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阴 16℃
今日温哥华紫外线强度:最弱
更新于 2018-09-21 16:00:00
  • 今天(周五)

    11 ~ 18℃
    阵雨
    东风3级

  • 明天(周六)

    13 ~ 17℃
    雷阵雨
    东南风3级

  • 后天(周日)

    11 ~ 16℃
    少云
    南风2级

今天有雨,略微偏凉,还是蛮舒适的。东北风1级,湿度81%,紫外线 弱。点击查看 未来7-15天天气预报。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体娱明星 »
她@人物 | 中国真正的流行音乐教母,你一定会唱10首以上她的歌曲!
2018年3月13日    来源: 乐尚她乡    阅读:4219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中国歌坛名副其实的流行音乐教母!

在近期最火、口碑爆棚的综艺节目

央视《经典咏流传》中,

有一位83岁的奶奶,

三次获得全场起立致敬,

她就是谷建芬,

中国歌坛名副其实的

流行音乐教母!

年轻人可能并不熟悉她的名字!

上世纪80年代,她气愤又掷地有声地说:

我就是要为“流氓”写歌!

就凭这份不认输、不低头的执着,

她的歌曲影响中国40年!

她把毛阿敏、韦唯、刘欢、那英、孙楠等

几十位歌手送上艺术的巅峰!

你一定会唱10首以上她的歌曲,

不信就看完这篇文章,

仔细数一数!

01

1935年4月,谷建芬出生在日本大坂,

她说:我的祖籍是山东威海,

那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地方,

我的父母当时跟很多人一起

漂洋过海到日本讨生活。

儿时的谷建芬无忧无虑,

对祖国没有概念,

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中国血统

意味着什么,直到她7岁时,

她才对祖国有了第一次深刻的印象。

1942年的一天,

7岁的谷建芬坐在一家小店的门口,

吃着日式的小甜饼,

她的母亲突然疯了似的跑了过来,

一把抱起她就往码头跑。

年幼的谷建芬问妈妈,

这是要去哪儿啊,

妈妈回答说:回国。

坐了几天几夜的轮船,

一家人终于在一个码头下了船,

谷建芬跟妈妈说:这里又脏又乱,

我们还是回家吧。

妈妈则回答她,日本的家没有了,

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就这样,谷建芬从日本回到了大连,

开始了她与祖国共呼吸同命运的70多年。

1950年,只有15岁的谷建芬

进入了旅大文工团,

那时候,喜欢弹琴的她,

就开始尝试着作曲、写歌!

第二年,她又考入了东北鲁艺作曲系学习,

1955年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了北京。

后来年逾古稀的谷建芬回忆起当年

跟20位同学一起坐着火车来北京时,

顿时兴奋地像个孩子。

在日记中她这样写道:

将来,我一定要写一首歌,

在国庆的夜晚,

在天安门的上空飘荡!

30多年后的1989年,

在国庆40周年那天,

谷建芬终于兑现了对自己也是对祖国的诺言,

《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

当时,这首歌的名字还是

《十月是你的生日》,

由谷建芬的学生,

日后被称为“中国惠特尼·休斯顿”的

韦唯首次唱响!

02

1955年,从东北来到北京的谷建芬

进入中央歌舞团担任创作员。

然而在她参加工作的第3年,

由于政治运动的影响,

她被下放到江苏农村参加劳动改造。

尽管离开了她心爱的钢琴、曲谱,

整天与庄稼、水田打交道,

但她的心里从未泯灭对音乐创作的渴望。

文革结束,到了70年代末,

谷建芬走访南美洲六个国家搜集歌曲资料。

就在1979年,

电影《小花》横空出世,

当主题曲《妹妹找哥泪花流》响起时,

谷建芬跟几乎所有人一样,

顿时泪流满面……

同时期,还有一首歌,

旋律优美,婉转动听,

——同样是由李谷一演唱的《乡恋》。

1980年2月,

谷建芬参加了一个歌曲创作的研讨会,

会上,有很多人抨击《小花》《乡恋》

内容低俗、离经叛道,

简直就是靡靡之音,

纯属流氓的黄色歌曲。

这些言辞顿时触碰到谷建芬的敏感神经,

这个会开完之后,

谷建芬憋了一肚子的气!

唱得人眼泪直流的歌,

怎么就成了流氓唱的歌曲?!

谷建芬一到家就翻抽屉找歌词本,

老伴儿就问她,你着急忙慌地找什么呢?

她说:我找歌词,

我要给“流氓”写歌。

《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就这样诞生了!

这首歌节奏很快,

像年轻人匆匆的脚步,

于是,这首节奏欢快、带有说唱节奏的

《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首先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传唱开来,

这首歌就像一束冲破夜空的火光,

迅速俘获年轻人的心,

在大街小巷,在学校工厂,

有音乐响起的地方,就有这支欢快的旋律。

有年轻人的地方,到处都有人在哼唱。

可是好景不长,

这首歌曲被认为思想不健康,

被定性为资产阶级音乐,

是旧上海靡靡之音的翻版!

最让谷建芬无法接受的是,

有人指责她的歌毒害了中国的年轻人!

她决定靠自己证明自己,

她要为自己的创作“讨个说法”!

03

执拗的谷建芬,

又做了一个常人做不到的决定,

1984年,她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

跟亲戚朋友东拼西凑找来5万元。

1984年的5万,

跟现在的100万价值差不多,

她决定用这笔钱

培养一批唱歌优秀的好苗子,

让他们唱响她的作品,

唱响真正属于年轻人的歌。

那一年,“谷建芬声乐中心”正式开办,

在一个32平米的房间,

有一些简单的乐器,

四周摆满了床,

中间摆了一架钢琴,

学生们在这里试唱、练耳,

在这里学习乐理、外语、乐器等课程。

谷建芬办音乐班不仅不收一分钱,

还包吃包住,

竟然每个月还发给学员45块的生活费!

来这里上课的学生,

后来都成了中国最红的明星!

他们有:韦唯、刘欢、毛阿敏,成方圆,

那英、解晓东、孙楠……

谷建芬不但亲自授课

她还请来着名歌唱家、声乐学家金铁霖。

一节课只有15元的讲课费,

金铁霖常常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

满头大汗地赶来谷建芬这里上课。

着名男高音歌唱家、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

仅仅两年后,这些年轻的歌手就崭露头角,

在全国各大歌唱比赛中脱颖而出。

1987年,谷建芬带着青歌赛上领回的毛阿敏到

南斯拉夫参加国际流行音乐节,

她们到了之后才发现,

酒店竟然有一个奇怪的规定,

就是同性不能住一个房间,

而52岁的谷建芬当时就说:

我是她的母亲。

谷建芬确实像母亲一样,

照顾着毛阿敏的衣食住行,

穿什么妆,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头饰,

都是她亲力亲为。

在这次音乐节上,

毛阿敏唱了谷建芬创作的

《绿叶对根的情谊》,

这首歌一举拿下第三名和作曲奖两个奖项,

中国的流行音乐第一次拿下国际大奖,

并且惊艳了世界!

20多年后,

毛阿敏的眼角早已爬满皱纹,

当她再次深情地对着母亲谷建芬唱起

《烛光里的妈妈》的时候,

台下的谷建芬,

早已是泪流满面……

因为对毛阿敏的偏爱,

谷建芬有一位弟子很“看不惯”,

她就是那英。

谷建芬说那英:

有一副好嗓子,长了一个狗脑子,

年轻的那英性格直率,

在班里爱打架,还揪人头发!

谷建芬喂年轻的那英吃饭

谷建芬就在生活上关心她,

从性格上磨练她。

她说那英,你只有性格磨炼好了,

唱得才不像白开水,

才有真感情!

1997年,谷建芬为那英量身打造了一曲

《青青世界》。

一身红衣的那英,

蹦蹦跳跳地登上那年的春晚。

更开启了那英的“天后”之路!

解晓东、刘欢、那英,也都

纷纷与索尼、百代等香港唱片公司签约,

开启了他们职业歌手的道路,

这些从32平米音乐教室出来的歌手们,

因为谷建芬无私的教诲和提携,

登上了更加耀眼的舞台,

成为中国最耀眼的明星!

谷建芬由衷地高兴,

她终于用音乐证明了自己,

为自己“讨了个说法”,

为弟子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更开启了中国流行音乐最黄金的十年!

04

《三国演义》的音乐,

竟是两个女人完成的!

1990年前后,

音乐培训班的工作基本结束,

谷建芬的创作也遇到了瓶颈,

她当时心情低沉,想出去走走!

临行前,谷建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为电视剧《三国演义》创作音乐。

《三国演义》这出荡气回肠的男人戏,

竟然把歌曲部分交给两位女同志,

谷建芬负责作曲,

女作词家王健负责歌词。

谷建芬开始是拒绝的,

她说:我对《三国》没有感觉,

都是些打打杀杀。

可导演则拜托她,先试试看。

当她再次翻开《三国演义》

读到开篇的那首《临江仙》时,

她很快产生了情感的共鸣,

创作了20多年被奉为经典的

《滚滚长江东逝水》。

2011年,已经76岁的谷建芬

又一次像战士一样站了出来!

这次,她不是为了自己,

更不是为了钱,

而是为了公平正义,

为了中国乐坛更健康的发展!

她与乔羽、赵季平、徐沛东、阎肃等

13位国内着名词曲作家联合发出法律声明:

所有歌手和演出商,

我们的歌不能再“随便”唱,

要征得同意并支付合理费用!

有人质疑她:

你们这么大岁数了还想着要钱?

你已经有那么多钱了还想赚更多。

谷建芬回答:

说出来估计你不信,

我的工资是3750元,

加上政府特殊津贴的1000块钱,

每月4750元。

乔羽的工资才2200元。

我们有国家工资,

可没有工资的作者怎么办?

2014年,93岁庄奴参加《中国梦想秀》,两年后逝世!

创作了《又见炊烟》《甜蜜蜜》的庄奴,

一手捧红了邓丽君、费翔,

因为没有版权收入,

他晚年家徒四壁,

为了生计93岁还要参加综艺节目挣钱!

创作了《橄榄树》的李泰祥,

连治病的钱都要靠门下弟子、

音乐圈同仁及两岸乐迷来募款筹集。

▲许镜清

还有许镜清,《敢问路在何方》《女儿国》

等西游记经典作品都是他作曲,

至今仍住在一幢几十平简陋的老楼里,

70多岁了,举办《西游记》音乐会的梦想

只能靠网络众筹实现。

谷建芬痛心地说:我已经76岁了。

已不再是人大代表了,

但总觉得对不住这些词曲作者。

希望在我们“身后”,

留下的是一个大家共同发展、

正常健康的音乐时代。”

05

谷建芬不仅仅给年轻人创作流行歌曲,

她还创作过两首十分经典的儿童歌曲,

这两首歌曲,相信会说中国话的人,

一定都会唱几句。

那就是《采蘑菇的小姑娘》

和《歌声与微笑》!

每次听到《歌声与微笑》

北洋君总是情不自禁就回到少年时代:

蹦着跳着,雪白的衬衣前

飘扬着鲜艳的红领巾……

从2004年开始,

谷建芬把精力放在给孩子的创作上。

这个想法源于谷建芬与吴仪

在未成年人教育工作会上的一次谈话。

谷建芬从那时起,

想要为孩子们说话的冲动油然而生。

13年50首歌曲,

平均每年创作大约4首,

每首费时3个月左右,

谷建芬对待每一首作品都不曾马虎,

写了20首的时候,

丈夫担心她身体状态,

劝她“写得差不多了,就停停!”。

可是谷建芬还是坚持创作,

经常熬到凌晨四点、东方发白,

给孩子们的歌曲,

她一定要做到一丝不苟!

转眼到了2016年,

在歌曲创作到第49首时,

谷建芬的生活遭受了极大变故,

丈夫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

仅仅相隔8个月后,

小女儿因为脑出血突然离开了她!

接连的重创让谷建芬十分痛苦,

她甚至忘记了怎么弹钢琴……

50首就差一首完稿,

可是却怎么也写不出来了,

“老伴,女儿走了以后,

我不想写,写什么我也不知道!”

有一天,她遇到了两句话,

“有种幸福叫放手,

有种痛苦叫占有!”

她豁然开朗,

决定将痛苦搁下,幸福地放手!

终于在2017年的时候完成了

50首《新学堂歌》。

然而已是83岁的谷建芬,

还是没有想过停笔,

80年代,她为中国的年轻人呐喊,

90年代,她为中国歌坛培养人才呕心沥血,

新世纪里,这位80多岁的老人,

仍然像一个战斗者一样,

用音符和旋律,

为中国的未来,歌唱!

真正的大师,

一定是在用其全部的才华,

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创作!

今天,让我们向这位

无私又纯粹的中国女性,

致 敬!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0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0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