自我防范意识,尽可能避免晚间单独外出。

总领馆提醒,当地中国公民若遇紧急情况,可通过以下方式及时求助:

加拿大紧急求助电话:911。

中国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呼叫中心(24小时)电话:86-10-12308或86-10-59913991。

中国驻卡尔加里总领馆领事保护与协助(24小时)电话:403-537-6907;

求助邮箱:consularaccess@chinaconsulatecalgary.com

以下是当事人在脸书上的自述事件经过,

实在让人寒心,害怕。

看看伤者在自述中这番话,这些乘客的所作所为简直令人发指!这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加拿大吗?

“然而,没有人主动帮我报警联系警察。袭击我的那个人已经从University站的电梯逃走了,有人想要下车帮我,车上还有一些乘客阻拦他们,说“这是他的问题”。

等到LRT列车和其他乘客离开,我按下站台的急救按钮,等待帮助。UAPC办公室距离车站大概步行15分钟,但是我等了15至20分钟才等到阿尔伯塔大学的安保警员过来。”

目前尚不知道这起案件是否与种族歧视有关,但这些乘客的作为已经足以让人们惊醒,如果受伤倒下的是个白人或者黑人,这些人会如此冷漠吗?

我们无从知道答案。

但我们必须为此发声。

前些日子,我们发布了一篇文章:亚裔造反,十年不成?反歧视游行群头天建立就内讧.....想要去探讨关于亚裔集会抗议歧视的问题。

但就在文章发布后的几天,

一个在墨尔本创立的网店却公然出售

“我是亚裔,不是华裔”字样的T恤。

抵制“仇恨亚裔”的活动

才在世界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几天,

但亚裔内部,

许多其他族裔的人们

正在想尽办法与华裔划清界限......

但很可惜的是,这种做法并不能缓解偏见,反而会加重偏见。

今年3月16日,美国亚特兰大发生了一起大规模连环枪击案——

一名白人男子在3家按摩中心和水疗会所疯狂开枪射杀无辜民众,导致8人死亡,其中6人是亚裔女性。

而这6人当中,仅有2名为华裔,其余还有韩裔和东南亚裔。

韩裔作家、记者Euny Hong(@euny)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如此写道:当别人骂我是华人时,那一刻我就是华人。

对种族歧视,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团结一致。

以下是美籍韩裔作家Euny Hong所发布的专栏文章原文:

为什么我不再澄清自己不是中国人”

(Why I've StoppedTellingPeople

I'm Not Chinese)

By Euny Hong

"当面对来自任何人的种族歧视,我们本能应该做的是愤怒,而不是让步。"

2月中旬,当世界开始出现疫情的时候,我还不得不去拜访一个地方,在那里我曾经历过反亚情绪。

因此,在出行前几天,我疯狂地给我的美发师(白人)发邮件:“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疯狂,但是你能把我头发染成金色么?下周我要去旅行,但我担心我会被误认为是中国人,因为新冠病毒而被骂。”

现在让我们跳过我上面这个荒谬的想法,将重点放在另外一个关键点上:为什么我会这么令人讨厌地表达我的诉求?我可能只是担心别人的仇外情绪。但我为什么要把过错加诸于中国人身上?

这很像很老的一个笑话:当你和你的同伴被熊追的时候,你不需要跑的比熊快,只需要跑的比你同伴快就可以了。换成现在的情况就是:你不需要与种族歧视抗争;你只要让人家歧视别的种族就可以了。

我的恐慌是一个谦卑的提醒,提醒我永远不要过分自信,相信自己在面对恐惧时会做正确的事。

当然,想要避免种族歧视是一种生存本能。但是生存本能通常是不道德的,而且如果不加以制止,很容易会变得更丑陋。

我最终没有去染发,因为我对染发剂突然过敏。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愚蠢的做法。

之后我和我的一个朋友分享了我的焦虑,她是一半华人一半白人血统。我问她:“如果我在机场被要求停车接受进一步检查怎么办?”

她告诉我:“随身携带一本你写的书,以证明你是韩国人。” (我写的两本书的书名中都带有“ Korean”一词。)她还补充道:“我没跟你开玩笑。”

我只回了个,“哈哈哈哈”,然后将她的提议打消了10分钟……随后立刻把我的书放在随身携带的包中。

你要问我当时的计划是什么?如果有人对我区别对待,我就赶紧跑去说:“嘿,我们都同意这个啥肺炎完全是中国人的错,但是好消息是,我是韩国人!你知道防弹少年团吧,我们国家的。所以我们没问题,对吧?”

事实上这种歧视行为是由来已久的,只是这次疫情把它最丑恶的一幕带了出来。我从小就一直带有这种歧视心理。更糟糕的是,我是被教育需要要这样做。

我的童年是在1970年代后期的芝加哥郊区度过的,那时候对华人的歧视每天都在发生。这也是韩国教会里经常出现的话题,教会是我们唯一能遇到除了家人以外其他韩国人的地方。

我们的父母和主日学校的老师经常告诉我们,遇到歧视的时候,正确的回答是:“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韩国人。” (事实上,这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有一次我告诉我那个卑鄙的幼儿园老师:“我是韩国人。”他回答说:“韩国是什么,并没有这样的地方。”)

当时,我们没有一个孩子因为自己是韩裔美国人而感到自豪。大人们试图通过灌输民族自豪感来弥补这种耻辱。但是尽管他们本意是好的,这种民族自豪感的丑陋的同伴也被带了出来:暗示允许践踏他人。

对于一个口齿不清的孩子来说,也许“我不是中国人”并不是什么特别有意义的反驳。但是一个成年女性应该很清楚这代表了什么。

那么,是什么最终让我开始自我反思呢?

一件T恤。

上个月,我的一个美籍华裔朋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关于某目标互联网广告的消息,这件事情让她出离愤怒。在Covid-19之后,一些服装供应商看到了一个商机,在T恤上打上以下标签:“我是亚洲人但我不是中国人”,“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韩国人”,“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马来西亚人”等。她的帖子下朋友们的评论同样令人愤慨。

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希望我们小时候能穿这些衣服。”

然后我立刻停住了,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

顺便提一下背景知识,亚洲人多年来一直在内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美国,一些亚洲独资企业在他们的窗户上张贴标语,指明他们不是日本人。

我甚至还遇到过那一代人中的一些亚洲人,他们到现在还认为罗斯福将日裔美国人安置在拘留营中是具有政治意义的。当然,只是把日本人关起来。

这并不是说被认错种族是不危险的;这甚至可能是致命的。1982年,在密歇根州高地公园(Highland Park),发生了一起事件,所有亚裔美国人都清楚地记得:

一位名叫Vincent Chin的华裔美国人在脱衣舞俱乐部被两名白人汽配工人谋杀,因为他们以为他是日本人。他们认为是日本人摧毁了美国的汽车工业。

这是一起被认错身份的悲惨案例。但是,为了回应这令人震惊的事件,仅仅一句“Vincent Chin不是日本人!”是不能解决核心问题的。

我们真正需要谨记的是:我们不应该用种族来攻击任何人!

从我记事以来,我一直对亚裔美国人的标签很不满。我发现它令人沮丧,它毫无意义,将各种群体归为一个标签,这些都是我们尽力去避免的,比方说,“你们都长得一样,”“我敢打赌你喜欢Excel,你驾驶技术肯定很烂。”

但是,在过去的几周里,我意识到,即使我不认同该名称,并且发现它过于宽泛(不管是否喜欢它),它也会影响人们对我的看法。对我们任何人来说,唯一的前进道路是需要团结一致。

现在,如果有人说:“是中国人害惨了我们,”在那一刻,我就是中国人。

不管在六尺之外的我是不是应该站起来反驳这种论断,我的第一反应都应该是对种族歧视感到愤慨,而不是急于撇清关系。

因为我从这次疫情中学到了重要的一课,跟种族歧视者争论他们歧视错了人,就等于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下次可以精准的来歧视你!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