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拒绝因疫情再被隔离,加拿大90岁老奶奶选择安乐死

2020-11-20 来源: 微信公众号 超级爆料君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加拿大老奶奶,90岁的南希·拉塞尔(Nancy Russell)上个月告别人世的时候,她的家人和朋友都陪伴在她的身边。

在医生的帮助下,家人们聚居在南希的床前,唱着她选择用来送别她的歌,看着医生把药水推进南希的体内。

南希在自己的家中接受安乐死,孩子们围在她的身边

南希并不是寿命已至,或是因为疾病。遥遥无期的疫情造成的隔离令她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因此她希望能在头脑清楚时,有尊严地、健康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南希已经在她住了好几年的养老院里,孤独地忍受了几个月的隔离生活。

为了降低被感染的风险,养老院的居民们被迫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养老院里丰富多彩的活动和时不时的小聚会,以及家人的探访都被取消了。很多时候,像别的老人一样,南希要一个人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住好几天。

南希是一个特别善于社交,精力充沛,非常开朗的老人,

Nancy Russell

“我的妈妈很好奇,她对她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想法、每一件事都很感兴趣,所以她经常看书,看不同的电视节目好而言将。她很喜欢和别人谈论她遇到的人和他们的黑色裹故事。对于90岁的老人来说,她非常与众不同,”南希的女儿这样评价母亲。

而养老院里的生活,很合南希的意,这里有很多她那个时代的朋友,老人家的晚年生活很简单,但却很精彩。

然而,“几乎在一夜之间,她那种非常活跃的生活方式被改变了、她必须待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对的只有孤独、寂寞和恐惧。”

散步被禁止了,图书馆关门了,家人也不能探望了,餐厅里加装了隔板,花园里也有人监督老人们的距离。

养老院内的老人家在护工的搀扶下,

和窗外的家人见面

养老院瞬间变成了一座环境优美的监狱,

在最早的2周隔离内,南希只能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一坐,站一站,看着慢慢流逝的时间过日子。

“她学会了用视频和家人见面,但是和所有人一样,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她没有抱怨养老院”,经历过世界大战和冷战的南希不是不通事理的人,她知道,也理解为什么这些规定必须出台。

在首轮疫情爆发的时候,加拿大的养老院遭受了沉重打击,80%的死亡病例都来自养老院的老年人。

一位死者被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推出装饰着彩虹的养老院大门

“她能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也知道这样做是在保护她和她的那些老伙计们。”

但是南希心里还是很难受。“她经常情绪不好。对她来说,和人接触就像吃东西,就像呼吸氧气,没有和人的接触刺激神经,让妈妈感到很无聊、很累。”

南希的家人说,早在疫情暴发以前,她就表示过,如果未来有必要,她会选择有尊严地死去。

另外,也许是出于经验,南希在疫情初期就曾预测到,即使2021年,疫情还会继续下去。

“她总是说,是COVID说了算,你知道,不管政客们怎么说,都是病毒说了算,”

南希生前的最后一周里,很多亲朋到家里和她告别

在加拿大,安乐死并没有规定必须要罹患难以痊愈的恶性疾病,身体和精神上的经历都可以当做“严重情况”进行考虑。

不过,在第一次申请的时候,医生劝说南希,活下去还是比死亡更有意义。

虽然家里人给南希买了新的平板电脑帮助她解闷儿,但是马上进入冬天的时候,南希还是想放弃了。

好在第二次申请的时候,“更具体的医疗健康”问题出现了。这一次,医生批准了她的申请,南希终于能如愿不再经历一次隔离了。

像南希一样,在加拿大,隔离时想到死的老人并不少见。

研究人员注意到,在COVID-19封锁期间,养老院居民的孤独感和沮丧感不断上升,他们称之为禁闭综合症。

一位老年人在护工的陪伴下放风

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老年医学专家萨米尔·辛哈(Samir Sinha)说:“当你让一个人独处,剥夺了他们本来就少的可怜的快乐,这可能是一种难以置信的孤立、孤独、沮丧的经历。”

安乐死领域的一些报告显示,加拿大正在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咨询有关安乐死的问题。而一些有关政府再次准备封城或隔离老人院的新闻报道,也在加速这种歌情况的发生。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