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太太心脏手术之后

2020-11-05 来源: 星星生活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自今年1月14日太太在南湖医院(South Lake)由电生理专家哈金博士实施心脏消融手术已经过去九个多月了,太太术后的恢复恰巧处在COVID-19新冠肺炎肆虐,全球风声鹤唳之时,尽管遇到了种种困难,但我们挺过来了……

手术后总体来说情况良好,房颤基本得到控制——虽然在手术三周后有过一次持续三个小时的房颤,心率达100多次/分钟。另外时而感到疲倦,偶有几分钟或十几分钟的心慌,尤其是下午总觉得下肢麻木发冷。

手术后的复查不可或缺。按预约,4月7日去南湖医院作了心电图,又戴上Holter做48小时动态监控。由于疫情,和哈金博士原定的当面就诊复查改为网上视屏或通过电话进行。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经过我们和他秘书用电邮商定,将复查改为通过电邮用文字进行咨询。

在我们发去了详细的术后恢复情况几天后,哈金博士给了回复。他说,在消融后几周内出现房颤发作并不罕见,这并不意味着消融失败。根据动态心电图,您的心律非常缓慢,但没有明显的心律不齐。建议陆续停用β受体阻滞剂和决奈达隆。过2—3个月再作复查。

太太根据哈金博士的建议和自己服药的体会,逐渐摸出了规律。发现手术的作用除基本控制了房颤外,还使得平时心率由过去的太慢转快了——这应该是件好事(过去总担心太慢导致心衰),但太快了,一下子又适应不了。经过她自己反复摸索并通过电话求诊和家庭医生商量,最后采用隔日服用小剂量的β受体阻滞剂(手术前服用的控制房颤自费药决奈达隆已停服),取得较好的效果——房颤基本不发,偶发时间也短。由于疫情,我们就没有再去做Holter动态监控检查了。

身处疫情中的加拿大,虽然听不到豪言壮语,但家庭医生诊所、药房、牙医也都恪尽职守、井然有序。经常服用的药,都是药房“延医送药”——和家庭医生联系续开的处方,配好了药,通知我们去取的。

也许是“旁观者清”,我觉得,太太手术后,这几个月身体好转了不少。近年来,太太因心脏不适,很少“下地”,院子里的活都是我包揽的。但今年,手术后的她“勤快”起来了,不但操心前后院子里的花,连种的几颗番茄和豆子浇水施肥也都不让我插手。有时还学我,到后院坐在小板凳上薅起草来。

【图:康复之中去赏枫】

另一个手术成功的标志是,太太今年赏枫的劲头十足,只要天晴出太阳,就鼓动我带她走出家门,拥抱大自然。这些天,我们出去三次,每次都是几个景点,意犹未尽。

两三个月前,南湖医院基金会发来了一封信征求捐款,信中的表上有若干个选择,从20刀到100,还可自己填写更多的捐款数。我们想多捐,“然力有未逮”,毕竟是靠政府老人金生活的“穷人”。我和太太一商量,豪不犹豫地就在表上钱数最多的格子旁画了个勾寄去,表表心意而已。比起政府医保所花的手术费用,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据国内的亲戚说,他的心脏消融手术费用近十万,虽有公费医疗,但自己也付了不少。

几天前,南湖医院基金会为这微不足道的捐款来了感谢信,还附上一个可以减税的收据(Official Receipt for Income Tax Purposes), 其实我们哪里用得上,因为总收入还达不到需要缴税的杠杠。信上还说,您的捐款可帮助我们与COVID-19作斗争,用来购置关键的设备,如呼吸机和视频插管镜Glidescope,并让我们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更安全。南湖医院医生纳齐亚•潘杰瓦尼所说,“您的支持对于我们战胜这场危机至关重要!”

南湖医院基金会的来信中,还讲了COVID-19患者朱丽叶(Julie)的故事。她在南湖医院的ICU里靠呼吸机渡过了两个星期,得以康复,如今她已回到家中。她的家人除感谢朱丽叶战胜疾病的勇气之时,更感激“像您这样慷慨的捐赠”。

太太看了这封信感慨万千。她说,正是这种爱的互动使得加拿大成为一个美好的家园。

【图:南湖医院基金会来信】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