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中医考试不能用中文,谁干的?听到消息都怒了!

2021-02-16 来源: 微信公众号 明声网温哥华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以后,在加拿大考中医再不能用中文,只可以用英文、法文。

这个决定来得又急又快,本地中医界事前不知情,事后没通知。所以,听到消息都怒了。

他们发起网上联署“反对CARB-TCMPA取消使用中文参加中医考试的请愿书”(Petition against Termination of Chinese Version Exams in BC by CARB-TCMPA)。

现在,作出此决定的加拿大中医师和针灸医师监管机构联盟(Canadian Alliance of Regulatory Bodie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and Acupuncturists,简称CARB-TCMPA,后称CARB)遭质疑没这决定权。而有决定权的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CTCMA)却说,对此事不知情。

目前,卑诗省是全加拿大唯一可以使用中文考中医资格的省份,其他除了魁省用法文,通统用英文。学生从针灸师、中药师到考取高级中医师需要数年时间,有人从4、5年前开始至今仍未出师。忽然取消中文考试,不但学生受影响,也有人担忧执业中医师未来续牌也成问题。

为了此事,1月27日,几位本地中医业界代表与CTCMA、CARB召开视讯会议,花了一个小时沟通,结果是“没有结论,各说各话”。

CARB要取消卑诗省中医中文考试的态度未变,CTCMA则称一切都尚未决定,虽说之后又有另一场视讯会议,但怕是要等到3月2日CTCMA年会才有眉目。若那时仍不能推翻此决定,那么今年10月将是最后一次用中文考中医。

卑诗省中医药界担忧取消中文考试带来冲击(温哥华北京中医药学院官网)

本来,移民到加拿大后已经习惯于一切公开,决策透明。所以,当中医学生偶然发现将取消中医中文考试,没有想到它竟是真的。

“近期,本地一名在校中医学生偶然在翻看CARB-TCMPA关于考试资格的《泛加拿大考生手册》(Pan-Canadian Entry-Level Examinations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nd Acupuncture)时发现,CARB将在2021年10月取消用中文参加BC省中医考试的权利。此决定并未事先告知相关机构和人员,而是偷偷地出现在CARB-TCMPA网站上关于考试资格的《泛加拿大考生手册》中。”反对取消中文中医考试的发起人Wendy Wang在联署书上如此说。

无预警取消中文考试

Wendy Wang所称的《泛加拿大考生手册》为2020年12月9日的最新版,在厚达百页的手册内第19页有一小段有关语文(Language),当中称“泛加拿大考试以英语提供。在魁北克和安大略,可以应要求以及充分通知后提供法语考试。在卑诗省和阿尔伯达省,除了英语以外,还提供简体中文和繁体中文的考试。简体和繁体中文版本将在2021年10月的考试终止(Sunset)”

厚达百页的《泛加拿大考生手册》

温哥华北京中医药学院院长李文沛说:“这个事情突然发生,没有预警,没有打过招呼,没有和业界讨论。当局(CTCMA)现在也不承认是他们的决定,说是CARB的决定。”而高级中医师胡永辉更指,这个决定违背民主程序,令人感到相当不解。

温哥华北京中医药学院院长李文沛

忽略2011年会决议

“自从1996年卑诗省中医的体制建立,后来逐步立法,都一直沿用英文和中文并用,这是业界努力争取的结果,怎么可以说取消就取消。”

李文沛解释,2011年CTCMA曾提出要把中文考试取消,但业界反对,并就此在年度理事会(AGM)表决。

此次年会在2012年1月15日召开,2号决议案为“所有由CTCMA管理的考试及必修课程都可使用中文及英文”,结果显示总投票人数为360人,赞成337票,反对21票,弃权2票。

《泛加拿大考生手册》手册第19页以Sunset表示终结中文考试

“会员大会是CTCMA的最高权力型式,理事会要执行做出的决定。当时的投票是以相当大比数通过卑诗省中医课程和考试可使用中文和英文,而且在投赞成票的人中,有相当多都是非中文人士,我真的不懂为什么现在有这种事,难道不是违背民主决议?加拿大不是这么做事的。”时任CTCMA考试委员的胡永辉无奈地说。

质疑CARB单方面决定

不过,CTCMA说并未就取消中文考试进行讨论,决定是CARB做出的。李文沛和胡永辉均对此说法感到不解。

根据CARB官网解释,CARB是由各省立法成立,提供各省级监管机构一个全国性论坛。创始成员包括卑诗省,阿省,安省,魁省以及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管理局(TCM/A)。李文沛说,2013年前卑诗省的中医考试一直自行安排,之后才与其他四省一起由CARB负责。

反对取消中医中文考试的连署数字已接近2000

胡永辉解释,CARB是由管理局授权,专门针对考试的协商交流平台,主要是加强各省间的沟通。但有决策能力和权力的依旧是在各省卫生厅监督下的管理局。简单说CARB要有各省管理局授权才能办事,很难想像会绕过管理局就做此决定。

“CTCMA要在3月才开理事会,CARB在理事会召开前就做了决定。”胡永辉认为CARB提出,中医考试使用中文或造成不公的情况可以透过业界协商处理,并非不能讨论。现在的问题是,决定已经做出,但中医业界、学校和学生不知情,反倒是考生看得仔细才发现。

高级中医师胡永辉

忧打击中医传承

中医考生在请愿书中称,“对于目前在学学生而言,已经按中医管理局和教育局规定用中文系统学习了相关课程,现在,突然宣布不能用中文考试,也有所不公。”

据李文沛称,中医学习和考试范围依个人选择不同,有些人可能考针灸师,有些人则是中药师,两个课程结束到报考高级中医师至少要4至5年,如果中文考试在2021年12月9日取消,不仅是近期开始报读中医课程,连2016年入学的学生都受到冲击。

越来越多不说中文人士也投入中医行列

有些学生贷款学习,就算财力可以负担也已经花费了时间学习,现在的举动形同对这些学生的封杀。另外卑诗省许多有经验有水平的教师年纪较大,习惯以中文教学,现在这些老师可能面临失业。很多原本以中文教学为主的中医学校也受影响。CARB突然的决定,其实对卑诗省的中医产业有很大的打击。

“中医历史悠长,当初也是先以中文进入加拿大,效果获得肯定,才有愈来愈多人以英文学习。卑诗省因为有中文考试,其实吸引了很多其他省的人过来考试,甚至因此搬来定居和执业,不少中医也是因为有中文考试和中文执业才决定移民本地,现在取消中文考试等同断绝根源,未来说中文的中医就会慢慢消失在加拿大的社会。”

决定?未定?

针对CARB决定取消中医中文考试的争议,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CTCMA)首席执行官Jonathan Ho回覆本刊时指出,管理局是在《卫生职业法》的立法框架下运作,现在尚未就CARB决定终止提供卑诗省中医中文考试进行讨论或做出决定。该决定近期才传达(communicated)给CTCMA,尚未正式在CTCMA理事会报告。理事会将会考量CARB决定对注册学生的影响,会在今年首次会议讨论可能对策后再对外报告。

CARB-TCMPA执行董事Dan Garcia表示外界对CTCMA和CARB的区别有些困惑,强调CARB是根据《加拿大非营利公司法》注册成立的独立非营利组织,具独立章程及管理结构,有关考试规定确由CARB决定。他澄清CARB不反对使用中文考试,但缺乏资金和人力资源,需要翻译考试的考生数量很少(约11%),加上翻译费用高昂,若全部转嫁给考生,则一人约要增加4500元考费,考试费用会涨至5000元至5700元。

用中文考中医不公平?

根据CARB于2021年1月12日发出的《泛加拿大考生通知书》(Notice to Pan-Canadian Examination Candidates January 12, 2021)中称,作出今年10月为最后一次繁体和简体中文考试的决定并不容易,因为CARB必须确保考试的公平性,包括要考虑到卑诗省以外的四省并不能用中文考试。

CARB也称,以英文以外的语言提供认证考试,工作繁复,不仅是简单地翻译内容。为了满足认证考试所要求的高标准,必须有严格的过程,包括多语种专家、专业翻译、文化敏感性审查等,过程漫长且资源昂贵。将这笔费用转嫁给考生可能造成其财务负担,为进入业界带来障碍。

中文仍是学习中医的主要语文载体

但胡永辉认为此说法站不住脚,原因是教育和医疗由各省独立管理,各省的中医考试和教学状况都不一样,例如魁省就规定要用法语考试。卑诗省除了使用中文和英文,学生入学资格也与其他省份不同,规定要先拿到两年大学学分,这是其他省不需要的。

李文沛说近几年中医考试收费一直涨价,从800元加到现在的1400元,其中翻译费从200元涨至400元,质疑翻译费从来都是由学生出,不理解CARB称的不公平所谓何来?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