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恐怖:救护车送错医院,加拿大19岁少年身亡……

2020-12-26 来源: 微信公众号 Vanfun温房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在医疗制度健全的加拿大,医疗急救人员(paramedics)是个关键职业。从业者必须经过专门的教育培训、考取专门的证书,工作中还要遵守严格的行业规范。

然而,并非所有急救人员都合格合规。病人一旦遇到这种急救人员,就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加拿大少年优素福(Yosif Al-Hasnawi)就是其中一个不幸的受害者。

2017年的时候,19岁的优素福是安省布洛克大学(Brock University)生物系的学生。优素福的母亲阿玛尔(Amal Alzurufi)说,孩子成绩很好,学习刻苦,打算将来做一名医生。 但这一切都在2017年12月2日化为泡影。那天晚上,优素福与家人到汉密尔顿市的al-MoustafaIslamic Centre清真寺做礼拜。礼拜结束,优素福在离开的时候听到街边有噪杂声响,两个小流氓在围攻一名老人。 优素福上前调解,不料引发小流氓们的攻击,当时是晚上8:50左右。在缠斗中,优素福与其中一名歹徒詹姆斯(James Matheson)挥拳相向。优素福追逐试图逃跑的詹姆斯时,另一名歹徒戴尔(Dale Burningsky King)忽然开枪,击中了优素福的腹部。 子弹从侧面击穿了他的腹部,优素福倒在路边,痛苦地颤抖。 当地居民George Catsoudas听到沉闷的枪响后,错误判断那是一支仿真枪(BB gun)。他上前好言安慰优素福坚持一下,没什么大事。但这种善良的错判却给之后的救护工作带来了严重误导。 那天随护车到来的急救人员是当年29岁的克里斯(Christopher Marchant)和52岁的史蒂文(Steven Snively)。

到场之后,因听到一些传言,加上优素福全身只有一个非常细小的弹孔,两名急救人员认定击中优素福的只是一支仿真枪。 在优素福疯

狂挣扎的身体和痛苦的呻吟面前,急救人员竟认为他在假装,故意夸大病情。据称,救护实践中确实有一些病人故意夸大病情,所以这次急救人员显得很不耐烦。 优素福当时13岁的弟弟阿赫穆德(Ahemed)说,在救助现场,较为年轻那个急救人员(也即克里斯)甚至当面嘲讽在痛苦中挣扎的优素福:“你妈妈说你将来打算当医生,这(夸大病情)是医生该做的事吗?” 优素福被救护车送到了附近的圣约瑟夫医院(St. Joseph's Hospital),当晚上9:58被宣布死亡。

验尸报告显示,击中优素福的是一枚真实的子弹,而不是什么仿真枪玩具枪。.22口径的子弹击中了优素福的右髂总静脉和动脉,导致他腹部大出血。虽然从外面看来他身上只有一个细小弹孔,但他腹腔内早已大量失血。当晚急诊科医生从他腹腔排出的积血有2000多毫升,占人体血液总量的一半。

3天以后,警方逮捕了开枪的凶手戴尔,这名小流氓和他枪下的受害者同龄,也是19岁。

但是与学霸优素福比起来,戴尔的人生既然不同。根据同案犯、21岁的詹姆斯在法庭上的证言,戴尔和他在那天清真寺枪击之前刚实施了一起抢劫。法庭记录显示,戴尔之前曾因贩毒等行为多次被警方逮捕。

戴尔收监以后,皇家检察官以“二级谋杀罪”对戴尔提起诉讼。但这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我们今天要讲的是急救人员在这起悲剧中的角色。 在两个小流氓被起诉以后不久,急救人员克里斯和史蒂文也因未能为病人提供必要救助、疏忽致人死亡被安省检察机关提起刑事诉讼。

近日,这桩案子在安省法院开庭审理。 本周二(12月22日),多伦多院前医疗中心(Sunnybrook Centre for Prehospital Medicine)的医护医疗总监韦比克医生(Richard Verbeek)作为专家证人,出庭作证。

韦比克医生是医疗急救领域的专家,安省通行的急救人员护理行为规范就是以他为主导的团队撰写的。韦比克医生在法庭上说,在优素福的案子中,两名急救人员犯下了多种错误。 首先,急救人员错误判断受害者伤势。

韦比克医生说,当时优素福已经出现休克、讲话断断续续,呼吸困难、血压骤降等症状。这些在急救人员从业规范中,应该属于重伤的最高紧急状态。 但克里斯和史蒂文不仅没有迅速将患者送往医院急救,反而在现场拖延,调笑,甚至当面嘲讽受害人。优素福的家人在现场目睹此事非常痛苦,他们说,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竟被当众当做“骗子”来嘲讽,随后又因急救人员的不作为而失去生命,这对优素福和家人都是巨大的伤害和羞辱。

优素福的妈妈阿玛尔(中)和弟弟阿赫穆德(左一)在布洛克大学的追思会上。 案发清真寺距离圣约瑟夫医院只有2个街区,但从枪击到送到急救室,竟然用了23分钟。似乎急救人员故意在现场拖延时间,以“惩罚”他们认定的“说谎者”。 虽然“子弹来自玩具枪”的错误想法与旁观者毫无根据的说法有关,但专业急救人员应该有自己的判断,不能被外行误导。况且枪伤判断的方法和指标在行业规范中有明文规定,克里斯和史蒂文并没有遵从。 韦比克医生说,意识水平改变,呼吸急促,腹部有穿透性损伤,这都是致命枪伤的指标。他说:“理解病人呼吸困难的意义,是整个911病人方法的核心。” 在急救人员都报告中写道优素福并没有“明显”或“直接的痛苦”,但他也说受害者“不合作”,“具有攻击性”。但其实,他们所谓伤者的攻击行为只是患者在剧痛中无法自制的躯体疯狂抖动。 韦比克说,医护人员的判断应该是:“这个病人伤势严重,我们必须采用放担架上就走(load-and-go)的方案前进。” 然而,克里斯和史蒂文并没有这样做。他们甚至没有将担架抬下救护车的车厢,而是拉起优素福的胳膊,让他自己走着再爬上救护车。 前些天在法庭作证的急救科医生也说,急救人员将优素福抬起时不是先抬他的躯干而是先抬他的胳膊,这是违反急救常识的错误方法。

韦比克医生说,克里斯和史蒂文的另一个严重错误是,拒绝了消防员的帮助,却任由患者家属帮忙。 当时汉密尔顿消防局接到报警后,立即派了3名消防员到场。但他们到场准备帮助时,却被急救人员挡住了,说“我们很好”。韦比克医生说,如果伤者真像急救人员所说的那样“好斗”又“具有攻击性”,那么消防员的帮助非常必要。 与此同时,优素福年少的弟弟惊慌失措地帮着将哥哥抬离地面。这个做法对病人没有好处,但急救人员没有拒绝。 但急救人员最大的错误,是将伤者送错了医院。韦比克医生说,根据急救人员在救护车上采集的伤者生命体征,当时优素福已经神志不清,心率高达143,这意味着他已经进入第四阶段低血容量休克。

这个时候,患者应该被送到安省顶级的创伤救助机构,也即汉密尔顿综合医院(Hamilton General Hospital)的创伤科。

但遗憾的是,克里斯和史蒂文将优素福送到了两个街区外的圣约瑟夫医院,大概是图距离近吧。但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代价是一条年仅19岁的生命。 这桩案子于2020年11月24日在汉密尔顿开始审理,持续五个星期。希望学霸优素福得到正义的支持,渎职的急救人员获得该有的惩罚。

这个案子也提醒我们,专业人士必须用专业态度和专业标准来工作,因为关键时刻的一个错误决策,就可能导致血淋淋的后果。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

任务奖励已入账!

去礼品中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