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就业频道 » 创业故事 »
温哥华中国小伙玩比特币半年赚125亿
2018年2月12日    来源: VanPeople人在温哥华    阅读:2795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币圈一日,人间十年。

有一个段子,一个小男孩向父亲讨要1个比特币作为生日礼物。父亲惊呼道,

“你要9678美元干什么?7345美元可是很大一笔钱啊,我觉得小孩子用不了6297美元的。”

虚拟货币的涨跌比股市还要癫狂百倍。这秒钟都要大起大落的走势,吸引了很多淘金者前来冒险。

温哥华华裔小子赵长鹏(英文名CZ),还因此登上了福布斯杂志最新封面。令人惊奇的是,他从一名“码农”变成亿万富翁,只用了180天时间。

卖房买比特币,赵长鹏身边的人都说他疯了

赵长鹏出生在中国江苏。他的父亲是一位教授,文革期间被贴上“走资派”的标签,并在赵长鹏出生后不久就被暂时下放。上世纪80年代末,一家人移民至加拿大温哥华。十几岁时,赵长鹏就开始赚钱养家,既在麦当劳卖过汉堡,也在加油站值过夜班。

在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学习计算机专业后,赵长鹏在东京和纽约两地都呆了一段时间,先是在东京证券交易所(Tokyo Stock Exchange)建立了一个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然后在彭博(Bloomberg)的交易电子版上开发了期货交易软件。但是,即使仅仅27岁,这位编程奇才就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三次被提拔管理新泽西、伦敦、东京团队,他还是不满意于此。2005年,他辞职并搬到上海,开始创建他的高频交易系统公司。

2013年,赵长鹏从一位与他玩扑克的风险投资家那里认识了比特币。从此他便踏上这条“不归路”,开始在著名的加密项目中跳来跳去。他加入了Blockchain.info作为加密货币钱包团队的第三个成员。作为项目负责人,他与著名的比特币倡导者Roger Ver以及Ben Reeves密切合作。

2014年,他在上海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全部投入比特币。这种举动,在当时许多人看来无疑是疯了。

2017年7月,赵长鹏领导一群数字资产爱好者创建了币安平台,而这真正开启了他的暴富之路。

2018年2月7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史上第一份“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名单。

赵长鹏的财富被估计大约在20亿美元左右(截至今年1月底),排名20个上榜富豪中的第三。

▲图片来源:福布斯官网

目前,全球总共有1500种虚拟货币资产存在,总价值5500亿美元,比2017年年初高了31倍。

福布斯杂志在封面文章中感叹道,

“在这个去年最疯狂的造富金矿中,速度就是生命线。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Binance)平台到大富大贵,只用了6个月时间。”

▲赵长鹏简历图片来源:币界网截图

根据资料介绍,币安网是为数字资产交易者提供服务的平台,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易200多种虚拟货币,并能将它们兑换成比特币或美元。

币安网同时也发行了自己的区块链货币“币安币”(BNB),宣称总量恒定为2亿个,保证永不增发。据官网介绍,包括赵长鹏在内的创始团队持有币安币总量的40%。

截至2月8日凌晨,1枚币安币的价值约为8.76美元,可兑换0.00106枚比特币。用户使用币安币可享受币安网手续费5折优惠。

币安网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现收取的手续费。根据官网说明,手续费率为千分之一。

由于币安网的收入需要依赖虚拟货币交易的活跃,赵长鹏也经常在媒体露面,为比特币等数字加密货币疯狂“打call”。

比如上周,赵长鹏在个人推特上“颇有深意”地转发了一条状态。原文写道,“美国股市上周市值蒸发1万亿美元,这比所有虚拟货币总值还高。”

赵长鹏转发评论道,“就这样还有人鼓吹‘比特币是泡沫’。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股市和比特币,谁才是泡沫?’”

躲避监管,币安团队多国“游击”

最近一个月以来,比特币价格下降了约56%,瑞波币跌了65%,而币安币的价格从13美元跌至8美元左右。

由于中国央行对虚拟货币交易的强力监管,以及最近一个月以来各种虚拟货币价值暴跌,赵长鹏的财富是否能长久保持下去,尚且存疑。

今年2月1日,币安官网发布“致中国用户”的公告,仅有寥寥一句话:“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赵长鹏微博头像

业内人士认为,这个震撼的消息和中国央行加强对虚拟货币资产交易的监管有关。

1月20日,央行营业管理部下发《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辖内各法人支付机构开展自查整改工作,严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于虚拟货币交易。

消息一出,支付宝和腾讯方面都表示将展开清查,坚持不为虚拟货币资产的交易提供服务的原则。

1月2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告知“根据国家相关管理政策,境内投资者的网络访问渠道、支付渠道等可能会受到影响,投资者将蒙受损失。”

为了应对国内越来越严的监管,币安团队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并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

BitcoinNews报道,“赵长鹏更换所在地的频率,和别人换衣服的频率差不多。”而赵长鹏对此解释道,“我不想把团队放在某一个国家,因为未来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不过crypto news注意到,对数字货币监管最松散的日本,似乎在最近成了赵长鹏偏爱的办公地点。

▲赵长鹏微博晒出东京办公室

尽管如此,正如前文所说,加密货币的走势比过山车还惊险,有升必有跌,从最近一个多月以来,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暴跌超过50%便可见一斑。再加上加密货币在色情业、人口贩卖、军火走私等非法行业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且中国央行对虚拟货币交易的强力监管,甚至连韩国也开始考虑关闭虚拟货币交易,这个把全副身家投入加密货币的温哥华小伙子,财富是否能长久保持下去,尚且存疑。

来源:VanPeople人在温哥华

----------------------------------------------------------------------

获取更多求职招聘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60.html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21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0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