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温哥华:加拿大中文门户网站   |
  • 阴 8℃
    今日温哥华紫外线强度:
    更新于 2018-11-20 19:10:03
    • 今天(周二)

      4 ~ 12℃
      少云
      东北风2级

    • 明天(周三)

      3 ~ 11℃

      东北风2级

    • 后天(周四)

      6 ~ 11℃
      阵雨
      东北风3级

    天冷了,该加衣服了!东北风2级,湿度80%,紫外线 弱。点击查看 未来7-15天天气预报。
  • 点击查看繁体版  
    手机客户端
    近期热点
    当前位置: 新闻资讯 » 旅游频道 » 户外(海钓) »
    海钓必看:在温哥华抓螃蟹被罚款全过程
    2016年3月24日    来源: 网络    阅读:42119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在超市海鲜部,我盯着养在大水缸里的温哥华螃蟹发呆了半天,看到它们,我想起了上海的大闸蟹。

    又到蟹肥膏黄时,我已经有三年与大闸蟹绝缘了。

    我想到了朋友苏明,他屡次跟我吹过捉螃蟹的趣味及吃螃蟹的快感。他两年前来温哥华时极度苦闷,后据说在捉螃蟹中找到了生活的真谛,从此奋发图强。

    苏明揣着他的捉螃蟹license兴冲冲地来了,他要给我上一堂扎扎实实的捉螃蟹知识课。苏明是那种说话让你笑疼肚子脸上却一本正经的人。“凡凡要跟我去捉螃蟹必须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否则后果自负。”

    我哪敢怠慢,认认真真地做了笔记。苏明有点得意忘形了,罗里罗嗦地讲了一个小时。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让我细细说给你听:

    钓鱼捉蟹有海水淡水之分,苏明的捉螃蟹许可证是个年证,属海钓范畴,他花了22.47加币,在任何渔具店都有售,并有免费取阅的规章制度小册子。倘若非加拿大居民,一个年证差不多要贵五倍。出具许可证的机构是加拿大渔业海洋部 (Fisheries and Oceans Canada),他的证只能捉蟹,不能钓鱼。我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及法文就没了耐心,大致规定捕捉的期间必须是每年的四月一日至立年的三月三十一日。 其他一些特定的水域还有特定的时间期限。我是个急性子,单刀直入我最关心的话题:可捉几只?大小如何?

    “一张证一天只允许捉四只公蟹,每只必须等于或大于16.50cm”

    “我去捉蟹还得带着尺子?测量的时候看花了眼怎么办?”

    “凡凡就爱胡搅蛮缠!这套规章制度专门对付你这种人!捉蟹的地方有标尺,一毫米都不能少!”

    “少了一毫米怎么办?”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抓你!”苏明的手在空间挥舞了一下,做了个抓人的动作。“嘿嘿!轻则罚款,重则坐牢。”

    我知道他又在吓唬我,但心里暗暗思忖:在这个以保护动物出名的国家里,人们为钓鱼捉蟹吃官司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还有一些common sense,不属于规章制度,却是捉蟹者们共同默认的准则。所谓捉蟹游戏规则。”

    “凡凡太emotional,尤其要注意捉到蟹的时候不能大呼小叫。尽量保持镇定沉默,若无其事,对别人的蟹笼不要东张西望。这样别人也不会盯着你看,让你体会被监视的感觉。”

    “我晚上去捉蟹,便衣也该下班了吧?”我知道苏明的话里含话。

    “曾听说有人捉蟹违章被举报罚款上万的。”

    “我们又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怕什么?”我抗议道。

    这一刻的大家的神情严肃起来,我感觉自己是要加入一个行动组织,好像敌后武工队什么的。

    最后商定,晚九点出发,捉蟹地点在北温狮门大桥边的某个公园,由苏明开车引路。

    女儿嚷嚷着也要去,那可不行,苏明还怕我叽叽喳喳,七岁小丫头的嘴我可封不上,我让她欢天喜地的去了朋友家sleep over。

    苏明打电话来,吩咐我去买鸡,说给我上螃蟹课的时候忘了讲述关于捉蟹的诱饵一章了,于是电话里又叮咛了一番。螃蟹的嗅觉和视觉系统异常发达,在海里,白色的 鸡会有反光,螃蟹凭着鸡的香味和颜色的刺激会迅速寻来。当然,用三文鱼也可以,只是比鸡贵。我提出要不要给鸡肉涂抹点麻油,令鸡肉的味道在海里清香四溢, 吸引所有的蟹。

    “凡凡啊,你真逗!大统华超市的鸡我还嫌贵呢,那是给人吃的上等鸡!你还上麻油,一小瓶至少两块多,比鸡还贵。Kingsway路上有一家大江超市,有专门的杂鸡售,五六毛钱一磅,正合适!”

    连我自己也嘲笑起自己文人的迂腐了,通通听苏明的吧,没错!

    八点半,苏明赶到了我家,仔细检查了临行的一切装备:大蟹笼一个,小蟹笼一个,手电筒,水桶,绳子,报纸若干等。

    我知道温哥华冬日的深夜寒风刺骨,尤其在海边。再浪漫的情怀在严冬的凛冽下也会退缩。我翻箱倒柜找出了羽绒衣,滑雪裤。带上了手套,帽子,围巾,整装待发。

    “太夸张了,凡凡!你这架式是要我带你去seymour山上滑雪了!”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我不想被海风冻成冰棍。带东西宁多勿少,女人出门前的通病。

    今天温哥华的夜色出奇的爽朗,连日的阴雨弥漫成就的一阵薄薄的水雾飘荡在城市的上空,你能呼吸到湿湿的树叶的味道。苏明说阴雨连绵的日子才是捉蟹的好时光, 只是苦了捉蟹人。我喜欢这样的夜晚,圆圆的月儿挂在天际,远处的雪山借月光勾画出清晰的轮廓,滑雪道上的灯光闪着迷人的光芒。

    平日的Kingsway是我认为的全温哥华最丑陋的一条路,稀稀拉拉的几棵树点缀在参差不奇的平庸建筑群里,车流密集,道路曲折。但今晚的月光是那么柔和,静静地洒下来,Kingsway被映得光亮剔透,在我们的车前铺展开来-我的心情出奇的好。

    过狮门大桥之后七转八转,来到了西温的捉蟹据点。Seven-Eleven还在营业,我冲进去买了热气腾腾的咖啡。苏明把我们的捉蟹设备卸载下车,我们一行三人,包括苏明的一个朋友,怀揣两张捉蟹证,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海港甲板,准备占据有利地形。

    这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温哥华的魅力静静地散发在这依山傍海的氛围中了。海的对面是Stanley Park,茂密的树林在黑夜中独眺风景,英姿飒爽。我正陶醉其中,苏明指着洗蟹的台子发

    表了他的高见:

    “凡凡,你看看这个洗刷台,够专业!抓了蟹啊,鱼啊的,在这清理,软管高压水龙头,标尺,一一齐备。在上海,这个地方嘛,肯定会开出几个馄饨滩来,供人消夜。蟹捉累了,来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生活真是一片美好!”

    何尝不是!只是若在上海,就凭这个地方,有这么多的椅子散落着,海风吹,海浪涌,月光婆娑,树影摇曳,早被情人抢滩了,哪轮得着捉蟹的!或者栏起围墙守门票了。

    说话的当儿,我们开始着手在蟹笼里勾鸡肉。大蟹笼方方正正,一扇门,蟹能钻进去,却出不来。

    小蟹笼由三片分散的铝合金网板组成,放到海里是平面的,蟹爬上去 后,绳子一收,还原成笼子,蟹就成了囊中之物,瓮中之鳖。蟹笼极有讲究,苏明的是从Canadian Tire买来的,不算上品。自己专门打做的蟹笼才好使,可惜苏明没这个手艺。

    两个蟹笼已各赴己命,被抛到海里去了,绳子系在岸边。我们需 要等待,等待蟹的贪婪,等待它们愚蠢的命赴黄泉。我开始观察周围的人们,钓鱼捉蟹的人真是不少,老少皆有,安安静静,正如苏明说的那样,互相心照不宣。但 我还是禁不住的好奇,总抑制不住兴奋之情。尤其是隔壁那几个Teenagers,钓起来一条巨大无比的鱼,我实在忍不住,上前去问:

    “What fish?"

    "Shark!"

    天哪!我是孤陋寡闻,生平就没经历几次钓鱼场面,主要是没耐心,屁股上抹油,坐不住。但我知道这么大的鱼需要溜杆,得沿着海岸顺着鱼跑,把鱼溜得精疲力尽,才能收勾。

    “凡凡,你凑别人什么热闹?收蟹笼了,快过来!”

    苏明说每隔十五分钟就收一下笼子,否则蟹吃饱了后就跑掉了。大笼子可以放的时间长点儿,蟹横竖跑不出去。小笼子一定得按时收,我们的鸡肉有限,不能上演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悲剧。

    我不会抛笼子,但收胜利果实的美差绝不落后。苏明又跟我嘀咕收笼的诀窍,速度要快,干脆利落,把蟹一网打尽。

    我的表现不错。当那蟹笼离开海面的一刹那,我看到了匍匐在蟹笼里大大小小的蟹有一堆。我尽量摒住呼吸,不让自己喊出声来,那一刻的成功快感今生难忘。

    我装作若无其事,仿佛是个老手,心在扑通扑通跳。苏明动作麻利,一看尺寸,就把三个不符合规格的扔回了海里。余下的还有三个,硕大无比,不用量,我也知道它们的尺寸在超市里都属于大螃蟹类的,价钱比普通的贵。

    “不好!有个母的!”

    我仔细观察了片刻,苏明的判断确实没错。鱼是公的还是母的我分不清楚,但蟹的公母之别我却清清楚楚。从小在上海吃大闸蟹,我和弟弟每次都为抢吃母蟹反目。

    “放回去吗?”我对苏明说话时已有点底气不足。那一瞬间,我见到了上海的家,见到了妈妈端上来的刚从锅里蒸出来的大闸蟹,浑身通红,八只脚上系着麻绳,我闻到了蟹黄的香味。

    “凡凡,你看?-如此喜欢,就留下吧,干坏事就干这一回!”

    母蟹趴在那儿,一动不动,两眼仿佛闪着盅惑的光芒,似乎在质问我:你敢抓我吗?

    我想起自己平日的奉公守法,爱护动物,珍惜地球。偶尔因口腹之欲犯一次小错误,应得到原谅。

    “好!就这一次!”

    苏明用沾了海水的报纸把那个母蟹包了起来,胡乱地塞入了口袋。他的神色有点紧张,迅速地扫描了四周,确定没人注意我们,说了一个字:闪!

    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着。甲板是木制的,结结实实。我们三人走在上面,我感觉走在了capilano的铁索悬桥上,晃得很。

    “Excuse me, please show me your license."

    狼真的来了,来得真是时候,子夜十一点,身后传来一句英语。

    余下的事情不用我交代,你也可以想象。我们的卑劣勾当在月光下层层剥离,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想起了苏明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在空中挥舞的那只手,那遥远的蟹黄的香气,飘过来,飘过来......

    罚款三百加币,合人民币差不多一千五百元,为一个母蟹。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是我今生买过的最昂贵的蟹,只拥有了那么几分钟。

    每次去超市,走到海鲜部时,我都不敢正眼去瞧水缸里的螃蟹们。它们生活在自由的国度,它们有螃蟹的尊严。

    要老老实实做人,无论在地球的哪个角落.

    来源:网络

    ----------------------------------------------------------------------

    获取更多特价机票,旅行团信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33.html

    获取更多本地家庭旅馆,短期房屋出租等资讯,请访问:
    http://www.vanpeople.com/c/list/128.html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共有0条评论)
    扫描分享新闻到朋友圈
    扫描后点击 右上角分享
    扫描订阅 VanPeople频道
    温哥华竟如此有趣
    已推荐0

    【郑重声明】人在温哥华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本网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热门新闻排行更多>

    微信扫一扫

    温哥华最火公众号

    服务号
    VanPeopleCom