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医疗频道 » 看病经历 »
免费医疗不免费 一旦得了病 有时卖了房子也不一定能吃得起药
2018年3月24日    来源: 加西周末    阅读:5918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2月初,一场流感触碰了许多中国中产人士的神经,一时间,移民话题又开始被热议。人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一些实施全民医疗的国家,比如加拿大。殊不知,医药分离的加拿大,看病虽然免费,拿药却要花钱。而且,在这个全民医疗的国家里,仍然有人就算卖房也吃不起某些救命药……

救命药暴涨3000倍

2018年3月,安省的一位家长Trevor Strauss发现,10岁女儿盖比(Gabbie)必须服用的一种治疗胱氨酸病的药Cystagon已被一种刚获得许可的新型药物Procysbi代替,后者具有延迟药物吸收的特殊涂层,只需要每12小时服用一次,而原来的Cystagon需要每6小时服用一次。

听着像是好事,然而,当这位家长听到价格后,立即震惊了——原来每年花费1万加元在Cystagon上,费用由安省政府承担,而现在,新药花费为每年32万加元,由于各省还未同意支付新药费用,没有商业保险的Strauss只能自己承担。32万加元一年的药费,普通工薪家庭如何负担得起?

再举一例。2015年,加拿大卡尔加里肺结核治疗中心的医疗主任DinaFisher医生收到一封邮件,有两种肺结核病人需要服用的恶唑霉素刚刚涨价了2000%。Fisher医生还以为这个数字是笔误,在得知该药品确实是涨价2000%而非20%后,医生目瞪口呆。

她说,这种药早就被世界卫生组织划归为关系民众健康的基本药物范畴,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售价只有区区0.22美元一片。而在加拿大,每片的价格是360元。

不管是救命药还是基础药,说涨价就涨价,而且可以涨上天。这不是讽刺小说情节,这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的事。在加拿大,因为药贵而受影响的大有人在。

100万加拿大人吃不起药

素里的刘女士就向加西周末分享了她的故事:有一次上Shopper药房给孩子拿一个消炎药,药剂师特别问刘女士有无保险,因为价格有一点点贵。

不过是四天的量,药能贵到哪里去?然而,听到报价后,刘女士还是有点吃惊:一个治疗普通咽喉炎的抗生素,居然要160加元,“这在中国,同类的消炎药也就20、30人民币一盒吧。”

药房人员特别解释:通常抗生素没有这么贵,但处方中有一种特别的配方。孩子事大,刘女士虽然不解为何要用这种特别配方,也只好付了钱。

刘女士说:“这要换了自己,这点小炎症要花160元,肯定不舍得拿,扛一扛或让朋友从国内带算了。”

像刘女士这样的案例,药虽然贵了点,但毕竟是应急。病好了就没事了。对于某些需要长期服药的慢性病患者而言,情况又大不同。有的人为了拿药,真的是连饭都不吃了。

今年2月,卑诗大学(UBC)人口与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MichaelLaw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有73万加拿大人不得不省下购买食物的钱去买药,另外还有23.8万人通过省掉家里的取暖费用来支付药费。

数据令人瞠目结舌。在一个全民医疗、不用担心看不起病的国家里,却有上百万人为了买药而不得不节衣缩食。

研究还显示,2016年开过处方药的加拿大人中,有8.2%,大约160万人,因为没钱,根本就没有去药房拿药。这样做的后果是,很多人由此导致贻误病情,小病拖大,甚至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017年6月,同样任职卑诗大学的公共卫生学教授Steven Morgan在一个研究报告中指出,与其他9个实施全国医保的经合组织国家(OECD)相比,在民众常见的健康问题上,如高血压、糖尿病等,加拿大人在处方药上的支出,在参与调查的10个国家中排名第二。加拿大也是这10个国家中,唯一一个全民医保政策中没有涵盖处方药的国家。

Steven Morgan教授还表示,因为自费,约每10个加拿大人中就有一个无法按照医生的要求购买处方药。

处方药贵的秘密

处方药为什么会这么贵?究竟是什么决定了其价格?列治文的方女士同样向加西周末记者表达了她的不解:有一回,她上药房拿药,碰巧该药20mg剂量的已经没有了,药剂师问是否可以用10mg剂量的替代。方女士因为不想耽误时间,就同意了。没想到,最后药房的报价竟然是原来的两倍。方女士十分困惑:剂量减少了,按理应该更便宜,怎么反而更贵了?

后来,方女士了解到,原来这与专利有关。并不是剂量决定了价格,而是20mg的那种是一种仿制药,而10mg的是一种原厂药。

原厂药,是由原始开发这个药的药厂生产的。这个药研发出来、经药物管理局批准使用后,一般有20年的专利保护期。在这期间,其它药厂都不可以生产该药物。

专利药的研发通常伴随成本,各种研究、动物试验、临床试验,从研发到上市平均历时12年,耗时、耗资巨大。在药物上市后,还要做市场营销。而这些花掉的钱,就需要在卖药的时候赚回来。

因此在专利期内,药的价格通常不会太低。而一旦过了专利期,限制一除,其它药厂就开始纷纷生产这种药,这就是仿制药。供应的多了,价格自然降下来,仿制药通常会比专利期内的原厂药要便宜80%。

方女士拿的药,虽然10mg的看似不如20mg,但品牌不同、有专利与否,都可以影响到药的价格。所以,一个还在专利期的低剂量药可以比已过专利期的高剂量药更贵。

然而,专利期过了不意味着原厂药就一定会降价。如果市场不够大,或者产品被视为足够必要,生产商依然可能提价。

以加拿大人的“救命笔”——EpiPen为例。

在北美,很多人都有过敏症状,比如食物过敏、蚊虫叮咬过敏等。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依赖一种肾上腺素自动注射剂,学名Epinephrineautoinjector,简称EpiPen。它原由美国药物公司Mylan生产,作用就是在给那些因过敏导致昏厥的患者争取时间。它已经成为了有过敏症状家庭的医药必备品。据加西周末记者了解,尤其是家有过敏儿童的家庭,几乎都会常备此笔,在家里、学校抽屉、车上、孩子的包里各放一支,以应对紧急情况。

然而,就是这种被人视为救命草的注射笔,自2007年Mylan公司被收购后,实际价值仅1美元的EpiPen,由过去的两只装83美元,涨到了600美元。(加拿大因药控体制的不同,该药价格被控制在120加元左右)

另外的疯狂涨价案例还有加拿大Valeant药厂买下两款心脏病药Isuprel和Nitropress后,其价格分别暴涨了525%和212%。加拿大仿制药厂家Apotex生产的抗抑郁药venlafaxine,出口到美国的价格是国内售价的一半;而新西兰降血压药amlodipine采购价仅为加拿大各省平均采购价的10%……这些都属于热销的非专利仿制药价格失控的情况。

专利药贵,过了专利期它也可能会更贵。“吃亏”的是依赖这些药维生的老百姓。

使用仿制药或可省八成

有人或许会担心:仿制药药效好吗?便宜能有好货吗?其实,仿制药虽然听着比较山寨,但对制药厂的要求也很高。工厂的生产环境、生产设备、药物包装等,需和原厂满足同等标准。事实上,有些时候,当专利期过后,其它药厂还在准备审核时,原始药厂会抢先生产自己的仿制药、抢占市场。所以,在这里,所谓的仿制药其实和原厂药是同样的。

因此,如果民众没有保险,希望药费不要太夸张。除了在医生开处方单前就主动询问能否使用更便宜的药或仿制药,也可以在药房拿药时主动询问药剂师是否可以用仿制药来替代。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药剂师告诉加西周末:“药房通常不会鼓励药剂师用便宜药,但当顾客,尤其是那些没有保险的顾客主动提出时,有些药剂师还是愿意替代的。”

买药如买菜

可货比三家

这位药剂师还表示:要想省钱,拿药前不妨花点功夫“货比三家”,不同药房的售价有差别,比较之下就可以知道哪个药房的价格更具竞争力。

温哥华的张先生就向加西周末记者分享了他拿药发现:因为公司有给买商业医疗保险,张先生以前都不考虑去哪里买药,都是就近取药。一次,因为需要长期吃某一种药,他比较了一下在不同药房拿药的价格,这才发现,同样的药,在不同药房价格差别很大。

张先生表示,他要拿的药,经保险付过后,在Safeway药房是自付30元,在Costco是自付15元,便宜了一半。然而后来他路过温东一家新开的非连锁小药房,配同样品牌的同样的药,居然只付了7元!

不同药房的药价差别大,一方面的药品本身因为渠道的不同而价格不同,另一个就是要药剂师配药的收费(“配药费”)不同。

曾有大温居民分别在Safeway、Walmart、Costco及Pharmasave的药房拿药,结果发现:同样的一种药,Safeway收取的配药费是11元,Pharmasave最高,要13.99元,Walmart是10元,而Costco仅要4.49元。

卑诗省府对每张配方有补贴约10元,因此民众在买小额药时或不会留意配药费。不过,拿药后仔细看看小票的收费细节,获悉每个药房的收费情况,可以“货比三家”。

医生不按指引开药

一年浪费1个亿

药价贵的另一个要素是医生或许未按指引开药。在加拿大看过医生的或许会发现:同样的一种病,甲医生和乙医生可能开出不同的两种药,并且价格也有一定差距。

根据医疗数据公司IMS公布的数据,有30%的医生给2型糖尿病患者开了更贵的药,而不是由加拿大糖尿病协会开出的指引中定的一款更便宜的药。这意味着,原本病患一年只需要花65元,因为医生开出更贵的处方药,结果一年需要在此药上花费3000元。而根据ExpressScripts的数据,2015年因没有遵照指引开药而造成的浪费高达1亿元。

不过,加拿大的医生或许并不是故意给病患开价格更贵的药。专家指出,这与药厂的市场策略、对自身产品的密集宣传有关。换句话说,并不是每一个医生都有时间翻查指引并开出最便宜的那款药,制药公司对某药的推广会给医生留下印象,从而促使医生开出这款高价的、听上去药效更好的新药。

因此,病人去看医生的时候,在医生写处方单前,完全可以先询问药价的范围,如果觉的贵了,或可请求医生开便宜的仿制药(Generic drug)替代。

申请补助计划

药费可报销

联邦政府和每个省都会对一些特殊人群如残疾人、低收入者、老人、难民等提供药物补贴。目前,原住民、65岁以上的长者、难民和安省24岁以下的青年可以免费拿药。

另外,卑诗省还有一个药物补助计划(PharmaCare),针对参加了MSP保险的省民。可以免去或减免部分处方药费用。收入越低,得到的资助就越多。免费注册,无需交保费。

在政府网站https://www2.gov.bc.ca/gov/content/health/health-drug-coverage/pharmacare-for-bc-residents/about-pharmacare上可以了解到计划详情及申请。

申请成功后,参与者每年的处方药开支需要自己支付起始部分,(家庭年收入不超过1万5的,无须支付初始自付额)而超出初始自付额后的开支,由公平药物保健计划补贴70%,自己支付30%。

可以进入这个网站http://www.health.gov.bc.ca/pharmacare/plani/calculator/calculator.html计算自己家庭能获得的补助。

药物补助计划并不包括眼镜、助听器、轮椅等医疗设备,以及中药、专利药、代糖、泻药等药物。

全国公共药物计划

或带来新希望

其实加拿大政府在控制药价、真正实现全民医疗上有许多尝试。加拿大从20世纪40年代起就开始讨论在加拿大综合医疗保险体系中纳入药物治疗。但在1964年,考虑到全面公费医疗的成本问题,就先只是在花钱最多的两个领域——看病和治疗上实行了免费,药物则未纳入全民医疗保健体系。

为了不让专利药价涨上天,1987年,加拿大联邦政府成立了专利药物价格审查委员会(PMPRB)。该机构可以审查制药公司允许为其专利产品收取的价格,可惜控价能力有限。

现在,国民与政府都意识到,药物的管理应该集中化,改变过去省级政府采购药品的做法,采取全国统一采购,才能增加与药厂的谈判力。专家预计,这个改变可以为加拿大每年节省42亿元。

配合这个公共药物计划,泛加拿大制药联盟报(Pan-Canadian Pharmaceutical Alliance)与加拿大普通制药协会(CanadianGeneric Pharmaceutical Association)今年1月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从今年4月1日起,加国70%的普通处方药物价格,将会下调25%至40%不等,包括数以千万加拿大人常用治疗高血压、高胆固醇、抗抑郁等的药物。

有人调侃说:“在加拿大,小病通常靠自愈;要生病就得生大病,因为住院是免费的;就怕惹上需要长期吃药的慢性病,每个月几百上千,真心负担不起。”看来,加拿大药价之贵,也是民众心头的一个痛处。希望加拿大药物免费的春天快点到来。

来源:加西周末

----------------------------------------------------------------------

获取更多中医诊所、针灸、牙医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aspx?classid=83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0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0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