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纸面儿子”:华人移民加拿大曾经之路

2020-11-19 来源: 星星生活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2019年5月27日,加拿大政府网站上“历史上的这一周”的标题是:“Paper Sons”: Chinese Immigration to Canada,译成中文便是本文的标题。

1960年5月29日,加拿大广播公司有报道说,警方正在调查温哥华涉嫌非法“偷渡”的华人移民。加拿大华人的头面人物纷纷站出来反对这次突袭,并争取废除歧视华人的移民政策。华裔社区林黄彩珍(Jean Lumb,1976年成为首位加拿大国家勋章Order of Canada获得者)说:“这将给华人带来了始终被怀疑的阴影。”“因有一个特殊的姓氏,这些人将处于被驱逐出境的恐惧中度过余生。”

【图:林黄彩珍(1919—2002)】

弱国无外交百姓受欺凌,这是国际政治生态颠扑不破的真理。1840年的鸦片战争让中国彻底沦为了世界公认的东亚病夫。清廷的虚弱让当时的美国和加拿大实行种族歧视有了更足的底气。

历史上,加拿大社会对亚裔有长期深层次的偏见,有人提出“黄祸”说,鼓动人们排斥亚裔移民。媒体上更是大肆宣扬华人“种族低劣”。根据1885年的《华人移民法》,联邦政府实施了惩罚性的“人头税”,拒绝了许多华人移民加拿大。1923年华人移民法,更让几乎所有华人无法移民加拿大,令已在加拿大的华人也不能与白人共用电影院或游泳池等设施,许多大学学科亦不收录华人学生。之后,排华法案被废除,但对于华人移民加拿大的限制依然存在,很少有华人符合要求,以担保配偶或子女进入加拿大。

在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不少华人为逃避日本的侵略、中国的内战及政权的更迭,欲出走海外,时值美国和加拿大实施排华法。计出无奈,华人只好别辟蹊径进入美加:—是冒死偷渡——他们在船上当海员、厨工等,待船抵达美加港口后潜逃上岸,达到偷渡入境的目的;二是“善良欺骗”——当时加拿大国籍通常靠出生于加拿大境内,或父母至少其中一方是加拿大公民来取得,而不能通过归化入籍,许多华人为应对歧视性的移民政策,不得不借用有加籍子女身份的证件(有人将其证件在黑市售卖或借给亲友),“冒籍”入境,于是就出现了假父子(女)关系的现象,这些移民被称为“纸面儿子”。

【图:一份华人人头税证明纸(取自网络)】

当然,加拿大移民检察官也有对策,通常会对持证者询问几十个到上百个不等的问题,详细程度令人震惊,如家里的人口、父母的出生日期、家具摆设等常规问题,还会问到家里的台阶有几级、向上三代的谱系等问题。甚至还会对相关人员进行交叉质询,如出入较大,就可能被认定存在造假。这种极为严苛的对簿公堂,导致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一些“假仔”由于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通过审查;而一些身份信息真实的,则因为年代久远、记忆模糊等原因,反而被拒签。

因为“冒籍”入境,“纸面儿子”们时刻担心自己会被驱逐出境,长期生活在担忧之中,不敢向周围人坦露自己的身份。在找工作时,华人的身份也让他们受到诸多限制,大多只能从事最低端的行业。

在加拿大人权博物馆中展出了一位董(音)先生(2018享年82岁去世)收藏的照片。他于1951年14岁时以“纸面儿子”的身份到达,后来在温尼伯开了中餐馆数十年。直到后来,他的一双儿女才了解了整个故事:董的叔叔在1923年《排华法案》之前来加拿大,缴纳了500加元的人头税,但该法案生效后,无法让自己的儿女来加。可悲的是,他们俩都在日本侵华战争的轰炸中丧生,董先生成了他叔叔的“纸面儿子”。

【图:2010年董先生在温尼伯“上海餐馆”】

就在1960年,加拿大首位华裔和亚裔下议院议员郑天华(Douglas Jung,1957年出任加拿大国会下议院的温哥华中选区议员)提出了一项法案,要求大赦“纸面儿子”。据统计,到1973年,加拿大有将近一万两千名“纸面儿子”移民获得了大赦,免受追查。同时,还明确删除了移民加拿大的种族主义规定,在选择新移民时的“积分”中技能比种族或原籍更为重要。

【图:郑天华(1924-2002)】

在一些种族主义者的心目中,华人来加拿大是占了便宜,那就请他们去看看那条穿越加拿大、让人顿生苍茫无限之感的太平洋铁路吧!看看那让人肃然起敬的“枫骨中华魂”——1989年多伦多市政府建起的铁路华工纪念碑,它铭刻着华工修建太平洋铁路的巨大贡献,诉说着华工当年修路的艰辛和血泪……

1869年,美国修成北太平洋铁路后,卑诗人加入美国的意愿更加强烈,除非加拿大修建一条铁路贯穿落基山。加拿大首任总理麦当劳与卑诗人签订了修路的协议而使卑诗省成为加拿大的第六个省份。落基山脉的险恶环境,给修路期间劳工们凿隧道、架桥梁、运砂石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期间,有一万七千多名华工应招参与了这条横贯加拿大铁路的修筑,致死的华工达四千名,平均每修一英里铁路就要死一名华工。麦当劳总理说:“没有华工,太平洋铁路就不能如期完成。”更有人说:“没有华工,就没有加拿大的统一。”

时移世易,如今在加拿大这片广袤无垠的土地上,近200万华人已成为最大的少数族裔群体,而活跃在各行各业。他们当中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口是全国水平的近两倍。华裔同其他族裔一样,人权及政治权利受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保护。然而,那段华人移民的血泪史,那并非如烟的心酸往事,却从来不曾被忘却,它让人更珍惜现在、希冀未来。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