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在加拿大你生得起孩子吗?晚婚晚育成本更高

2021-02-13 来源: 微信公众号 Vanfun温房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对于许多加拿大人来说,他们并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去生小孩,现在社会上的人们普遍有晚婚晚育的状况,不得不采取试管婴儿做法的人数也越来越多,而一轮试管婴儿的平均费用就要2万加元,价格一点儿也不便宜。更有甚者,为顺利怀上孩子,不得不花费10万加币。

你有足够的钱生下一个孩子吗?生育倡导者呼吁改善工作福利

Tara Wood是其中一位想成为母亲的女生,她今年39岁,目前正在努力试着怀上孩子,并进行了多轮宫内授精(IUI)和体外受精(IVF)。

起初,Wood便知道要未雨绸缪,在她在遇见自己的另一半之前,就已经独自开始了“生育之旅” – 她做了冻卵。

图源:Global News

为了怀上孩子,现在的她已经花掉了数万加元。她说:“现在包括我所做的所有尝试,已经花费了接近3万加元,但是,我仍然没有成功。” 她也告诉大家,与许多的加拿大人相比,3万加元这个数目已经是很小的了。她认为自己已经很幸运,因为现在安省的福利覆盖了她的第一轮试管婴儿费用。而且,她的工作福利还替她支付了约80%的药物费用。

运用科技方式怀上孩子的人,“常常会需要贷款,甚至抵押房屋。” Wood同时也是“ Conceivable Dreams”生育组织的董事会主席,她说政府资助的生育福利已经过时了-许多省份提供的资金很少。

生育组织表示,加拿大缺乏公共生育资金。

(图源:Global News)

据Global News消息,“ Conceivable Dreams” 是一个关注“生育利益问题”的全国性运动组织,目的是为了呼吁并争取更好的生育福利。

图源:Global News

Wood说:“大多数加拿大雇主根本没有提供生育津贴,我非常震惊。” 她补充说,大多数这样做的人平均只能支付$ 3,200的费用。 安省多伦多市的Anova生育与生殖健康公司创始人Marjorie Dixon说,六分之一的加拿大夫妇在生育问题上苦苦挣扎。 六分之一是什么概念,“相当于人口的15%。”Dixon说, “由于我们在看待不孕问题方面有非常不同的方式,实际人口比例可能甚至更大。”

图源:CBC

Dixon表示,对于保险公司或是提供福利的雇主来说,认识到生育保健医疗服务可以使雇员不失业,这一点很重要,“这是呼吁加拿大雇主和雇员讨论对他们而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加拿大人认识到这点,那么就应该将其纳入我们作为雇主提出的一揽子计划中,我也是雇主。” 加拿大政府鼓励生育,加上现在受孕及生育方面的科学技术有了不少进步,让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也愿意在生孩子这件事上尽力而为,进行包括“人工受孕”等多方面的尝试,Wood也希望医生能早点与患者交谈,以便他们能得到生育能力下降的相关知识教育和做法上的应对。

图源:CBC

有的夫妇不得不搁置了他们的生育计划,因为他们在这上面已经花出去太多钱了,比如现在的Wood和她的伴侣。 Wood表示,他们可能以另一种方式建立一个家庭, “我是要生那个孩子还是一个孩子进入我们的生活,或是还有其他方法,尚待确定。”

治疗不孕 费用昂贵! 41岁的Rebecca Nielsen是环球新闻(Global News)的雇员之一,她为了能当妈妈,接受了许多生育治疗。在她35岁时,她和现在的丈夫Kevin停止了避孕措施,希望能怀上孩子,随后排卵追踪和定期性生活就成为了他们日常中的一部分。 她承认:“主要的受孕年龄落在18至24岁之间,但在这段时间里,有人就是可能在尽一切可能地去避孕。” “可能当时的男朋友和你分手,然后又要去找到那个对的‘他’。”

图源:CBC

后来,Nielsen在她34岁的时候遇到了如今的丈夫,两人结了婚,一年后感觉稳定下来了,便不再避孕,开始努力为生小孩做准备。 可是他们却发现,受孕似乎比想象中困难,面对这种情况,一些夫妇会转向求助于专门从事生育的自然疗法医生、针灸医生或脊医。有的人则试图通过改变某些生活方式,例如更健康的饮食,来提高受孕的机会。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些是可行的。不过,对于Nielsen夫妇而言,这些都不起作用。 他们的家庭医生建议他们减轻压力并继续努力。但努力了一年的还是没怀上,这对夫妇只能换去更贵的诊所尝试 - 多伦多的生育诊所 Hannam Fertility Clinic 。

图源:CBC

Nielsen说,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她不得不隔天就去诊所进行血液检查或是超声波检查等其他程序,约莫仅停车费就得花掉3,500加元。 整个成功受孕过程下来,这对夫妇花费了大约10万加元。与所有新患者的治疗方案一样,第一步是一系列的生育能力测试,以试图找出不孕的问题所在,“例如,如果有人会后发现甲状腺功能不平衡,我们会帮忙调整体内的激素水平,使他们更有可能自然怀孕,” 多伦多生育诊所 Hannam Fertility Clinic创始人兼医生Tom Hannam说。而在极少数情况下,如果子宫或输卵管出现问题,则可能还需要进行手术。 浓浓的 “药物鸡尾酒” Nielsen说:“我曾经服用一种混合了13种药和维生素的‘混合鸡尾酒’,” “我开玩笑说过,因为我肚子里有很多的药,所以别人常常听到我悠悠地在走廊里走来走去。” 其实,Nielsen所说的是一种特定的药物混合剂,里面包括产前维生素、辅酶Q10、Omegas、铁、维生素C、D和B12。除了这些,Nielsen还服用了HGH(人类生长激素)等药物,采用一系列的促性腺激素,例如Gonal-F,Puregon和Menopur等注射剂。

图源:Global News

温哥华生育医生Caitlin Dunne说,所服用的药物以及剂量取决于治疗方法,以及她的周期,还有血液和超声检查中显示出什么。Nielsen的“药物鸡尾酒”有时会包含药丸、贴剂和注射剂的组合,每种都有自己的副作用。 除了生育药之外,Nielsen的医生也建议做第一轮宫内授精(IUI),是近年很常见的受孕的方法了,价格从1,500加元到最高4,000加元不等,并且通常会配以500加元的精子清洗液。 另外体外受精有两种受精方式,一种是将卵子放入盘中,撒上约10万颗精子,希望它们能“自然”地使卵受精。 另一种,是需要额外费用约1,500加元的ICSI(胞浆内精子注射),这种人工受精技术是经由微针将单个精子注射到卵的细胞质中,用于治疗严重的男性不育症,Nielsen选择了这一种,最终成功受孕。 为了生下一个孩子,花掉10万加元,这确实不是人人都负担得起,这大概就是在加拿大晚婚晚育的成本风险,可是什么时候能找到合适的另一半组建家庭生儿育女,这又哪儿能说得准的呢。那,还是先把钱包准备好吧。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