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邻居孩子太闹腾,BC女房主一怒竟使出这招……

2021-01-16 来源: 微信公众号 Vanfun温房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住公寓的人,因为与邻居距离近且共享地板墙壁等设施,难免会产生摩擦。如果一方特别敏感另一方又特别闹腾,摩擦就会迅速放大,甚至闹上法庭。 近期,BC省民事调解法庭(B.C. 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就审理了一桩因噪音而发生的邻里纠纷。

原告陈海伦(Helen Tran)在温哥华岛上的某座公寓楼拥有一套住宅单位,门牌号码306。陈女士的楼上406,住着一家三口。孩子虽然只有两三岁,但精力充沛,似乎永远在没日没夜地疯跑,弄出各种声音。 白天里动静大也没什么,更恼人的是,这孩子作息习惯奇特,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雷打不动,然后就开启整整一天的振动模式。

(示意图)

2020年6月的一天,陈女士实在忍不住了,跑到楼上给406的房门留了一张纸条,要求对方将孩子的噪音降下来。 很快,幼儿的父亲就下楼找陈女士讨论这张纸条,但在沟通中两人发生激烈争吵,不欢而散。 陈女士后来在BC省民事调解法庭上回忆说,当时在吵架中,她告诉幼儿父亲,如果噪音问题不解决,她就投诉到公寓的业主委员会。幼儿父亲大怒,威胁说如果她继续投诉就会制造更多噪音。陈女士立刻怼回去说,她会继续投诉,直到噪音停止。

2020年夏天,陈女士向公寓业委会投诉了406的噪音问题,希望业委会为406增建消音设施,以减轻楼下和左右邻居的烦恼。 业委会调查之后说,406的住户已经尽力了,年轻的父母在孩子的玩耍区铺设了地毯,禁止孩子在早上使用某些声响较大的玩具,周三和周六家长不工作时总是带孩子出去玩。 公寓业委会的两名成员探访了陈女士的306公寓以后表示,虽然他们也觉得楼上孩子走路声音有时候很大,但并不是不合理,因为公寓的不同楼层之间确实会有一定的噪音,而幼儿走路并不平稳。

当陈女士继续要求业委会改善公寓的消音设施时,业委会竟然说陈女士“过于敏感”,暗示被噪音困扰是她自己的问题。 陈女士一怒之下,将公寓的业委会告上了BC省民事调解法庭(B.C.Civil Resolution Tribunal)。陈女士以“业委会疏于职守”为由,向其索赔$4500加元。 请注意,这里的被告是公寓业委会,不是楼上的一家三口。但406一家作为证人提出了一些资料。 2021年1月11日,此案在民事调解法庭正式审理,主审法官是Micah Carmody。

法庭上,陈女士出示了详细的证据,比如她自己对楼上噪音所作的记录。2020年8月15日,她的记录显示,仅仅是“从5秒以下到1分钟以上的噪音干扰”那天就发生了117次。9月19日,陈女士记录的噪音有180条记录。 Carmody法官看了这些记录后表示:“总的来说,我发现陈女士的噪音日志是一个可靠的记录,证明她经常受到406单元的噪音干扰。” 此外,陈女士还提交了亲友的陈述,尤其是她的男友和曾在她家借助的一名亲戚。两名证人都说楼上的脚步声大到足以干扰谈话,在306借住者清晨时分会被楼上的脚步声吵醒。

陈女士的男友在声明中说,他和陈女士疫期都在家工作,但工作效果很差,因为即使他用耳机塞住耳朵接电话,也仍然能听楼上到砰砰砰的脚步声。这种噪音让人心烦意乱,有时凌晨他会被噪音吵醒,那时候他经常发现陈女士也已经被吵醒,然后俩人心烦意乱,再也无法入睡。 Carmody法官听取了双方的证据之后,做出了对陈女士有利的判决。 Carmody法官在判决书写道:“总的来说,我发现原告的证据和业委会提交的材料表明,业委会没有客观公正地处理陈女士女士的噪音投诉。”

Carmody法官命令业委会自费聘请一名声学工程师来测量和报告两个公寓单位之间的冲击声传输,并采取措施减少噪音。 同时,法官要求业委会向陈女士支付2306.03加元,包括2000加元的赔偿、81.03加元的利息,以及225.00加元的仲裁庭费用。

CRT的判决是终审判决,这个邻里纠纷案以陈女士胜诉而告终。虽然赔偿金由公寓业委会而不是406住户支付,但因孩子而与邻居频频产生冲突,这一年来他们大概也很痛苦。 我们知道,精力过剩的孩子行动很难自控,发出噪音他也不是故意的。而疫情养孩子有多么辛苦,大家都明白。不同楼层间噪音那么大,很可能他们的公寓属于木结构的低层公寓,这种房型在BC省还挺多的。

但为了减少邻里冲突,家有幼儿的家庭最好搬到隔音较好的混凝土公寓,或者干脆搬到镇屋或独立屋,给邻居一些安宁,也给孩子快乐奔跑的自由。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