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 阴 7℃
    今日温哥华紫外线强度:
    更新于 2018-11-14 07:10:03
    • 今天(周三)

      6 ~ 11℃
      局部阵雨
      东南风4级

    • 明天(周四)

      6 ~ 11℃
      局部阵雨
      东南风4级

    • 后天(周五)

      8 ~ 10℃
      阵雨
      东南风3级

    今天有雨,天气阴冷,穿暖和点吧!东南风3级,湿度99%,紫外线 弱。点击查看 未来7-15天天气预报。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医疗频道 » 看病经历 »
    我被这篇《我在美国看痔疮》刷屏了……
    2018年9月02日    来源: 我想逗乐这个闷闷的世界    阅读:7614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大三上外科课的时候,外科老师在肛肠疾病那一节的时候,讲到:“痔疮是一个很常见的疾病,有句俗话讲‘十男九痔’,就是这个意思”。

    整个年级仅有的19个女生顿时笑场,男生脸上有点挂不住。

    老师又说道“你们别笑,还有一句俗话叫“十女十痔”。

    剩下的212个男生爆发出了杀猪般的笑声。

    没想到,当时坐在下面爆笑的我,在美国访学期间,竟然通过痔疮对传说中的美国医疗体系有了切身的了解。

    星期五的下午3点,实验室的老外们早就走光度周末去了,老板还在办公室盯着,我只能坐在电脑前,脑子里盘算着劳动节去哪玩。这时我觉得菊花传来一阵阵烧灼痛,没错,就是烧灼痛,仿佛有人拿打火机在点我的菊花。

    作为临床经验丰富的心脏外科医生,我一下就判断出我得了痔疮。

    于是我去了老板办公室,说:“教授,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休息。”

    老板头也没抬,“怎么不舒服了?”

    “呃,隐疾。”

    老板突然把头抬起来,眼神充满了兴趣,玩味地看着我,问“什么隐疾啊?”

    MMP,老子都说隐疾了,你他么还问我什么毛病,有没有一点情商。

    “呃,痔疮,坐立不安的,我得赶紧回去用点药。”

    “OK,take care...”老板笑嘻嘻地说。

    一路忍着疼痛,终于回到了家里,作为一名临床经验丰富的心脏外科医生,我马上给自己进行了相关治疗,处方如下

    Rx:

    温水坐浴,每次15min,每日多次;

    马应龙软膏,外用,1日3次;

    长征医院自制神药痔裂E栓,纳肛,1日3次;

    疼痛剧烈时,口服散利痛(复方对乙酰氨基酚)2片/次,口服,3次/日;

    地奥司明片,4片/次,口服,2次/日;

    通便药,MiraLAX,2勺/次,冲服,2次/日(房东苑老师赠送,感谢苑老师对我的照顾)。

    呵呵,小痔疮,没想到吧,我早有准备,从国内带过来这么多神药。

    5大神药,消灭痔疮

    。。。。。。

    2天以后,我只想对痔疮说:

    “对不起,爸爸,我错了,你能不能别折磨我了。”

    这两天,疼得我两夜没睡着觉,一晚上坐浴5次,弄湿了5条内裤,在床上换了n种姿势也无法入睡。

    我在床上尝试的不同入睡体位(不完全统计)

    白天醒来,连玩游戏、看片都没兴趣。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心脏外科医生,我必须了解我的疾病,于是我羞耻地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前置摄像头,对准了菊花,看到的场景让我惊呆了。

    别别,别举报,别举报,这不是我的。

    我上传原图

    痔疮果——莲雾

    没错,跟这个一模一样,甚至更大。我触诊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好痛。

    怎么办,怎么办,我要痛死了啊,我是不是要去看医生啊。不过之前看的文章说美国看病会破产的啊,看着银行卡里150刀的余额,我的内心是拒绝的。

    到了周一,我实在忍不住了,这感觉就像有人往我菊花那里抹了一把老干妈,还是最辣的那种。

    而且莲雾的体积又增大了一倍,所有治疗措施都无效了。

    于是,在苑老师的帮助下,在室友宋教授的陪同下,我体验了一次在美国看病的经历,也亲身体会了美国的医疗制度,下面我把我这次的看病经历简单给大家叙述一下,与中国相比,孰优孰劣,大家自行判断。

    我所在的爱荷华大学医学院是全美排名前20的医学院,其附属医院也是实力强大,在国内的话相当于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水平。

    周一早上,我按照苑老师的指示,拨通了family medicine(类似于国内的家庭医生)的预约电话,我告诉她我得了痔疮,疼痛难忍,需要预约一个urgent care(要求立即看医生)。

    由于是第一次预约,需要注册保险的信息(国际交流人员需要强制购买医疗保险,我买的是基本款$190/mon)。在等了大概十五分钟以后,那边告诉我预约都满了,最快也要一周以后才能看到医生(到时候菊花菜都凉了好么),或者我可以去emergency medicine(急诊)。

    看了那么多介绍美国医疗制度的文章,总觉得ER又贵又没用,于是我换了一个医院的分院预约,幸运地预约到了一个早上9点45的空位。

    我和室友宋教授(说是关心陪同我,其实是看热闹)驱车赶到了Iowa Riverside Landing,其实不算是医院,感觉像是门诊部。进去之后,我的第一感觉是,

    这他么是医院么?不是宾馆吧?

    1)医院入口;2)Check-in,类似于挂号,但不一样,因为必须有预约;3)医院前厅;4)候诊走廊

    刚进去需要check-in,前台小姐姐给我一个ipad,让我在走廊等候,并完善相关信息。

    用于病人自己填写的Pad,主要是一些系统回顾的信息,家族史等等

    之后专门的medical assistant(医疗助理)把我领到了诊室,测量了我的生命体征,美国的诊室非常高级,设备一应俱全,我坐在检查床上,那个助理用遥控器抬高了病床,我的体重就出来了,还有全自动血压计,体温计等等。

    Iowa Riverside Landing 诊室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终于进来了一个医生,名字记不住,就叫胖大叔医生吧,他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时间问我的基本信息和过去史,其中有一个问题我印象深刻。

    "Are you sexually active?" He asked.

    (你有活跃的性生活么?)

    "What?"

    "ARE ... YOU.... ACTIVE .... IN.....SEX". He said again slowly.

    “What do you mean by sexually active, like in a month or a year?”

    (并不知道什么算性生活活跃)

    “If you had sex in half a year, that means active” He complemented.

    (半年有性生活就算活跃)

    "OK, yes."我看了看坐在角落陪同的宋教授,脸红了一下,回答道。

    “Alright,so what means do you use to prevent pregnancy”.

    (你平时怎么避孕)

    摔!我来看个痔疮还问我怎么避孕。坐在角落的宋教授默默地走出了诊室。

    “Condom”.我强大的词汇量发挥了作用。

    他问了半个小时的既往史之后,问了5分钟的痔疮史,看了一眼我的莲雾,进行了一遍直肠指诊(把手伸进肛门转一圈,判断有无内痔),然后告诉我,他看不了这个病,因为他不知道是痔疮还是直肠脱垂,所以建议我去急诊找外科医生看。

    摔!你看起来都50岁的老主任了,痔疮都看不了么?!!!

    连直肠脱垂和痔疮都傻傻分不清的胖大叔医生

    于是我兜兜转转,强忍剧痛,来到了急诊室。重新Check-in,又被医疗助理(Medical assistant, MA)量了一遍生命体征。等了半个小时之后被领到了急诊单独的诊室,换上了病号服,重新被护士量了一遍生命体征。再等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等到了急诊室的医生,这个医生我叫他大胡子医生。大胡子医生重新问了一遍我的病史,看了一眼我的莲雾,我能感觉到他被惊了一下,再次对我进行了一遍直肠指诊。

    (为什么我对直肠指诊印象这么深刻,因为每伸进去一次,我都感觉有人把老干妈给我捅进去了,捅完之后我路都走不动了)

    他告诉我我的痔疮有点严重,所以要去让上级医生看一下。我又等了半个小时,进来了一个黑人大叔医生,看了一眼之后告诉我他们没办法处理,需要请外科医生过来会诊,我问大概需要多久,他说他也不知道。

    于是我躺在病床上,以下图的姿势,在痛苦和绝望中等了3个小时。

    期间医生和护士来看了我一次,我吃了2粒止痛药,喝了一杯冰水,吃了2个室友送来的三明治,看了半个小时电视,刷了1个小时知乎,上了3次厕所,因为疼痛我小便都不敢用力,导致排便困难。

    终于等到了外科医生,我叫她黑妞医生吧。

    Again,

    半个小时的病史和直肠指诊。

    黑妞医生告诉我,我的痔疮很严重(废话),她需要回去汇报给上级医生Dr. Kapadia,一会就回来。

    于是我又等了1个小时,她回来告诉我,今天Kapadia手术很忙没空,可以帮我预约明天的会面,进一步决定处理方式。

    9:45am - 15:30pm,接近6个小时的时间,除了我要的2粒止痛药,没有任何处理,而且需要明天才能决定。

    我能怎么办,我只能结账啊。除去保险的部分,我自己支付了50刀的费用(co-pay),不过他们给了我两张免费停车卷,我还是很开心的。

    1)急诊入口和陪我看病的小姐姐;2)急诊诊室内全自动病床和电视;3)大胡子医生在给我打印注意事项;4)2张免费停车券

    在经历了一夜的老干妈洗礼后,我终于等到了第二天的会面,我拖着病体,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医院的消化科病房,没想到再看医生还是需要check-in,付了$10 co-pay之后,我又被MA领到了小房间,再次检测了一遍生命体征,问了一遍疾病史,等了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帅哥医生进来了,并不是我要见的Dr. Kapadia医生。

    Again

    病史,直肠指诊,去叫上级医生。

    又过了半个小时,Dr. Kapadia终于来了。

    我就像超级玛丽一样,在打了5个小怪之后,终于迎来了大Boss。

    大Boss Kapadia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美国人,

    典型在哪里呢?

    浮夸。

    在看了我的痔疮之后,她大叫

    “oh,my goodness!! Such a huge hemorrhoids!”

    (我的天哪!好大的痔疮啊!)

    脱了裤子跪着的我,莫名想到了小岳岳,感觉小岳岳在看我的菊花。

    我的天哪!

    “Oh!My poor little boy! What have you suffered?!!”

    (我的可怜的小宝贝!你都经历了什么?)

    “You must be very very painful!!"

    (你都痛死了吧?)

    我和帅哥医生配合他的表演,不断地说“yeah”

    感觉她应该去当演员。

    我心里想,这么严重,总该手术了吧,我还没问,她就说

    “But I don't think you should have a sugery, the hemorrhoids are getting soft.”

    (没有必要手术,痔疮在变软)

    Dr. Kapadia的意思是我是血栓性外痔,所以才很痛,但现在已经过了高峰期,在吸收了,所以没必要手术。

    我理解,所以这就是我疼了4天4夜,去医院待了2天,看了6个医生,最后啥也没处理,让我回家多喝热水、温水坐浴的理由么?

    临走前,我问了小岳岳,哦不,Dr. Kapadia一句

    “Can I eat spicy food?”

    (我能吃辣么?)

    “Of course,you can eat as much as you want. There is no data show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picy food and hemorrhoids.”

    (随便吃啊,想吃多少吃多少,没有研究说吃辣会导致痔疮)

    作为新时代医学博士,我当然要相信循证医学,于是我搜了一下pubmed

    一项随机试验表明吃辣椒不会引起痔疮术后疼痛加剧

    既然没有证据证明吃辣会导致痔疮,那么我决定

    。。。。。。

    我肯定不会吃辣啊!!!我是傻子么??得了痔疮还吃辣?

    让这帮老外去吃吧。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们同意给我开了一些止痛药,之后要求我3周后过来随访,我又买了一瓶纤维素补充剂。

    1)消化中心,内外科在一起;2)消化中心大厅;3)消化中心检查室;4)医院药房

    止痛药$0.25(感觉回到了国内),纤维素$5,文书、处方、止痛药如下。

    止痛药处方,全部打印出来

    开给我的处方,要我多喝水,呵呵

    附赠的宣传资料,被我发现了亮点

    Summary:

    这是一次完整的美国就诊经历,作为一名中国医学生和半吊子医生,是一段珍贵的回忆,更是我学习的素材,我不想让这次经历仅仅成为一个段子,让诸君一笑,更希望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

    下面几点是我觉得需要我们国内学习借鉴的地方。

    美国的医疗分诊制度、医疗保险制度非常完善,有完善的就医流程和转诊制度,能够使每个患者得到恰当的治疗,并尽可能避免失误;

    美国医院的分工非常细致、完整,从前台、助理、护士到医生,每个人各司其职,大大减少了医生的工作负担;

    美国医院电子化程度非常高,我的病历资料和既往史第一次问诊后,之后全网通用,还包括ipad等现代化条件的应用;

    美国很重视知识的价值,我这次就诊共花费65.25刀,其中只有5.25刀是药费,60刀都是诊费,而这是保险cover之后的结果,原价更多。

    美国医务人员态度很好,也很认真负责,每个医生对病人都比较关心。

    这样的制度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就是资源的浪费和效率的低下,一个小小的痔疮,竟然需要胖大叔医生、大胡子医生、黑大叔医生、黑妞医生、帅哥医生、小岳岳医生6个医生来看,最后的处方和建议我自己早就开始应用了,而我疾病的愈合也是靠的自愈。

    试想假如在中国,你因为痔疮剧烈疼痛要去就诊,需要打电话跟医院先预约。预约了半天,终于预约到了。先到你的家庭医生那里,他说他看不了,不知道是不是痔疮,啥都没给你处理,让你去急诊。你到了急诊,来了急诊科医生,也是啥都没处理还叫来了上级医生,上级医生说叫外科会诊。

    你等了3个小时终于等到了外科医生,看了一眼竟然说去请示外科的上级医生,过了你疼痛难忍,在急诊室坐立不安,自己要了止痛药才给了两粒。过了一会,外科医生告诉你今天看不了,明天来普外科去找主任看。

    你又痛了一晚,到了普外科,告诉你没必要手术,回去自己多喝水。。。

    那你是不是有一种打人的冲动?

    假如我在中国,事情会是这样的。我找了一下我的普外科同学,他看了一眼说,要不养养,实在难受切了也行,然后当天我就在门诊切了回家了。

    两种医疗体系,各有优缺点,但肯定都是有国情在的,我们中国医生,靠自己的牺牲奉献撑起了中国医疗高效率的一片天,尽管有不足、有缺点、有风险,只希望各位老师、各位师兄师弟、师姐师妹,切莫妄自菲薄,切莫灰心丧气,做好自己的工作,点亮一根烛火。

    与诸君共勉。

    来源:我想逗乐这个闷闷的世界

    ----------------------------------------------------------------------

    获取更多中医诊所、针灸、牙医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aspx?classid=83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0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0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我想逗乐这个闷闷的世界,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