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分类
  • 黄页
  • 点评
  • 论坛
搜索

解封后首次洗牙

2020-07-30 来源: 星星生活 阅读:

分享新闻

微信扫描分享

本来我的例行洗牙因疫下所有非必需行业关闭而取消,至晚近生意重启,接牙医来电续诊,复可清洗齿周石垢,欣快不已。

诊所安排的病人稀疏开来,避免蜂拥满座候诊或播散潜在病毒。之前已电话探询一长串的问题严格筛选、要求戴口罩来,待莅临入门时再测体温,然后安坐待治。

须臾被叫,进屋后见技师服式如常,并未面具挡脸外加一身防疫装,仅戴护目镜和医用口罩而已,我稍诧异。坐上躺椅,先被灌嘴漱口液,饱含一分钟“杀菌消毒”,此乃疫前所没的程序,吐掉后清水冲净,开启常规洗牙。

我闭目张口迎候着惯耳的洁治器嘤嘤响声,不期却是静悄悄“非同寻常”:原来今个不用超声波洗牙神器主攻了,径直以手动工具祛除菌斑与结石,而通常这是超声波地毯式“冲击”过后跟进的“打扫战场”。我好奇地问为啥改作“避轻就重”呢?

洗牙师解释说,因若用电动机械打理,激发嘴中散出的口气巨多,射程亦远,会广增可能的感染;而且工作人员均需披挂上全套隔离行头,室内要有负压吸引设备随时抽风至户外,诊所中各个房间皆须关门密闭,不容空气串通流动等,复杂得多。施传统手工洁牙术,喷出的口气播散波及的范围局限,毋庸专门的设施处置,一切可如常待之。

此乃其诊所重开接诊的对应现策,惟施者的胳膊手腕累些、疗程略长点,受者不觉有差异,“无所谓,比起四个月没工无薪来,要好得远了”,她莞尔一笑补充。

的确,这类隶属“自由职业”者,在此番大疠中陡失了入息,很多业主还要照付办公室昂贵的租金,却无法开张进项,损失惨重,前所未有。政府发放的CERB救济金对于他们而言显得杯水车薪,但聊胜于无吧。所以早日解封重启经济,不失为自雇者谋生的救心丸。

我躺在椅上享受着这原始的护牙法儿,看她换着铲、锄、镰形的不同器具进口,变着提、刮、抠、挑等各种招式,金属在珐琅质上发出着艰涩的摩擦音,再用吸管一遍遍吮出牙石碎屑,逐渐地觉出自己的齿缝变宽了、“透风撒气”,表明牙垢被摒掘,解除了龈遭的不良刺激。

这令我恍惚置身于廿多年前初抵埠、骑车远赴乔治布朗学院实习所洗牙的场境,那时新移民无齿健保险,多图便宜去让学徒们给洗,即是此种练基本功的全手工,由指导老师鉴定纠正收官。齿净的终效差不离,惟耗时巨长,每次几乎仨钟头才完。时过景迁,眼下我在近家的诊所、由熟手技师三刻钟便搞掂,牙保全额支付,今非昔比了。

思维再奔逸的远些,仿佛溯回到当年我念医的校园:身为“主流”医疗系的学子,对院内口腔系等“支派”的同窗多有点小觑,觉得他们似不算“医”。后来马齿徒长、渐懂得多,加上一己齿与龈病象丛生,访牙科时方晓得:人的这副“伶牙俐齿”之利害,不输于“唇枪舌剑”、五脏六腑,就那么两排深藏不露的小小釉骨,竟蕴着恁多的疾患和恁大的整治学问,绝不简单,许多系统性疾病也是由它引发的,始觉牙医伟大,愈来愈敬佩。

从此亦始遵医嘱讲究口腔卫生,不蹈直至疼重或酸倒了才去查的覆辙,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情有可原,清苦岁月生活条件有限,吃都不饱,哪顾得上洗牙?我这还是医者便利些,遑论寻常百姓了。直至九十年代初出了洋,在西域才有了环境条件,自此一年数次护齿健龈成规律。

治毕,我蓦从云想中返落现实,再次恩感在加国得享这好的医疗制度,一切尽在不言中。

相关推荐
  • 人在温哥华

    订阅号

    温哥华最大的订阅号

  • 人在温哥华

    抖音号

    6.7万粉丝的网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