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护理院疫情令人恐惧 专家指家居照顾更安全

2021-01-24 来源: 星岛环球网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有倡导组织指,长期护理设施的高企死亡数字,显示有需要提高家居护理的公共拨款。

(倡导组织称需要提高家居护理的公共拨款。星报资料图片)

安省家居护理服务协会行政总监维达宾(Sue VanderBent)表示,大部分长者希望尽可能长时间待在家里,家人也希望支持他们这一想法,但家居护理的成本以及有限的可行性,令很多人不得不将亲人安置在长期护理院中。

加拿大健康资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简称CIHI)估计,新接收的长期护理院居民中,有九分之一的人原本可以在适当的支持下待在家里。

维达宾说,疫情令人恐惧,但人们需要足够的支持才能留在家里接受照顾。

全国各地长期护理机构中发生的悲剧,为长者护理系统的可持续问题提供了新视角。这些护理院居民占加拿大新冠病例的10%,死亡人数的72%。

家居护理系统缺乏资金

维达宾认为,长者护理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是家居护理,这往往被忽视。她表示,家居护理系统的资金来源不利于建立健全的系统。

维达宾说,安省的医疗保健预算约为630亿元,其中约30亿元用于家居护理。缺乏资金意味着家庭护理员的时薪比长期护理人员的时薪约低4元,这令人们很难留住家庭护理员。这也意味着护理员无法为长者提供足够的护理时间,这可能造成长者在家人工作时走失了或者打开火炉。

安省卫生厅在一份声明中说,当局认识到家居护理在结束所谓的“走廊医疗”(hallway health care),和支持安省应对疫情所起的关键作用。去年省府通过立法改变了家居护理的方式,打破了将其与系统其他部分分开的障碍。省府还投资1.55亿元扩展家庭和社区护理,并于去年10月宣布临时提高个人支持人员的工资,其中包括家庭护理员。

研究发现家居护理染疫率低

维达宾团队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第一波疫情期间,家居护理部门中的疫情传播水平非常低,占长期护理院、养老院、医院以及家居护理行业总病例的3.5%。

建议取消家居护理共同费用

卑诗长者倡导专员麦肯齐(Isobel Mackenzie)也表示,卑诗省的家居护理环境中也很少发生病毒传播。她在2019年一分报告中发现,该省约有4,200个占据长期护理机构床位的长者,本可以通过家居护理在自己的社区中生活。但大多数长者无法负担家居护理费用,比如年收入2.8万元的长者需要每年支付8,800元。

麦肯齐提出多项建议,包括取消共同付费(co-payment),省府承诺过在疫情爆发前就展开这些工作。她表示,亚省和安省不对公共资助的家居护理收取共同费用,而卑诗省是收得最贵的省份。卑诗省长贺谨去年在省选时承诺,将扩大公共资助的家居护理,省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也曾在任务授权书中承诺过,但尚未透露任何细节。

卑诗自由党临时党领庞雪丽(Shirley Bond)批评说,长者应有多种选择,包括长时间待在家里。贺谨是省长,他负有责任。她敦促省府分析长期护理院中的问题,在卑诗省1,100多例死亡个案中,长期护理院占600多例。

贺谨则批评自由党在在2001年至2017年执政期间资金不足,令75岁以上长者获得家居护理的比例下降了三成。而庞雪丽则反驳称家居护理的长者其实在此期间增加了36%。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