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对于性工作者 每月$2000是她的救命绳索 但是...

2020-10-25 来源: 微信公众号 超级生活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根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新闻报道,每月$2000的CERB福利对于加拿大性工作者来说是救生绳,但由于很多性工作者没纳税导致不符合资格。

根据CBC的报道,梅洛(Merlot)就是其中一名相对幸运的性工作者,由于她要为性工作收入缴税,因此她有资格获得加拿大紧急救济金(CERB),并于4月份开始申领而不需要继续冒险工作。

梅洛是一名单身母亲,住在萨斯喀彻温省的小镇上,育有三名子女。

她的工作使她经常与来自加拿大境内和世界其他地区的陌生人互动,但是,作为一名母亲,她不想冒着将COVID-19病毒带回家给孩子们的风险。

图:戴口罩的西班牙的性工作者

于是,她决定在于今年2月份就停止工作。

她说:“我的最后一个客户……是一位来自伊朗的男子。并且此人刚刚有国际飞行记录,所以当时我与一个有国际旅行史记录的人有亲密接触了。”

“在那位客户的第二天,我决定不再接待任何客人了。”

性工作者面临税收挑战

与许多加拿大人一样,受到大流行影响,梅洛降低风险并关注家庭安全的决定导致其收入急剧下降。但是,由于梅洛有为性工作收入缴税,因此她有资格获得加拿大紧急救济金(CERB),并于4月份开始申领。

她说:“我真的很幸运,很幸运,我不必在大流行中被迫工作。” “每个月有2000元对我确实帮助很大而不必依赖于性工作。”

另一名在埃德蒙顿性工作者罗文·里德(Rowan Reid)同样担心自己决定在三月份停止工作后如何负担自己的开支。

她说:“那真是令人筋疲力尽,因为当时还没有想到CERB。”

为了支付房租和购买食品杂货,里德依靠阿尔伯塔省政府一次性支付的1,142加元以及多伦多一名性工作者的资助才熬了下来。

尽管一些性工作者已经转向在线工作,但近年来变得更加困难。

在加拿大,卖淫不是非法,嫖妓才是

根据加拿大2014年12月通过的《卖淫刑法修订:第C-36号法案》,根据该法案,性工作者被视为性剥削的受害者,而为了保护社区和被剥削者,加拿大修改刑法,将购买性行为定为犯罪,而出售性服务并非违法。

换言之,在加拿大,卖淫合法,但嫖妓却是犯罪。

虽然法律已经承认性工作者合法,但是,该行业存在很多灰色地带,性工作者担心被捕和其他报复,现实中很多性工作者没有如实纳税。

而无论是以前的CERB还是现在的CRB福利金,均需至少5000加元的最低报税要求。

加拿大税务局CRA的政策是,即使来自非法活动的收入也应如实纳税。

多伦多税务律师大卫·罗特莱施(David Rotfleisch)解释说:“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她们必须这样做,她们也应该这样做,如果不提交纳税申报表,可能会遇到麻烦。”

罗特莱施说:“每个加拿大人,每个人都必须报税。” “性工作者并不是例外。你必须纳税,我必须纳税,每个人都必须做出贡献。”

梅洛(Merlot)在2014年C-36号法实施后,将她的性工作注册为正规企业,才开始每年报税。

梅洛说,加拿大性工作者想要报税,其实面临许多障碍

她说:“许多性工作者没有意识到,她们实际上可以注册业务和拥有GST国税号,可以申报自己的收入并报销其开支。”

“而且,要找到一个对性工作者友好的会计师,并且能够在不加任何判断的情况下适当地纳税,这真的很困难。”

多伦多性工作者和“加拿大性专业人员”的法律协调员瓦莱丽•斯科特(Valerie Scott)表示,当前法律地位,导致很多性工作者报税的风险很大。

她说:“被称为性工作者,以性工作者的身份报税,以任何形式向政府提供任何信息都是极其危险的。”

“有很多方法可以抓到我们,我们容易受骗受打击。”

“如果向右走,您将被逮捕。向左走,您的孩子将被带走。如果您在家工作,一个怀恨在心的邻居可以拨打告密号码。如果您租房子,他们可以告知您的房东。”

不过,加拿大隐私法禁止税局CRA与警察、移民局或边防人员共享其收集的信息。

斯科特说:“我认为加拿大应将性工作定为非刑事犯罪,即使是在街头工作,没有银行账户,生活混乱的性工作者也有资格获得帮助,否则,政府只有让我们受折磨。”

联邦司法部长发言人雷切尔·拉帕波特说,政府正在研究当前的性工作法是否符合其目标。

拉帕波特说:“我们继续与受前C-36法案影响的个人和团体接触。我们知道他们的具体情况。”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