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 阴 5℃
    今日温哥华紫外线强度:
    更新于 2018-12-09 10:56:00
    • 今天(周日)

      4 ~ 8℃
      雷阵雨
      东风3级

    • 明天(周一)

      4 ~ 8℃
      雷阵雨
      东风2级

    • 后天(周二)

      5 ~ 9℃

      东南风3级

    今天有雨,天气阴冷,穿暖和点吧!东风2级,湿度99%,紫外线 弱。点击查看 未来7-15天天气预报。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加国华人 »
    辛酸!加籍华裔所生子女成了“无国籍游客”?!原来都是“它”在惹祸!
    2018年2月08日    来源: 多伦多华人圈    阅读:3335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想象一下,从小到大,你都以一个加拿大公民的身份自居,过着加拿大人的生活,但突然有一天,你却发现,你并没有加拿大公民的身份。辛酸...

    再想象一下,如果你从小跟着自己加拿大的父母,在加拿大长大成人后,然后你在另外一个国家生了孩子,却发现,你的孩子无权获得加拿大公民的身份。辛酸...

    “为什么我一个加拿大人却没有加拿大公民的身份呢?”

    “为什么我一个加拿大人,我的孩子却无权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

    National Observer的一篇报道,道出了诸多加拿大人辛酸的“内幕”!其中不乏许多华裔移民的辛酸经历...

    这一切,都是由加拿大《入籍法》的不断变化造成的!在过去几十年里,加拿大一直在变更《入籍法》,虽然这些变化基本都是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但每次变更后,都会有一些加拿大人发现,他们不再是合法的加拿大公民了!

    Don Chapman是《迷失的加拿大人:争取公民权利、平等和身份的斗争》一书的作者,多年来,他一直在为那些“迷失的加拿大人”找回失去的公民身份。

    Chapman表示,加拿大公民身份是没有写入宪法的,他认为,百年来一直困扰加拿大公民身份的问题在于,加拿大的《入籍法》存在很多歧视性的漏洞,《入籍法》一直在变更,主要依赖于是哪个政府在掌权。

    Chapman在接受National Observer采访时说道:“公民身份在美国受宪法保护,而在加拿大却是依赖立法,也就是说 ,假如特朗普是在加拿大当选,那么他有权说:‘你没有投选票给我,我要取消你的公民身份’。”

    这简直太荒谬!

    Chapman说,他收到了很多突然失去加拿大公民身份的人的求助电话。他本人也曾经历过重新获得公民身份的重重阻碍,他发现,加拿大的法律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

    2007年,加拿大有高达20万人因《入籍法》变更,失去了公民身份,他们之中很多人往往是不知情的。尽管其中有些人在受Chapman帮助后得到了解决,但有很大一部分人仍在分心费力的解决这个难题。

    这些“迷失的加拿大人”由于各种各样原因失去了公民身份,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年龄跨度也非常大。有儿童,老人,有企业家,还有弱势的青年人,还有那些土着,以及在国外出生的加拿大人...

    “加拿大人”如何证明自己的加拿大公民身份?申诉之路长达8年!

    Stephanie Fenner在近日刚刚重获自己的加拿大国籍,而这条路,她竟走了数年之久。

    Fenner出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在3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一起来到BC省生活,她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加拿大公民的身份,因为她就是在BC省长大的。

    她说:“我再加拿大长大,我就是一个加拿大人,但直到我十几岁准备考驾照的时候,我的父母突然告诉我,我没有加拿大公民身份。”

    Fenner的母亲是荷兰籍的加拿大移民,她的父亲曾在美国谨防工作,但他们在移民加拿大的时候,从未登记过Fenner的身份。

    Fenner说,尽管她失去公民身份父母的疏忽也占了一部分,但她从未想到,她重获公民身份的这条路,竟然走了8年!期间遭受重重阻碍!

    身陷这种困局的不仅Fenner一个人。

    在一场典礼上,Fenner遇到了BC省居民Byrdie Funk,她们两个的情况非常相似。Funk在2个月大的时候便随父母移民至加拿大,但由于立法的缘故,她的公民身份被莫名其妙的剥夺。

    她们彼此分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遭遇,以及她们在试图证明自己加拿大公民身份时所遇到的重重阻碍。

    很多人劝她们,只要和一个加拿大人结婚,这些问题就很容易就解决了。

    但她们却很坚定,因为她们的本愿并非如此。

    Fenner和Funk都有充分的文件,可以证明她们绝对是加拿大人,但她们还是等了好几年,而这期间,她们是无国籍的。

    Fenner回忆起这些年,黯然神伤。她说,在21岁的时候,开始独立。但却发现,自己并不能得到医疗保险,没有社会保险号码,这就意味着她无法在加拿大合法的工作。

    她说,我必须为破伤风针支付$200,这真的很难,因为我不能工作。

    “过去8年,我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我只能蹭睡在别人家的沙发上,很多地方想去但却不能去,因为我没有钱。”

    Fenner表示,自己的申请曾被加拿大政府拒绝了4次,甚至接到过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电话,她害怕自己被驱逐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

    好在,Fenner的丈夫支持她这8年的所作所为,她说,很期待从无国籍的阴影中走出,并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

    Fenner和Funk与移民和公民权利机构长达数年的斗争,凸显出加拿大公民身份模糊不清的显示。

    Funk的公民身份于2008年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剥夺,主要是因为当时立法规定,1977年2月15日到1981年4月16日之间在国外出生的人,如果父母也是在国外出生的,那么要在27岁前申请,否则就要永远失去公民身份。

    而Funk表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规定,也没有人通知过她。至于Fenner,她可以通过提供文件证明自己一直生活在加拿大,在这里接受的教育,但是Funk想证明自己的公民身份则难得多。

    这个问题十分突出,就是在国外出生的第二代加拿大人,他们往往不被视为加拿大人,即使他们加拿大国籍的父母对加拿大有着很强的依附感。

    至今,Funk的加拿大公民身份问题,依旧未得到解决。

    自己是出生在海外的加拿大人,自己的2个女儿无法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

    Victoria Maruyama出生在香港,她的父亲是一名加拿大人,母亲是香港人。她在1岁的时候就移居加拿大。

    Maruyama在埃德蒙顿长大,在这里的公立小学读书,随后她在上大学的时候,又宜居至温哥华。

    毕业后,Maruyama前往日本工作,以赚钱还清自己在加拿大读大学时的学生贷款。随后,Maruyama在日本结婚,生下了Akari和Arisa。

    如今,Akari已经8岁,Arisa也已经6岁,一家人又搬到加拿大埃德蒙顿生活,但是,2个女儿却无法承袭母亲的加拿大公民身份。

    因为按照立法规定,Maruyama已经是出生在国外的加拿大人,而她的2个女儿也是出生在国外。所以,Maruyama并不能把自己的加拿大公民身份传给自己在国外出生的2个女儿。

    如今,Maruyama一家人在埃德蒙顿生活,而2个女儿只能作为游客,靠探亲签证留在加拿大,且每6个月都要更新一次。

    加拿大人娶了个华裔妻子,但两人的孩子却不算加拿大公民...

    Patrick Chandler出生在国外,现在孩子的公民身份对于一家人来讲,是个大问题!

    Chandler出生在利比亚,他的父亲是加拿大移民,她的母亲在美国出生,他姥姥是加拿大人,他姥爷是伊拉克人。她母亲的祖母曾在二战中为加拿大战斗,并为国捐躯。

    Chandler的父母之前在利比亚当教师,Chandler2岁时,他们回到加拿大居住。

    可以说,Chandler从小就在加拿大长大。

    Chandler在20岁的时候,去了中国,并在中国待了10年之久。期间,他认识了一名中国女子,两人有了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出生时,他们还没结婚,所以孩子不能算是中国公民。

    但是根据2009年的立法,在国外出生的孩子,如果父母也在国外出生,不属于加拿大国籍,所以他们的孩子,现在属于无国籍人士...

    再后来,两人结婚后又生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则是中国公民的身份。

    律师们表示,建立公民权检察专员,或许会对这些“迷失的加拿大人”有所帮助

    Maruyama和Chandler都表示,简历公民权检察专员会对这些“迷失的加拿大人”有所帮助,这样的话,将有特定人员来判定某人是否为加拿大公民,而不是只去检察列表。

    Chandler希望《入籍法》应当规定,如果一个人能够证明与加拿大有着密切的联系,比如在加拿大居住多年,或者在加拿大上学,那么他们出生在哪里并不重要。

    加拿大卫生部表示,加拿大夫妻所生的子女如果在出生时没有资格获得加拿大公民身份,之后可以由父母担保,申请永久居留权。成为永久居民后,父母可以担保他们成为加拿大公民。那些被拒绝获得公民资格的申请人,可以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审查。

    2009年,《入籍法》有了新变化,在这之前,公民身份可以无限制地传递给出生在加拿大之外国家的后代。

    Chapman则表示,可以通过修正《入籍法》来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法案可以允许所有在海外出生的第一代加拿大人有权像普通移民一样,证明他们与加拿大的密切联系。

    Chapman说,他目前正在起草一项法案,如果能够顺利通过,那么那些加拿大人在海外生的孩子,可以立刻获得加拿大国籍。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0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官方微信VanPeople
    已推荐0

    新闻来源:内容来自多伦多华人圈,点击查看原网站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