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 天气图标晴 2℃
    今日温哥华紫外线强度:
    更新于 2019-02-21 04:56:00
    • 今天(周四)

      天气图标

      -2 ~ 6℃
      少云
      东北风3级

    • 明天(周五)

      天气图标

      -2 ~ 6℃
      少云
      东北风3级

    • 后天(周六)

      天气图标

      1 ~ 6℃
      阵雨
      东南风4级

    天气阴冷,穿暖和点吧!东北风1级,湿度70%,紫外线 弱。点击查看 未来7-15天天气预报。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医疗频道 » 看病经历 »
    生死一线!8年前她从死神手里抢回他 8年后她竟也患上绝症
    2019年2月03日    来源: 加西周末    阅读:1168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血缘在人生越是危急的时候,就越能显现出它的珍贵……

    手术后的第二天清晨,王玲从沉沉的睡梦中醒来,此时阳光从明净的窗棂照射进来,与阳光一样温暖的,还有哥哥王江关切的笑脸。王江欣慰地对王玲说:“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各项指标都非常好,你终于重新回到‘人间’了!”王玲也感恩地对王江道:“真的没有想到,如今你又用同样的方式救了我。”

    血脉情深

    水火之中妹妹捐髓相助

    2009年10月的一天,刚从医院拿到检查结果的王江愁眉不展,诊断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患上了“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随时随地会有生命危险。

    从医生那里得知,这种病如果想要彻底治愈,唯一的办法就是进行骨髓移植,可是,在骨髓库里找到骨髓配型成功的人,概率非常之小。

    45岁的王江年轻时在部队工作,几年前转业后,成为一名缉毒警察。幸运的是,王江不是家中的独生子,他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兄妹们听说了王江的情况后,没有任何犹豫地赶到了他的身边,纷纷为王江进行骨髓配型。

    配型的结果让人惊喜,妹妹王玲的骨髓配型与王江高度吻合,可以为他提供造血干细胞。拿到配型通知后,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骨髓在医学上称为“造血干细胞”,在人体存在的部位并不相同。医院在制订方案时,最初只打算王玲捐献“外周血干细胞”,这对她的身体妨碍非常小。

    两天之后,在医院的安排之下,王玲被抽取分离了定量的血液,里面的干细胞全部被输入了王江了身体里,可是就在她满心希冀地等待王江康复的消息时,一个猝不及防的消息传来了。由于王江的身体过于虚弱,输入其体内的干细胞没有“生根发芽”,他的各项指标不但没有转好的迹象,反而在一步步地恶化。

    很快王玲得知,如果想要让哥哥王江的情况有所好转,只有通过两种方法。一种是更多地采集外周血,然后进行分离;其二是采集骨髓造血干细胞。不然的话,他的病情将变得无法控制!通过与医生沟通,王玲才知道骨髓造血干细胞听起来与外周血干细胞差不多,但是抽取的方式却完全不同。骨髓造血干细胞存在于肱骨或是股骨的骨髓腔内,这种抽取方式十分疼痛。

    王玲有严重的腰肌劳损,腰肌长期疼痛。这一回医生告诉她需要从腰部抽取,她的心里顿时有一丝害怕。可是,王玲思来想去后,坚定地说:“外周血干细胞的效果显然不如骨髓造血干细胞好,为了哥哥能早日康复,一点疼痛又能算得了什么!”

    王玲很快作好了抽取骨髓前的各种准备工作,还宽慰王江说:“哥哥你放心吧,即使咱俩一起掉进了火坑里,我也要把你顶上来!”

    几天之后,王玲正式上了手术台,又粗又长的针头刺入她的腰部,一点点地抽取造血干细胞。每一次抽取的剂量为20毫升,来来回回刺入又抽出。抽取的过程中,王玲感到自己的腰椎就像是被人猛踹了几脚,然后是让车辆压过一样,这种疼痛她从来也没有经历过。

    抽取快要结束时,王玲不禁央求医生,自己快要到达极限了,医生叫她再忍忍。又过了十几分钟,整个过程终于结束了,此时王玲身体下面的床单已经被汗水完全濡湿了,嘴唇和手臂已经被自己咬出了血……

    医生们一共从王玲的身体里采集了1040毫升造血干细胞和200毫升外周造血干细胞悬浮液,这些救命的细胞一点一滴地注入到垂危的王江体内。由于王江提前进行了化疗,身体的各项生理指标全部归零,妹妹的骨髓进入到他的身体,他苍白的脸色在很短的时间便红润起来。

    后来,他这样回忆起当时的感觉:“刚开始有些凉凉的,后来不知为什么,身体在一瞬间,竟然感到甜滋滋的……”王江的心里十分清楚,造血干细胞当然不会有味道,这种“味觉”来自于妹妹王玲对他的爱,来自于兄妹间血浓于水的感情纽带!王江更加深有体味的是,血缘在人生越是危急的时候,就越能显现出它的珍贵……

    祸不单行

    八年后妹妹患病

    2010年年初,接受了妹妹骨髓的王江,很快就感受到来自体内的旺盛生命力,此前虚弱的他时常伴有各种各样的感染,还常常出现皮下渗血的显现。骨髓移植后,这些症状开始一点一点地消失,各项生理指标也恢复到常态。

    由于用的是妹妹王玲身上的造血干细胞,所以王江身上的99%的骨髓都来源于王玲的细胞“种子”。更加奇妙的是,王江以前的血型是AB,骨髓移植后,他的血型也和妹妹一样,变成了A型血。身体血型的神奇转换,也时时刻刻地提醒着王江,他的这一条命是妹妹王玲赋予的……不过,重生后的王江也有一丝担心,那就是移植骨髓后的妹妹,会不会被分走了部分生命力?

    为此,他时不时地担心王玲的身体健康。虽然也有一些人告诉他:现在的医学早就证实,抽取定量的骨髓干细胞,不会对捐献者造成任何健康隐患,无数的捐献实例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出于亲情之间的牵挂,他常常显得心事重重。

    王玲不止一次地宽慰哥哥王江,并表示自己的身体一向很棒,抽取这一点儿骨髓只是“九牛一毛”。王玲还将兄妹两人小时候的多张照片进行了PS,背景全部转换成国外的著名风景名胜。

    王玲说:“我一直想去这些地方转一转,等你的身体更加健壮时,你要陪着我到这些地方走一走!”王江用力地点了点头,目光晶莹中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2017年5月,就在兄妹俩的生活步入幸福平静时,命运再一次开起了残酷的玩笑。王玲没有由来地呕吐和食欲低下,开始时以为是肠胃感冒,只是吃一些普通的药品来应付,谁知道,此后她有出现了持续的低烧,不管怎么治疗都不见好。

    一天早上,当王玲起床时,突然感到全身没有力气,勉强地撑着床沿坐起来,头重脚轻的她竟然“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家人们立即将她送往医院。医生对王玲全面检查后,家人们听到了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王玲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医生解释,这可能与王玲的血液成份和独特体质有关。正常人体内的白细胞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但是王玲的身体里一直有残留的白细胞,悄悄地隐藏在特殊的“角落”里,比如她的子宫内,或是甲状腺里,一旦条件成熟,这些白细胞就不断地繁殖,当其繁殖的速度过快,远远地超过红细胞的生长时,就会引起急性白血病的发生。

    得知自己的病情后,王玲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而王江更是如同被重物狠狠地杵了一下似的,久久地呆立在原地无法动弹。八年来,王江一直担心着妹妹的身体,没想到他的不详预感如今成了现实!王江情不自禁地紧紧揪扯起自己的头发,他的心里万分地怨恨自己。

    医生得知王江的心病后,对他进行了心理上的疏导。医生从专业的角度告诉他:急性淋巴白血病的成因有许多,但是绝对不会因为王玲当年的捐献行为而造成。王家十分感慨:为什么命运如此不公,让重病连续不断地降临到这个家?

    可是,时间已经不允许兄妹俩再去怨天尤人,王玲的白血病与王江之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大同小异,都属于血液病范畴。王玲的病症如果想要彻底治愈,只能和王江当年一样,进行骨髓移植。如果不移植的话,她的存活时间只有三到六个月的时间。

    王江没有任何地迟疑,他第一时间站了出来,向医生表示自己要做妹妹的捐髓者。王江说:“当年我的妹妹毫不犹豫地救了我,现在到了我对她偿还的时候了。”

    王江的迫切心情家人们都能够理解,但是王江的两个哥哥,还有王玲的丈夫纷纷表示反对。亲人们觉得,王江本来就是一个病人,只不过幸运使然,让其在骨髓移植后的八年里,一直安然无恙地度过。如今王江的身体状态已经很不乐观,怎能为别人捐献骨髓呢?

    可是,王江的两个哥哥和她的丈夫在经过骨髓配型的检测后,都没有达到要求。这一结果,让王江反而有些高兴:“你们看,我就是理所当然的捐髓者。再说,我体内的骨髓本就是王玲的,这些骨髓在我的体内‘寄存’了这么多年,返回到她那里后,排异性肯定也是最小的。”王江的话,让大家默不作声了……

    感天动地

    血缘里的骨髓互馈

    可是,就在王江说服了几乎所有的亲人后,妹妹王玲却对此表示坚决的反对。王玲说:“别忘了,你是一个曾经的重病患者,如果你在捐髓后,身体出现了恶化,那么我当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我也会歉疚一辈子,这样的冒险我不能接受。”

    而王玲的主治医师在积极地治疗之际,也有了一个病理推断:兄妹俩在八年的时间内先后患上了血液病,这样的巧合,有没有可能源于基因的作怪?也就说,兄妹俩基因上有一定的缺陷,这导致了他们患上血液病的风险上升了呢?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那么王江就不是合适的骨髓捐獻者。

    得知医生这样的推断后,王江一时间心急如焚。这个推断一旦成立的话,那么妹妹再也没有合适的骨髓了,生命就此走到悬崖的边缘。而反观王江自己,也极有可能再一次患上血液方面的疾病。

    所幸的是,命运没有反复地折磨这一对兄妹,十几天后,基因的检测报告正式出炉,结果显示两人都没有基因上的缺陷。捐献骨髓的计划很快得以继续实施。

    由于王江的想法并不是万全之策,再加上妹妹的“强硬式”反对,王江只好后退一步。此后,大家四处联系,在各地的骨髓库中不断查找适合的骨髓捐献者。

    2017年12月初,医生们开始了抽取王江骨髓的准备工作,王玲悄悄地央求医生,最好只是抽取哥哥的外周血干细胞,这样将会让哥哥的损耗减到最少。听了王玲的要求后,医生不禁提醒她,如果仅仅抽取外周血的话,那么她的病症治愈的可能仅仅有75%,而如果使用骨髓造血干细胞的话,康复的成功率将会在99%以上。

    医生的话没有让王玲退缩,她态度坚决地表示,哥哥不能经受更大的痛苦,她要把哥哥遇到风险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值……12月11日上午,医院精心地为兄妹俩安排了骨髓移植手术,按照王玲的要求,医生们采集了王江的外周血干细胞。

    鉴于王江从前曾经是一个重症病人,医生们采取了较为保守的,用回输干细胞的方法对王玲进行治疗,也就是采取再次“补充”的方法进行干细胞移植,这种移植的风险性较小。

    当天,从王江的体内一共抽出300毫升外周造血干细胞混悬液,根据王江兄妹的身体状况,为了稳妥起见,医院将通常两次的移植整合为一次进行。移植之前,医生们将每个细节都仔细考虑过,他们不愿因为自己的一丝一毫的疏忽,而给这对情深与共的兄妹带来任何伤害。

    下午2点,这些“生命种子”被缓缓地植入到王玲的体内。王玲能否抓住75%的成功机遇呢?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幸运的是,经过一个星期的观察,医生们欣喜地发现,这些“种子”几乎全部在她的体内生根发芽,没有任何排异反应。是啊,这些种子原本就是来源于王玲,只不过在哥哥王江的身上转了一圈,如今又重新返回到她的身体而已!

    术后的第十天,王玲被转入到普通病房,回到“人间”的那一刻,王玲与王江紧紧地拥抱着,这时的她才得知:其实哥哥在抽取外周血干细胞的同时,已经积极地进行了骨髓干细胞的初步检查,一旦出现外周血无法达标的现象,他会立即启动自己的“应急方案”,只不过为了减轻妹妹的心里负担,他一直瞒着妹妹。

    2018年7月,王江由衷地表示,其实为妹妹回馈骨髓的行为,如果换作别人身处自己当时的境地,一定也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这种举动,自己只是作了一个哥哥应尽的义务而已。王玲却动情地说:“八年前我确实救过哥哥一命,但是没有想到,他会用这样的方式‘报答’我,在亲情面对危难的生命时,哥哥对我的爱,让亲情格外闪亮……”

    来源:加西周末

    ----------------------------------------------------------------------

    获取更多中医诊所、针灸、牙医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aspx?classid=83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0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0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加西周末,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