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支持央视开始质疑灭活疫苗的有效性

2021-04-07 来源: 加国无忧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央视最近发文,以婉转的方式质疑打了灭活疫苗的国家防疫效果差。央视只提供了阿联酋和智利的新冠病例曲线,我现在给出更多的打了灭活疫苗的巴林、塞尔维亚和匈牙利的资料,效果都不好。他们的结果与打了优质疫苗的以色列、英国和美国的疫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我们做科学的首选必须面对同行的质疑,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所谓同行评议的原因。现在中国的所有灭活疫苗都没有经过同行评议,因为他们的文章都没有发表,他们只给一个数据,然后是董事长吹嘘的100%有效率。这完全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疫苗效果不仅会兑现,弄不好还会造成对社会的伤害。在这种情况下,央视这种权威媒体参与质疑,我们表示欢迎。

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们不能跟着吹嘘灭活疫苗是100%的有效率,应该凭良心告诉他们严重不足,奋起直追制备优质疫苗。不然国门打开后可能造成国内的灾难,误以为打了过关疫苗的灾难。因为现在的研究表明,即使优质的美国mRNA疫苗也不能消灭肺上皮的新冠病毒,也就是说不能完全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而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的人们仍然可以在进入国内后导致病毒的扩散,即使他们打过疫苗”。

国药集团与秘鲁Universidad Peruana Cayetano Heredia大学合作在该国进行了国药新冠灭活疫苗的临床试验,最近有些临床三期试验的结果出来。他们自己没有公布具体的数据,而媒体却透露了不好的消息。

秘鲁记者Beto Ortiz向Willax电视台报道,国药武汉所疫苗的有效率为33.3%,国药北京所疫苗有效率为11.5%。但是负责临床试验的Coralith Garcia医生在秘鲁国会作证时说,国药北京所疫苗对保护重症和减少死亡相当有效。记者要求进一步采访她,她没有回复。

国药集团在这个消息出来后发表声明,他们没有否认秘鲁数据的真实性,但是认为秘鲁的临床试验不严谨和不科学。国药集团认为自己疫苗的有效率为79.34%,抗体转阳率为99.52%。我以前建议过,没有必要再说什么抗体转阳率,任何疫苗都会刺激产生抗体,关键要看抗体的质量。

但是秘鲁NIH前院长和现在竞选国会议员的Ernesto Bustamante对此反应强烈:“It’s horrible, it indicates that neither of the two vaccines meets the minimum. We do not know which of the two vaccines is the one we have bought”。大意就是:“这很可怕,因为均低于最低标准,但是不知道我们国家买的是哪种疫苗”。

透露出来的消息是,秘鲁有效率低的原因恐怕是在临床试验时包括了无症状感染者,这些消息有待被证实。辉瑞在临床试验中没有对无症状者测核酸,只有自愿者出现症状才去测核酸,所以辉瑞临床试验没有包括无症状感染,但是Moderna测了,他们两家公司独立公布出来的有效率都是95%左右。

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是,正方和反方都没有提供详细的数据,让人很难判断真假。

疫苗问题已经在秘鲁这个天主教国家被用作政治攻击的武器,秘鲁总统仍然为国药疫苗背书,他们太需要疫苗以抗击新冠了。

什么原因造成国药集团的疫苗不理想?根据正规媒体在两会期间的报道,国药董事长于清明在2020年3月就接种了他们的新冠灭活疫苗;并且在打了疫苗后,持续跟踪测定自己的抗体,结果显示在一年后的今天,他自己身上的抗体仍然很高。

他们公司的技艺创造了世界医学的奇迹,但是我们在庆祝之前,拥有几个问题需要董事长先生向全国和世界人民解释:

首先,他们是什么时候得到的新冠病毒?新冠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是复旦张永振教授在2020年元月初率先向世界公布的,灭活疫苗不能仅靠序列,首先需要鉴定病毒,然后找到表达新冠病毒受体的细胞系去培养病毒,在科学上这些是石正丽团队取得的,大约在2020年2月才完成。

其次,国药集团是什么时候开发出来的灭活疫苗?先看这些我以前描述的灭活疫苗的制备程序:

“科学家利用来自新冠病人的病毒,在猴肾细胞系Vero培养和繁殖,随后通过超速离心等方法将释放在培养液和细胞内的病毒与Vero细胞残留物分离。Vero细胞来自非洲绿猴但是日本科学家制备的,Vero是常用的病毒培养细胞株,不仅仅是用于新冠病毒。主要原因恐怕是该细胞株自然缺乏干扰素,致使病毒容易存活。

科学家得到纯的病毒后,会将病毒与化学试剂β-丙内酯浸泡起来,我俗称的水煮疫苗。β-丙内酯与病毒核酸结合使它们失活,但是中和抗原S蛋白仍然保留完好并且拥有免疫原性。再经过相应的纯化过程,灭活疫苗就产生了。必须强调,任何纯化过程都不可能是百分之分的,无论是病毒还是蛋白质的纯化“。

从这些程序看,我们可以比较肯定地说,任何人无法在2020年3月份生产出灭活疫苗,更不谈耗时冗长的临床试验了。让我做个大胆的推测,董事长先生特别富有献身精神,他为了民众和自己公司的利益,可能是将不少病人的组织提取物,水煮一番,然后注射到自己的身体中“以身试药”探索疫苗?反正他必须创造医学的奇迹才能在去年3月份接种到疫苗。

最后涉及董事长先生的惊人的抗体持续期。他说打了一年疫苗后他的抗体滴度还很高,保护到他现在能够活蹦乱跳,精神抖擞地在重要会议上发表豪言壮语。

现在我们知道的科学证据是,人体对新冠自然感染产生抗体的最长持续时间是八个月。这是在Science 上报道的,但是记忆B细胞可以持续很久并且不断更新。美国mRNA疫苗的实施时间太短,但是都能产生几倍于恢复期病人的抗体量, 科兴的灭活疫苗只能刺激产生14-40%恢复期病人的抗体量。考虑到向世界各国出口的需要,数据的可靠性十分重要,国药董事长先生能否把自己的血清样本提供给世界第三方的实验室去核实一番?

我在写这方面文章时查到于清明的背景,他的人生非常励志。我们发现武汉市长没读过正规大学,你可以说那是当官的,可是这位科技公司负责人也没有读什么书,完全是在社会上打拼出来的。我们这里不是讲什么牌子,而是说的最基本的本科教育。

掌控国药集团的董事长于清明在1987年毕业于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在一个专科学校学的器械。写了这些,看见这位董事长的学历,我彻底放弃了对他的要求。鉴于中国专业化的教育系统,于清明应该不怎么懂对疫苗制备至关重要的细胞、基因和蛋白质。

他应该是1984年入学的大专生,学制三年。他虽然出生在山东,但是长期工作在上海,不肯定他考大学时是哪里的户口。他读书时已经不是工农兵大学生的年代,专科学校全国招生的可能性也不高。如果他是上海人,在资源那么丰富的环境里,他考不上大学,现在照样负责生产供上亿人注射的灭活疫苗。

我是看醉了,从下面对他的背景的介绍,于董事长这辈子恐怕都难懂什么是mRNA疫苗。

“于清明1987年毕业于上海医疗器械高等专科学校(现上海健康医学院),拥有逾34年医药行业工作经验,尤其是药品、医疗器械及保健品等行业的管理经验,为正高级工程师。

在国药股份之前,于清明先后任职于中国医药公司北京医药站、中国医疗器械工业公司、国家医药管理局、珠海联制药股份有公司等,2010年8月至今一直担任中国科学器材有限公司及中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高级管理职务,目前为中国科学器材有限公司及中国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等”

不过话又要说回来,Moderna的法国籍CEO也只是MBA学历,Merck的总裁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但是西方通识教育什么都可以学到。

现在是MBA掌控技术专家们的时代,他们还管大量的美国医生。美国医生们这样抱怨,以前美国医院停车场的豪华车都是专科医生开的,现在是医疗集团的拥有MBA学位的管理层人员所有。

中国也变相地往这方面在走,形式不同而已。我们以前的研究所现在属于国药集团,我如果没有出国,于董事长就是我的总老板。当时我们研究所的所级领导几乎全是正规医学院毕业生,留德博士和同济前院长谢毓晋教授在那里主持免疫学研究。

现在全球疫苗接种的百分比。相对于以色列的近50%的接种率,天朝只有1%,还是接种的有效率最低的灭活疫苗。

谈及相对严格的科兴灭活疫苗的巴西临床试验,他们就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姑娘,在数次修改有效率的情况下,最后定在50%的有效率。他们只有这样定,因为低于50%就不能上市了。国药疫苗始终拒绝公布稍微详细点的数据,我们只有这样猜测,他们恐怕比科兴还不如。国药吹牛的公司老总现在不知是否还在位,他曾经拍胸脯吹牛说自己的疫苗100%的有效,无一例产生严重的副作用。

这使我想起国内来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进修的医生告诉我的话,他们在国内开处方药物时,药效的梯度是:进口药,印度仿制药和国产药。与天朝出现大量文章和专利造假不同,药物或疫苗可是实打实的,抗生素不灵或疫苗效力低,病菌就会在机体里繁殖和变异。

群体免疫是人类战胜流行病的必经途经,纵观人类医学史都是这样,依靠形成的免疫墙来阻止病菌在人群中的传播。以前是通过自然感染人群,淘汰弱基因群体或有基础疾病的不幸者。为了避免这种残酷的方式,人类发明了疫苗,所以我们更希望群体免疫是通过疫苗来实现的。

我们知道实现群体免疫所需要的百分比是与流行病的传播指数成比例的,传播指数R0越高,通过自然感染和疫苗接种达到群体免疫所需要的百分就越高。比方说让麻疹达到群体免疫的自然感染和疫苗接种的百分比可能高达93%至95%,而新冠病毒达到群体免疫的百分比则是75%左右。只有R0为1或低于1时,也就是一个感染者只能传少于一个人,那么该流行病才会消停。

我们现在希望通过疫苗来实现群体免疫,虽然CDC预测15%的美国人已经感染过新冠。美国麦肯锡咨询公司这样预测,如果使用95%和70%有效率的疫苗,需要免疫至少61%或82%的人群才能达到群体免疫,而50%有效率的灭活疫苗永远达不到群体免疫。美国已经感染了15%的人群,打了近10%的高质量疫苗,如果是75%群体免疫,还有50%左右需要努力。

道理很简单,虽然还有其他参数需要考虑,不是完全的线性关系。我们如何硬性以线性计算,需要免疫人群78%的95%有效率的疫苗才能达到75%的保护率,而50%有效率的灭活疫苗即使免疫100%的人群也只有50%。你不可能无限制地激惹免疫系统而重复免疫人群,所以灭活疫苗永远达不到群体免疫的目的。具体曲线可见我朋友那个从来就不是衣衫褴褛的植物学家的博文:https://mp.weixin.qq.com/s/m3r3lbN8XVBznUTIylEBcQ

天朝人民应该盼望,上海复星正在引进的德国BioNtech mRNA疫苗。也应该从疫苗有效率的巨大差距看出,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区别95%对50%是个数量化的比喻,早期称自己的疫苗属于第一梯队纯粹是吹牛。

现在是有什么疫苗就打什么,没有选择。如果拥有选择,我们应该怎么选择呢?辉瑞和Moderna的mRNA疫苗的全球有效率高达95%;强生的腺病毒疫苗66%;科兴灭活疫苗50%,当然应该首选mRNA疫苗。

我不相信拥有全病毒的腺病毒疫苗和灭活疫苗的副作用会低。虽然我们都或多或少都经历过辉瑞或ModernamRNA疫苗的副作用,但是根据最近CDC公布的资料,辉瑞和Moderna 疫苗的超级过敏反应分别在百万分之5和2.8,完全在掌控范围内。

这是专业人士的总结:“根据 COVID-19 疫苗接种第一个月的早期安全数据分析,大规模注射疫苗后的安全性数据与临床研究期间所得到的结果一致。所有出现过敏反应的人都已经成功治疗,在首批2200万接种疫苗的人中,没有出现其他严重问题”。

但是话又要说回来,强生和灭活疫苗对于预防患者发展成新冠重症都有85%左右的效力,所以这些不太有效的疫苗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可以救新冠病人的命。当然mRNA疫苗更加神奇,Moderna疫苗可以100%预防重症的发生,虽然在计算这个百分比时的病例数量有限。

在天朝部分专业人士妖魔化群体免疫的概念的第一时间,我就在去年三月十六日写文章,让大家正视英国人在思想上的先进性,那时候疫苗没有影子。不能完全否定群体免疫,它毕竟是我们战胜流行病的必经途经,可见我写的博文”。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