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BC省延长“紧急状态”!温哥华护理院发生“惊天悲剧”!中小学…

2021-01-05 来源: 微信公众号 凤凰加拿大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卑诗省今日新增病例428例,新增死亡病例8例,死亡病例总数为954。住院治疗病例数有367个,其中77个为重症和接收ICU治疗。

截至现在,卑诗省累计确诊病例数有54629个。

BC省今日下午再次宣布全省进入紧急状态。这是官方第22次延长“紧急状态”。

到目前为止,卑诗省已经实施了42周的紧急状态,比2017年森林大火导致当时创纪录的紧急状况时间长了四倍多。

发生于温哥华“小山居住护理院”(Little Mountain Residential Care)其中一处设施的规模疫情爆发,是迄今为止致死率最高的一次集居地疫情。

“小山养老院”的惊天悲剧

护理院属下“小山养老院”(Little Mountain Place)居民因染疫死亡的人数和确诊感染的人数分别占其全部居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和约86%,自去年11月22日爆发疫情至12月29日时,已有38名居民死亡和共有98名居民和69名工作人员感染,发生了惊天悲剧。

而这场始发于去年11月的悲剧,也长期占据着另一个民众关注热点,就是对公共管理部门和卫生机构的信息透明度的质疑。现在这种质疑更是达到了激烈的程度。

《环球新闻》Hour at 6 BC节目所提供染疫和死亡数字

事发的养老院是是于1987年开始接受居民入住的,目前居民有114位,其中华裔居民是其中占比最高的族裔人群。

悲剧发生后民众对其了解却甚少,居民家属也不能得到及时的信息通报。其部分原因,就是BC省公共卫生部门只承认存在局部疫情爆发而不愿讨论其详情,理由是“不愿引起不必要的担忧”。

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方面曾表示,由于每次局部疫情暴发的情况如各种病例数量等都会发生迅速变化,所以如果公开的话有可能会发生误报因而给居民和家属带来不必要的担忧。

所以,直到1月4日,温哥华沿岸卫生局(VCH)才在媒体追问之下提供了相关的疫情和养老院居民病亡人数细节。

据VCH解释,在出现疫情后VCH即已和“小山养老院”密切合作,确保实施全面的干预措施以控制疫情。

这些干预措施包括对工作人员和居民进行症状筛查和适当检测、及时隔离病例、监测和执行合适的感染预防控制措施等,养老院方面也保证会对感染患者进行适当的护理和治疗,以及向未受感染居民继续保持服务。

但养老院居民的家属们说,在同VCH密切合作的情况下,养老院对病例人数等疫情信息并没有做出过书面通知,而是用每周一次Zoom网上会议的方式来提供通知。

家属们认为此处“缺乏透明度”并为此深感忧虑,因为不能及时得到亲人的消息,也得不到为什么会有这么人被感染以及居民如何受到感染的具体解释。小山养老院下次提供消息更新还将通过Zoom网络会议。

“新闻1130”记者:养老院只通过Zoom提供消息,没有任何书面通知

虽然VCH表示理解养老院发生疫情爆发后居民家属的担忧,并向家属保证长期护理院居民和工作人员的健康和安全在其疫情应对措施中仍是最优先事项,但公众尤其是小山养老院居民家属们对信息透明度,即公共卫生机构对该疫情没有提供足够信息的情况,质疑和要求仍无法得到解释和满足。

在昨天的疫情通告会上,BC省公共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对此做出了一些回应。

她说,她对发生这种有“难以置信的致命性”的疫情后缺乏信息提供的情况也表示有些惊讶,但公共卫生机构在对外提供长期护理机构疫情数据方面政策并无变化。

数月前,BC省每天会公布爆发疫情的长期护理院名单,其中也有病例数和死亡人数等信息,但后来又停止了这份清单更新。

邦妮亨利对此解释说,由于后来病例数量增加太多,卫生部门在疫情数据信息的收集和整理工作中也没有IT技术系统可用,只是靠手工进行,所以需时较长。

在省公共卫生部门方面,所做也确实就是汇总、报告疫情、再汇总和定期整理详细数字,按邦妮亨利医生的表态,如果发生任何信息提供滞后,绝不是因为政策有变,而是因为数据量变得越来越大。

邦妮亨利说,小山养老院疫情爆发非常有挑战性,是已知致死率最高的局部疫情之一,这也是为什么公共卫生部门已在长期护理机构中采取了很多措施,也将疫苗接种的重点首先放在长期护理机构上。

昨日,在向“环球新闻”媒体提供的声明中,VCH表示已调整疫情控制措施以保护养老院居民和工作人员的安全,并将定期向居民家属提供最新信息以确保其获得准确信息。

另外,VCH也表示,其工作区内所有符合条件的养老院居民和大多数工作人员都已接种疫苗。

“缺乏透明度”的问题也存在于学校

在BC全省中小学于冬假之后已经开学之时,一些学生家长也在再次呼吁省教育和卫生部门提高学校疫情风险透明度。由于刚经历圣诞和新年节庆时段,再加上最近变种病毒的传闻甚多,人们不免格外紧张。

明显的现象是,很多人并没有遵守BC省的停止人员聚会和旅行的“全省限令”,这是对学生开学所带来的首要威胁。

居住于列治文的学生家长Kathy Marliss自去年新学年初就在Facebook平台上建立和维护一个民间的“BC省中小学疫情跟踪”(BC School COVID Tracker),在过去的冬假中她也一直在更新数据。

她说,在冬假的第一周很多学校和校区还在发出曝露风险通知,但到冬假第二周就已经没有再发了,连BCCDC(BC省疾控中心)的通知也没有转发。所以,在放假之前一个星期发生的曝露风险,家长们就无从知道了。

但在放假之前最后一个星期仍然有曝露事件发生。素里South Meridian小学的数名家长就告诉Kathy Marliss说,一次校园曝露已在该校导致至少10多人感染。这些事让每位学生家长此时都感到心惊。

省公共卫生官邦妮亨利医生坚称已经公告了所有的校园曝露事件,并坚称大多数曝露事件无涉疫情传播。公共卫生部门掌握情报需要几天时间,而家长们仍然在抱怨已知发生了曝露和传播而BCCDC却没有通知。当然,这并非单纯的抱怨,在开学之际学生家长们都需要知道此时送孩子上学是否安全。

Kathy Marliss说,人们想要的就是透明度,有了透明度的话不仅会放心很多,而且人们可以通过共享知识来合作保证彼此的安全。

根据“中小学疫情跟踪”所提供的数据,截至昨天下午,BC省共有1968起曝露风险事件,发生于727所中小学校,其中388所学校系多次发生。在冬假期间,全省仍发出了232份学校或校区通知。

由于“14天观察期”已过,现BC省各卫生局的校园曝露清单内容已均被移入存档。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