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被毒品葬送的BC省青年:大麻合法化到底好吗?

2021-04-03 来源: 微信公众号 高度见闻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在联邦倾全力将大麻合法化的时候,有不少人持反对立场,其中有一种说法,很微弱,很真实,但没有被听进去,就是:大麻是所有毒品的起点。

最近一个例子,就真实反映了一个大有为的青年,如何从大麻开始,快速地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从大麻走向海洛因

古德里奇(Morgan Goodridge),一个住在BC省维多利亚的年轻人,也是去年(2020)BC省统计的1,700多起毒品意外死亡的其中一个个案。

根据Global News报道,古德里奇的母亲拉杜(Kathleen Radu),古德里奇在死前其实正在进行戒毒,那时他已有五个月没有吸毒。

与一般吸毒者不同的是,古德里奇“从未在街头生活过,也从未无家可归,没有犯罪记录”,而这些都是一般吸毒者都会有的特征。

谈到古德里奇是如何走上吸毒的路,拉杜告诉记者,在戒毒期间,古德里奇曾经回溯他自己的吸毒史,发现早在14岁起,他就开始使用大麻等休闲药物来帮助应对工作场所遭受的创伤。

用大麻来治疗自己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挫折,似乎很正常。

但古德里奇从大麻中找到释放工作中的不快后,心情也转变了,也开始与其他朋友一起出去玩,慢慢地,拉杜这个喜欢冒险的儿子,开始使用海洛因。

当古德里奇意识到这不对,曾试图独自寻求帮助,但直到2018年,他因感染性休克险些丧命,他的家人才意识到他的吸毒使他面临死亡。

拉杜说,古德里奇很清楚知道需要帮助,而且他已经从原本只在派对中偶而才使用毒品,上瘾成为要到街头去购买毒品的情况。

家人也帮他申请省级资助戒毒,但申请的人太多,等待名单太长,因此一家人决定自掏腰包支付戒毒治疗费用。

拉杜说:“在18个月内,古德里奇毒瘾复发了5次,而第6次复发就在去年,他才过完26岁生日后第8天,之后他就成了去年省府因吸毒过量死亡的统计数字了。”

去年正是BC省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非法药物(毒品)过量死亡的年份。

这些毒品包括海洛因、可卡因、甲基苯丙胺和非法芬太尼等街头毒品,以及在街头购买的药物。

期盼政府提供帮助

拉杜目前是“妈妈阻止伤害”(Moms Stop the Harm)组织的成员之一,这个组织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会员人数增加了25%,现在有2,000多个家庭。

该组织表示,自2016年以来,持续不断的毒品中毒危机夺走了至少2万个加拿大人的生命。

拉杜呼吁各级政府对控毒能有个长期有效的计划,她说,吸毒成瘾应该像对待其他任何疾病一样对待。

她不认为有政客敢于站出来喊“我们要改变”,拉杜指出,BC省应该率先为吸毒者与其家庭提供充分资金来帮助戒毒,就像为癌症患者和家属提供连续护理那样,这有助于挽救生命。

“妈妈阻止伤害”呼吁加拿大政府将滥药危机宣布为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此外,通过提供替代药物来消除毒品供应也必须是优先事项,同时要实现非刑事化。

拉杜说,她现在正在为像古德里奇那样的年轻人而战,他们中很多人也想重回那美好而快乐的生活。

滥药死亡令人忧

BC省法医服务处(BC Coroners Service)发布了截至2021年2月的数据,并指出因非法药物死亡的人数激增,相当令人担忧。

2月,报告有155例药物滥用过量死亡,比2020年2月增加了107%,平均每天有5.5人死亡。

去年是BC省滥药致死人数最多的一年,比死于车祸、他杀、自杀和处方药相关死亡的人加起来还要多。2020年,一共有1,716人因滥药死亡,比2019年的984人增加了74%。

政治人物再反思

如果拿古德里奇的吸毒史来看,会发现开头所讲“大麻是一切毒品的起点”绝对是硬道理,因为大麻与其他毒品都有一个共同的“功效”,就是吸完后会有迷幻的效果。

一旦大麻上瘾,自然会想尝试“更高级别”的毒品!

如果能够自制,仅到大麻为止,情况或不至于那么严重,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年轻时都吸过大麻,但他们能够很好的克制自己,可惜,绝大部分的年轻人,就像古德里奇,会从大麻跳到“硬毒品”(海洛因、可卡因……),从此沉沦毒海。

大麻既然已合法了,我们能做的,只能请政治人物再反思我们的政策了,1976年加拿大都能勇于废除施行了很久的死刑,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